296 欲 望无尽

是什么毒让一个女人脸色发红,呼吸急促,还伸出手去抚摸身边男人的手?

明显是春 药,即使不是春 药,也是类似于春 药的东西。

叶枫眉头一轩,这个木屋周围居然有这种毒,实在是诡异,实在是可怕。

他立刻屏住呼吸,他发现自己体内居然有一丝红色丝线正在蔓延。

叶枫担心的事情发生,自己也中毒了,这个毒居然无色无味,自己都没察觉。

刀魄立刻旋转,叶枫想要这**给逼出去,可发现根本无济于事。

“叶……叶大哥……前面是木屋,你……你快去救我家小姐。”小红脸色潮红,极为艰难道。

她看起来并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只是心中觉得难受,全身难受,骨头都酥软了,但是她还是在咬牙忍耐。

叶枫强行压制心中那一丝烦躁,小红的话语对他是有影响的,所以叶枫大力推开小红身体。

他直接站起来,朝远处走去。

迅速移动,来到木屋后面。

除了类似春 药之毒,其余并没有什么。

木屋里面传来一阵尖叫和喘息声,但是尖叫声不大,不然早在几十米之外就能听到。

叶枫也是在木屋旁边才听得到。

木屋周围,很安静,除了有一个木轮在转动洒水之外,其余都是安静无比。

透过窗户一丝缝隙,叶枫发现里面有一个男人,一脸淫 笑,而一个女人躺在床上,气息急促,脸色潮红,比外面小红脸色都还红。

小红脸色已经够红了,居然比小红脸色还红,那该是多么恐怖的红。

是木婉清,没错,就是木婉清,那腰间的绿色鞭子,此时被面前的男人给甩飞在一边,她的三千青丝本来是挽着的,现在也变得散乱,看上去很是悲伤和痛苦。

但对于她面前的男人来说,却是具有无比诱惑力。

男人脱下自己的上衣,露出强壮的肌肉和身躯来,当然他下身的鞋裤子还没有褪去,看来他是要强行上去。

准备强行,还未强行。

这个人正是之前那个长发嘴里唱着歌的男人所说的磟碡。

磟碡嘴角露出一丝残忍和淫 秽的笑容:“你叫吧,叫的越大声我越喜欢,我告诉你,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也没有人能够听得到你的**,方圆一里范围内,所有人都被我赶走了,这里就是我的禁地,属于我的王国,所以任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过来,没想到本少爷今天运气不错,本来我是到外面转一圈,却没想到发现你这个小美人,也是本少的福气。”

“你个卑鄙龌龊的等徒浪子,十足的小人,你快点放掉我,不然我父亲一定把你这里杀的鸡犬不宁。”木婉清虽然呼吸急促,脸色潮红,可最后一丝神智还没有丢失,她咬着自己的贝齿,恶狠狠的朝磟碡警告道。

可是小女生的警告,在丧心病狂的磟碡眼中,变得是那么可笑,的确,在这里他看来就是很可笑的事情。

“呵呵,你爹?他来了估计你早已经被我糟蹋了,还有,这里是百毒谷,不是任何人能轻易过来的,他若是来这里,我估计他走不出去,好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发软,没有一点力气,而且心中很热,一股极为灼热的气息是不是要把你给摧毁?要不要撕扯衣服?”

磟碡觉得药性已经发作一定程度,只需要自己引导一下,这面前娇滴滴的小美人就会乖乖的被自己训练成禁脔。

哈哈这个可真是小美人坯子,从她的行为和动作看得出来,一定是未出阁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才是最有味道,最清纯,他喜欢这样的味道,虽然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孩子,可是他还是喜欢这个味道。

没办法, 这可能就是与生俱来的嗜好吧。

木婉清忽然开始脱衣服了。

“对,就是这样,继续脱。”磟碡见自己一句话之下,那木婉清果然在脱衣服,眼睛里面放射出一股奇异的光芒,他很兴奋。

的确,一个如此娇滴滴的美人,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不是很有趣,很有诱惑力吗?

