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和尚心性

左手刀,更快,更心悸,如太阳。

就那么一点刀芒闪现与刀尖之上,心悸感觉如同无底深渊,让黑铁感到一阵害怕。

不自觉的,手指头竟然是那么的微微一抖。

叶枫轻啸一声,左手手掌轻轻一抬,黑铁甚至看不到叶枫的手掌在动。

然后就是感到自己胸口,被一道大力击中,他低头一看,噗嗤声音犹如风铃,响于耳畔。

血,从嘴角溢出,从胸口流出。

他轰然倒在地上,只是有些不甘。

但并未死。

叶枫没有杀他,不知道为何,叶枫竟然是留下了黑铁一条性命。

不过即使他没死,这个时候也没什么用处。

因为叶枫的刀气已如那之前斩杀自己体内的剑气一般,切割黑铁的经脉。

嗖,一道寒气朝自己喷来。

叶枫背后冷风吹来,皮肤一紧,刹那跳开。

叶枫转身,只见地面出现一滩污水, 地面岩石一米范围内,全部消失不见,。

他眉头一皱,却是看到这绿色光芒是那七寸碧绿小蛇吐出来的。

它正在与小黄酣战。

“好毒性的小蛇。”

这小蛇定然是那玲玲身上带来的。

沉吟之间,小黄则是嘴巴里面喷出红色光芒,与这小蛇僵持不下。

忽然之间,小黄第三只眼睛打开,它的眼镜宛如血色地狱。

从中间迸射出一道血色光柱,直接朝那碧绿小蛇喷去。

小蛇看到红色光芒,好像并没感受到什么危险,它可能觉得这红色跟小黄之前喷射出来的灵气一样,只是稍稍粗壮了一些罢了。

可是,就是这刹那功夫的错觉,让小黄的红色光柱,射到小蛇身上。

叮然一声,宛如铁钉嵌入脑壳一样,发出清脆声响,那碧绿小蛇惨叫一声,七寸身体化成两半,栽倒在地上。

只是小蛇并未立刻死去,身体内流出绿色液体,这液体直接让地面腐蚀出来一个洞口,周遭泥土也变成绿色。

都是毒气。

而它那被小黄红色光柱射中的地方,红芒并未消失,则是散发点点光芒,腐蚀小蛇。

小蛇眼神浮现一丝哀求,可是无济于事,那红色光芒继续腐蚀。

接着,小黄跳过去,一爪子伸出捏碎了小蛇的脑袋。

小黄手指头波动,挑起它的肉身,从里面弄出一颗绿色丹丸,直接吞到肚子里面。

再看那玲玲,早已是面如白纸一般,小蛇被杀,她当然心疼无比,面容凄惨,但是叶枫一点都没心软。

转眼间,叶枫免去威胁,弄残废身边两个仇人,再看上方,战斗却是正酣。

因为有九个灵兽加入其中,那渡劫期江别鹤如临大敌,之前的道法自如潇洒应对的姿态消失无影无踪。

而渡江韦陀,此时没有了刚才的窘境,反而是气定神闲,在一边拿着芦苇化成的玉尺,找到机会就朝江别鹤的屁股戳一下。

叶枫在下方看的,是合不拢嘴,这老和尚,还真是小孩心性。

不过他也知道,老和尚招招是要江别鹤命根,因为只有这里才是江别鹤暴露弱点地方。

反观江别鹤,此时一脸铁青,那十八只拳头, 全部如同天雷一般朝自己砸来。

只是刹那间,虚空出现裂痕,上空更是光芒闪现,十几道不一样的颜色攻击朝他而去。

这九个灵兽发挥出实力来,力量都是相当于渡劫初期。

所以任由江别鹤可以施展道术,却还是被力量给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因为道术也不过能对付一人,而且他的道术并未修炼打成,况且一人对付九人也需要太多灵气支撑道术的施展。

九人连城一体,在戒指里面待了那么多年,自然熟悉无比,且经常切磋,配合默契。

轰,其中一人,手中出现一把长枪。

这长枪在身前,笔挺一挥,整个虚空都颤抖,尤其是那枪尖之处,散射一股妖异蓝色光芒,宛如一颗蓝宝石。

叮然击中江别鹤那柄三尺寒剑,剑身被枪尖撞击,江别鹤虎口剧痛无比,竟然是裂出一道伤口,鲜血从手心流出来。

“看我来。”、一个娇媚全身红衣如火的女人,手中拿出一个火红色葫芦,直接打来葫芦盖子,里面射出一道红色飞鸟。

这飞鸟展翅一飞,竟然变成小山丘般大小,张开嘴巴,冒出无尽火焰,喷射在江别鹤身上。

江别鹤被火烧全身,只得把剑召回,剑气护体。

可哪只,红色火鸟喷射火焰之后,化为一柄血色飞剑,但是这柄飞剑,却是细小无比,宛如银针。

直接破去江别鹤的防护罩,力量大的无比。

但是江别鹤是什么人, 渡劫初期的修士,心细如发,全身灵魂之力满步,宛如在全身上下都长着眼镜。

自然看到这根细如银针红色飞剑。

他口中念叨有词,忽然之间嘴巴里面突出一颗蓝色弹丸。

弹丸之上,冒出一丝雷电,这雷电直接闪耀出来,批中那红色银针飞剑。

银针如受重击,立刻倒转回去,进入葫芦之中。

那娇媚女灵兽低头一看,葫芦之上出现一道裂缝,脸色随之潮红,喷出一口鲜血来。

貌似受伤不轻。

不过江别鹤也没那么轻松,他刚才从嘴巴里面突出蓝色弹丸,那弹射出来的一丝雷电之力,估摸着是他全身精气所在,一击之后,脸色变得苍白。

渡劫期,已然是能够引动一丝天道之力,只是没想到江别鹤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炼化雷电于身体元婴之上。

