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杀即是不杀

叶枫不明白,刚才对那黑铁,渡江韦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悲悯,而对玲玲却是恼恨。

这是为何?

为何,同样是杀戮,渡江韦陀这名僧人却是截然不同反应?

“大师,有一事不明,为何如此?”叶枫此话的意思是,大师为何非要下此杀手?

为何如此愤恨,杀意十足,倒是不符合佛家所言,佛教所倡导的,芸芸众人,当普渡之。

渡江韦陀却是淡淡摇头,而后他好像是想到一件十分痛苦事情。

“老和尚,为何一定要杀我?”玲玲苟延残喘,语气极为无力,胸口起伏之间,却是春意泛滥,但在面前两人眼中,显得极为肤浅。

“为何要杀你?那是因为你该杀。”渡江韦陀手指一点,一只芦苇出现,而后者芦苇光芒一闪,变作金轮,齿轮整齐,却寒意泠然。

“还记得万家镇之事吗?哼,你是不是杀人太多,不记得了?老僧就为你叙述一番。”

提起万家镇,这渡江韦陀尽是悲愤之色。

“当年,我还是元婴期修为,一日前去万家镇化缘,那边人极为和善,待我化缘而去,三日之后再来此地,却不料此地之人,全然成了尸首,冤魂不散,让万家镇成了一片死地,而恰好看到你和花婆婆远去,当时我寻觅不得,却计上心头。以前,我只当你还是小孩子,被你那恶毒花婆婆带坏,杀人者也是那花婆婆,不料你步入洞虚期不思悔改,前些日子,一人不过是看了你两眼,你便挖人双眼,勾人魂魄,灭人一家老小十五口,我且问你这是不是事实?”

渡江韦陀一边说,一边冷淡看着玲玲。

而玲玲则是冷笑不已,“哼,我杀那些人是我高兴就杀,不高兴就不杀,那是我的事情,你管的着吗?”

玲玲强词夺理,杀人居然还有理,现在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是死亡之局。

叶枫眼神猛然微缩,他似乎发现自己当日做错了一个决定,当初如果自己狠心斩杀此女,渡江韦陀口中所说十五人便不会死,再者,之前她定然也是杀戮不少无心之人。

玲玲话,句句绝对称得上诛心之言,死上千遍万遍都不为过。

她的话无疑是暴露出她的本性,杀人全凭心性,杀人全凭喜好,我想杀你,就杀你,不管你与我有无恩怨。

看我一眼,便杀,骂我一句,也杀,笑我一句,同样杀。

可是死到临头时,却跪地求饶,让人别杀自己,岂不是太可笑,太可悲?

忽然,叶枫心肠硬了起来。

“叶枫,你看此女心肠多么歹毒。”见玲玲全然不知悔改,渡江韦陀杀意更浓。

“哼,老秃驴,想常常杀人的滋味你就明说,别一脸虚伪的样子。”玲玲牙尖嘴利,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无逃生机会,还是觉得牙尖嘴利可以为自己争取一丝逃命机会,她破口骂道。

而渡江韦陀却是冷笑一声:“我如何虚伪?”

说话之间,金轮化作念珠,穿在一起,放在手指尖波动,之内佛光闪耀,只需要双手挥出,这件法器就可立刻让玲玲殒命,魂归地狱。

“我错自有天收,我杀人,也自有天谴,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决定我的生死?”

“强词夺理,不知悔改,人杀你你便不愿,你杀人便是毫无顾忌,这岂不是可笑?那些人被你斩杀,难道不是因为你任意决定他们生死?少在这里给我歪门邪道,牙尖嘴利,一切都没用,今日我就超度了你,去见我佛地藏。”

传闻,地藏王于地狱之中,言道,地狱一日不尽,我便一日不成佛。

所以渡江韦陀才说让玲玲去见地藏,打入十八层地狱。

说完,手中佛珠直接化为一道山丘压在玲玲身上,把这一妖娆身躯,美丽容颜的女人给顷刻间杀死,不留祸患。

叶枫竟是一动不动,他觉得这一次不能再放过玲玲。

不然,自己会后悔,还会死上不少人,天知道她会不会再次找到那江别鹤,重新凝聚丹田?

杀死玲玲后,渡江韦陀依照之前方法,盘腿在地,开始超度玲玲亡魂。

一时三刻后,他站立起来。

只是叶枫好奇,为何刚才超度黑铁用的时间不多,超度玲玲却是费时费力?