凹凸有致的身材,饱满丰润的嘴唇,还有那宛如白玉的肌肤,一切给自己新鲜的味道,尤其是那一抹绿色衣衫轻轻被撕扯开来,露出白皙香肩,甚至能够看到其中一抹红色肚兜。

不知道为何,磟碡发现心中一颤,全身都抖动了一下,这是激动造成的。

他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如此yuwang强盛过,他手痒痒,心痒痒,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把面前的小美人给生吞进身体内。

但是他懂得忍,他喜欢女人投怀送抱,他对自己的药很自信。

他的眼睛闪烁无尽灼热,可是他却不知道,在外面同样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里面的一切。

只不过叶枫盯着的目标是磟碡。

磟碡在等待,叶枫也在等待,他等待磟碡完全丧失警惕性,完全沉沦在欲海之中,这样自己就可以一击必杀。

忽然,磟碡嘴角露出一丝邪笑,他从旁边拿出药瓶,打开药瓶盖子,里面居然冒出来一条红色小蛇。

红色小蛇直接朝他的手指头咬了一下,磟碡全身痉挛了一下,而后眼睛通红。

他的状态已经接近于疯狂,动了,磟碡动了,终于是动了。

同一时刻,叶枫也动了,他的速度很快,化为一道光影,直接从窗户外面扑进来。

一柄飞刀嗖的一下,破空而至。

磟碡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飞刀一刀插入心脏,一命呜呼。

这磟碡该死,从他之前的话语中就看得出来,他玷污了不少女人,也害了不少女人。

这样的人难道不该杀吗?

这样的人如果不杀,天理难容!

叶枫所以一出击,就是杀意十足。

他本身就是洞虚初期,比磟碡高了一个等级,一个境界,杀=磟碡是轻而易举,可是他仍然等待,他担心有别的意外发生。

可是别的意外还是发生了,之前磟碡可是拿了一个药瓶,被叶枫杀掉后,磟碡手中的药瓶掉下来了,啪嗒一声,瓶子摔碎。

一道红色光芒直接迸射而出,咬住了叶枫的胳膊。

叶枫胳膊猛然一疼,一刀闪过,直接劈死了那红色小蛇。

这小蛇约莫一尺来长,看上去邪意无比,现在被砍成两端,算是总结了它的生命。

它的主人猛然被叶枫斩杀,它当然要出来护住,叶枫也没想到小蛇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让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若是平时,他或许还能反应过来,但此时却是慢了一步,因为他眼中的木婉清正在把上身绿色衣衫给推掉,所以叶枫才短暂的失神。

木婉清是漂亮的,少女的身体,如同三月的春风,如同碧玉青葱,白皙无比,饱满丰润,蕴含无尽的诱惑力。

叶枫是个男人,尽管他已经禁 欲很多年,可他始终是个男人。

他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跟玉玲珑恩存,则是在几年前。

正常的男人,见到如此青春如此饱满,如此丰润白皙的年轻身体,有几个能忍得住?

可是叶枫不想,他实在是不想,所以他在极力的忍耐,尽管体内有一丝红色丝线,是那种能够激起人心底里最强大最原始欲 望的东西,可是他还在忍。

但是,别忘了,他始终是个年轻的男人,他还年轻,他身强力壮,他也有欲 望,这个yuwang被压抑了几年,一旦爆发起来,就会如同山洪猛兽。

尤其是,刚才那个红色小蛇咬了他一口,然他根本忍受不了。

为何那磟碡最后要让小蛇咬一口自己?无非是彻底激发自己内心的火热。

这是他的独门修炼毒术的方法, 通过这种方法, 刺激体内最原始欲 望,可以把对方的修为灵气全部吸收进入自己体内。

这是双修,百毒谷的双修之法, 属于他磟碡的双 修之法,可惜,被叶枫给破坏了。

此时,叶枫却要忍受他自己带来的后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