紫府元婴其实脆弱无比,乃是重重保护之地,一半无人会在这里做手脚,进行修炼之事。

忽然,江别鹤冷冷看了下方叶枫一眼,这一眼寒气如刀。

如果这江别鹤会那百毒谷谷主眼神看一眼便让人中毒的 功夫,恐怕自己此刻就死了。

然而没这个可能,自从经历百毒谷那件事,叶枫知道,其实眼睛还是可以杀人的。

声音都可以震死人,眼神何尝不能杀人?

记得俗世小说《三国》里面,有一猛将一声暴喝,吓退敌方千军万马,甚至,直接震死那主将,端的是厉害无比。

“不好,这恶人要走, 今天不能让他离开。”在天上,忽然那渡江韦陀一声大喝,朝身边九人喊道。

九人立刻上前,拦住江别鹤,可惜的是,江别鹤身影一闪,那虚空之间闪出一丝缝隙,他竟是朝其中穿梭不见。

待九人上前,那缝隙弥合,江别鹤的身影根本一丝都找不到。

道术,又是道术。

这渡劫期,确实恐怖,想要逃跑,别人根本没什么办法。

当然也是这群人不知道渡劫期手段,如果一开始禁锢住周围空间,这江别鹤也不是这般容易脱身。

“哎,可惜……看这样子,以后还会有麻烦。”渡江韦陀忽然叹息一声,随手召回那金色袈裟。

那一只芦苇也顺势进入他手中,钻入衣袖之内。

这只芦苇,却是一件上品法器,耗费上百年才凝练而成,端的是厉害。

不然也不会让渡江韦陀与那江别鹤僵持许久。

同一时刻, 九个人跟着老和尚渡江韦陀来到叶枫面前。

“叶枫,这江别鹤毕竟是渡劫期修为,厉害无比,被他逃跑了,哎,恐怕以后你还会有麻烦。”渡江韦陀有些感慨看了叶枫一眼,眼神浮现丝丝担忧。

叶枫却是微微一笑,并不是太放在心上,他安慰道:‘大师不必担忧,我这身边好多灵兽,他杀我也不是那般容易,再者,下次遇见,我未必还是这等修为。’

叶枫很是自信。

这个时候,渡江韦陀听到叶枫之言,想想也是,随即点点头,不过眼中却是浮现一丝浓重疑惑。

“这九位?”

“我们都是主人属下。”还未等叶枫开口,蛮狮直接道。

却是让老和尚惊讶不已,看着叶枫,眼神再三打量,不知道叶枫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过老和尚倒是挺懂事,因为他没有继续询问打听这是怎么回事。

叶枫见老和尚没问,也就没说,况且他也不知道如何跟渡江韦陀说。

“这两个人如何处理?”忽然,渡江韦陀转身看向地面躺着的玲玲和黑铁二人。

叶枫转身,看向二人,这个时候,那黑铁却是猛然站了起来。

牙齿咬动,气势无匹。

“哼,老匹夫,要杀要剐随你便,今日我落入你们手中,也是天意使然,既然如此,不牢你们动手,只不过我告诉你,我主人绝对会为我报仇,叶枫,老贼秃,咱们黄泉路上等着你。”

忽然之间,黑铁举起手掌,朝自己心脏抓去。

“不可。”渡江韦陀大叫一声,而叶枫也是神色一泠。

可是还是晚了,黑铁冷笑一声,那只铁手探入胸膛内,撕开胸口,捏碎了自己心脏。

一命呜呼。

叶枫心中哑然,这黑铁居然是如此脾性,而且看来他是不想死于自己二人手中,只是自己二人真的要杀他吗?

可是老和尚却道出更深一层用意。

“哎,这修士,也是挺狠的,他担心咱们拿他威胁他的主人,竟然不惜自杀,如此血性,却被人误入歧途。也罢,让老衲超度他一次吧。”

渡江韦陀阿弥陀佛一声,极为感慨,随即双手挥出,佛掌无数,佛掌之上闪烁佛光。

他盘腿坐在黑铁身边,帮助黑铁超度。

念叨的经文,晦涩难懂,叶枫转身,看着那玲玲。

玲玲此时,脸色凄惨,但是趴在地上,朝叶枫睁着祈求眼神,她是让叶枫放过自己。

这个眼神,叶枫早在上次就看过,当初她也是这般哀求自己。

不知为何,叶枫竟然是一时心软,下不了手。

“怎么?叶枫小友下不了手?如果是这样,老和尚我亲自动手斩杀此妖女!”

叶枫犹豫之间,渡江韦陀却是冷言一句,直射人心。

叶枫泠然!

心中一紧。不明白渡江韦陀杀意为何如此之烈!

他可是僧人,本应慈悲为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