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一个密道

火热身躯,微微泛红,但是叶枫使劲全身力气把视线别往他处。

虽然现在心中犹如一团火焰在燃烧,可叶枫要忍。

他觉得自己不能冲动,不能有丝毫的差池。

然而他忽略了百毒谷磟碡的毒物,那一条小蛇和外面类似于春药的花粉。

毫无疑问,他是个男人,小蛇的毒性是最烈的春 药,春 药加上春 药,会燃烧无尽的yuwang。

叶枫很痛苦, 他的青筋已冒出来,汗水也已冒出来,并打湿了他的衣服,他的拳头攥的紧紧地,可无济于事。

这种毒药,不会杀人,却会迷乱人的神智。

它的目的就是扰乱心神,让人迷失在yuwang中,所以无论叶枫如何阻止,都无法阻止。

即使是刀魄,即使是北冥神功都无法驱逐这个药性,它挑起的是人的身体yuwang,本能的yuwang。

尤其当木婉清那火热饱满的躯体,从床上攀爬过来,一双如玉的手,温热无比的的攀上叶枫的双手,胸膛,乃至脖子和嘴唇。

她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可正 是因为青涩,因为生疏,却更能挑动人的内心,人的yuwang。

尤其她的容貌还不差,非但不差,还很美丽,在春 药的刺激下,她看上去别有一番风趣,别有魅力诱惑。

吼,一声闷喉,从腹部发出,从喉咙发出,叶枫在极力忍耐,但是他很难受,他无法忍受了,因为她的一双手,犹如一条小蛇一样,抚摸自己脸庞,自己胸膛。

他毕竟是个男人,血气方刚的男人。

她也毕竟是个女人,曲线凹凸有致,身材饱满,嘴唇丰润,容貌上佳。

于是天雷勾动地火,他融入了她,她融入了他。

她的眼角因为疼痛留下了一滴清泪,但是**的刺激,让她全身酥软发痒,心底里面就像是猫抓一样。

喘息声不断的从这个用杉木建造的房屋里面发出,忽然枝丫一声,木门被打开,一阵风吹来,带来的不仅有更浓郁的花香,还有人的体香。

小红的体香,一抹红色身影出现在木屋,一道又是火热躯体融入怀中。

yuwang,无尽的yuwang,在升腾,在挑逗,在挑战叶枫的神经,他全身都在痉挛,他的声音低沉而且逐渐嘶哑。

半柱香的时间,已经够了,真的已经够了,叶枫的神智已经恢复过来,他感觉全身说不出的舒爽,但是心中却是无尽痛苦。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两具娇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是一场风流,却也是一场孽缘,为什么会这样?

叶枫低沉声音,低着脑袋,可是事情已经铸成,后悔转眼成功,他无可奈何。

他看了地上躺着的磟碡,早已经死去,只是双眼中带着无尽的恐惧和惊讶,他死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自己居然会那么快死,居然会有人真的要杀自己。

那条小蛇,也算是罪魁祸首,被飞刀斩成两半,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唔……

一阵娇柔声音传来,而后再是传来一声。

小红和木婉清醒过来了。

接着是哭泣,两个人居然哭泣起来。

尤其是看到自己如此狼狈如此娇羞的样子,她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的确,她们是修行之人,心智坚定无比,可她们从根本上来说也是女人,有女人的娇羞,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女人最为柔软的心也最为容易被刺痛的心。

忽然,小红和木婉清这一对主仆,感觉身上被批了一层薄纱,遮掩住她们青春年轻火热的娇躯,只是这样看起来,更具有无限诱惑。

叶枫抱拳,低头,恨不得把脑袋钻到裤裆底下,很是抱歉的朝两人道:“真的很抱歉,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说完,叶枫脑袋低的更低了。

沉默,唯有沉默,此时如果不沉默,还能说些什么?

三个人心中各有心事,各有痛苦,但是三个人心中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沉吟半晌,沉默被一道柔弱的声音打破,是木婉清的。

木婉清极为羞涩道:“这件事情不怪你……怪就怪这个该死的人,反而要感谢你,不然我就被他玷污了……”

木婉清不是愚笨的人,看着躺在地上的磟碡尸体时,她就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尤其是当小红说。:“小姐,我们在外面的时候,就中毒了,是春 药。”

所以她更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而且对于她来说,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严格的,女孩子要矜持,即使是修行者,但也是女人,也要成家立业,也要有婚姻,有伴侣,这是父亲从小到大交给自己的。

一个人修行,实在是太孤独太寂寞,尤其不适合女人。

所以她们需要伴侣,当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需要伴侣,因为这世界上奇怪的女人太多,奇怪的人太多,不过大多数都是差不多的,奇怪的毕竟是少数,她们需要身边有个男人。

当她最珍贵的东西被一个男人夺去,恰巧这个男人还不丑,自己也不讨厌,还跟自己有之前那么一段在幽罗城的偶遇,她的心开始转变,她觉得好像并没有什么,只是觉得有点羞怯羞涩罢了。

毕竟她刚经历过男女之事,这个对于她来说,当然是会羞涩的。

小红呢, 稍稍抬起脑袋,看了叶枫一眼,随后低下脑袋,小姐都如此了,自己当然也如此。

她心里也是羞涩,不敢看叶枫,但心里却还是想看的,毕竟这个男人夺走了自己第一次。

听到木婉清不责怪自己的话,叶枫心中稍微好受一点,但总归是还有责备,还有对不住两个人。

自己该怎么向玉玲珑交代?虽然他没想,但是总归要想。

虽然男子可以三妻四妾,他之前的少年生活也荒唐,不过现在改了不少,总归要受点影响。

不过好在这个影响被一道细微的求救声给打破,打的一干二净,消失无影无踪。

小木屋空空荡荡,简简单单,有药炉,有红木大床,有红色纱帐,除此之外其他的就没有了。

但是这道微弱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叶枫眉头一轩,眼神无尽狐疑,他全身的灵气和灵魂之力都散步开来,他在寻找,这里一定存在另外一个出口,这个出口的机关一定是在这个木屋子里面。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凸起的东西,这凸起的东西是一小块木头,在整个房间,木屋子那么多的木头中间,的确不起眼,因为凸起的地方仅仅是高了手指甲的厚度。

木屋子里面,唯有这个地方比较奇怪,多了一个高度,其余的地方全部都是一样,一样大小,一样高度,一样宽度,一样木质,上面还雕刻着一样花纹、

如果不是心细,如果不是全神贯注,根本发现不了。

叶枫手指头轻轻按住那个凸起一个手指甲高度的木板,哐当一声,一道极为清脆的声音在木屋子里突兀响起。

这个地方出现在红纱帐大床旁边,此时,小红和木婉清这一对美丽娇艳的主仆已经穿好衣服。

小红穿着红色衣衫,木婉清一身绿色衣衫,鬓发如云,三千青丝,一阵风吹来,她们两个就好像是外面那娇艳欲滴的花,绽放引人注目。

她们两个人仍然是不敢跟叶枫对视,眼神恍惚之间,在看到出现一个秘密通道的时候,脸上稍显一丝惊讶。

她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地方居然还有一个出路还有一个机关。

更想不到叶枫居然这么细心发现这个机关。

里面传来的呼救声,急迫,嗓音几近嘶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