毒便韦陀沉声道:“这妖女杀人太多,心肠太毒,怨念太深,不是那般容易超度,好在忍她万般反抗,千种丑态,也必须超度她。”

说完,渡江韦陀双手一合,一声阿弥陀佛叹息而出。

“叶枫,我知道你是不忍心,杀人,其实有很含义,我虽然杀了这妖女,却是另外一种不杀。”渡江韦陀一点佛光化为火焰,把黑铁和玲玲的尸体燃烧,瞬间化为灰烬。

他与叶枫坐在江边,谈论着生死之道。

“杀就是不杀?”叶枫眉头一挑,心中虽然有明悟,却还未全然明白过来。

“杀一人,救千人,甚至万人,你说是杀还是不杀?”渡江韦陀说的话,似乎很有玄机,很有机锋,不过稍稍理解一下,却是不难。

叶枫喃喃道;‘大师的意思是,杀了这个女人,等于救了成千上万人,所以杀即是不杀。’

“叶小友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明白过来,也算是与我佛有缘,其实便是这个意思,所以对待恶人,我们杀之,是一件大功德,遇见之,却不杀,则是造杀孽,这边是佛宗之道。如果叶小友想去归元宗,老僧却是可以指明一二。”渡江韦陀看着水面,眼神如水,毫无动荡,却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大师,真是佛心,即使身处偏远之地,亦是普度众人,叶枫当是佩服,不过此次,叶枫正是要去归元宗一趟,顺便去那边看看十二少。”叶枫捡起一颗石头,朝江心扔去。

只见江心一道波纹涌出,迅速扩散到岸边来。

“哦?去归元宗?”渡江韦陀却是稍显诧异。

“恩,我去那边找一个人,看看是不是朋友。”叶枫回应,之前让宇文胜帮助自己调查过那从地府陆判那边寻到的信息,有三个人跟宁采臣信息差不多吻合。

一人在彭城,彭城属于术宗之地;一人在归元城,归元宗之地;一人则在剑宗,乃是那宁凡尘。

“哦,这样,那就更好了,这件令牌,之前是我离开归元宗之时,我那师兄望我有朝一日能回去,不过我是不会回去了,这令牌你带上,届时去那边会有用处的,而今,我也不耽搁小友去寻觅朋友,当然,我也要走了,此地房屋木船已毁,我该是要寻找下个暂住地点。”忽然,老和尚渡江韦陀微微一笑,只是笑容祥和,宛如三月春光。

让这寒冷雪夜,显得温情十足。

“大师要走?”叶枫愕然。

“对,天下无不散的筵席,相遇时是缘分,相离时也是缘分,一个缘聚,一个缘散,只不过因缘聚散有时,此地的散,未尝不是他处的聚。”

说完,渡江韦陀金竟是飞身江中,手中那一枝芦苇,荡在脚下,如同飞船,带着一身袈裟的他迅速朝远处飘荡而去。

眨眼间,已然是走了半百之米。

叶枫抬眼看去,大师一身袈裟却是披满了一层雪。

真乃潇洒佛陀,叶枫不仅感慨一番。

“小黄,既然大师走了,咱们也走吧,聚散有时……只是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到大师。我总感觉,跟大师还能再见一面……”最后一句话,叶枫喃喃自语,小黄并未听见,只是用一双灵动猴眼看着叶枫。

滴溜溜的转动,略显滑稽却十足可爱。

“主人,如果你把小黑带过来,就好了, 我还能跟它一起玩耍。”小黄跳起,站在叶枫右肩,却是冷不丁冒出这句话。

叶枫轻轻一笑,拍打小黄脑袋一下,“小黑被你二主母侍养,也算排解寂寞,我带着你就足够了。”

木婉清喜欢黑狗,且小黑在她身边,能加速她的修行,是一件好事,便有她带去,而且女人照顾动物一般都很细心也很体贴。

雪,慢慢下的大了,眨眼之间,叶枫身上依然是一层薄雪,然而却未曾弹去,飞刀一闪,于江中遨游,飞跃青山,只是眨眼之间。

“主人,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先去剑宗,还是术宗,还是归元宗?”小黄跟着叶枫飞跃青山,来到山巅,望着深山幽谷,好奇询问道。

“这个事情,我先不做主,且问一问你的小倩姐姐。”叶枫左手轻轻一弹,弹去小黄身上几处落雪。

纷纷扬扬,煞是好看。

身影一闪,一女子窈窕倩影出现,聂小倩自手中戒指上跳跃出来,一身绿色水衫,眼角微微细钿,头上银色簪子与风雪映衬,精气神都很不错。

顾盼之间,已然是颠倒众生,妩媚横生。

“枫哥,咱们这边距离那个方向最近?”聂小倩所指方向,便是这三个宗派。

“此地虽然身处剑宗,但距离剑宗本宗之地,却是数万里之遥,距离那术宗有一两万里之远,距离归元宗稍近,却是要转一下方向。”叶枫查看地图,已然是了然于胸。

“那咱们就先去归元宗。”虽然是鬼物,聂小倩却是要最先去归元宗。

“那这段时间,你可能无法经常出来,佛宗之法,阳刚至刚,对阴物有天生威胁。”叶枫提醒关心道。

一飞冲天,雪更大。

风更急,风雪漫蓬莱。

PS:接下来则是佛宗(归元宗)之行,17k乃是正版首发网站,望尊驾移步于此,你我共商杀人修仙大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