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诡异死亡

半月之后,叶枫带着小黄,总算是来到归元宗归元城。

归元城乃是一座佛城,里面佛陀众多,每个人都是面色和善,一片祥和。

风雪漫归元,整个城池在雪花飘洒之下,白茫茫一片。

叶枫双脚踩在雪窝之上,留下一连串脚印,但很快就被风雪重新覆盖,他成了雪人,小黄成 雪猴。

聂小倩重新进入百鬼幡内。

“小倩,是不是有点期待和激动?”叶枫微微一笑,弹落头上一串雪花,嘴角呼出的气息,如一条白练。

“倒是有点激动,只不过希望真的是采臣。”聂小倩语气听起来是很高兴。

叶枫随后在风雪之中,急忙进入那归元城内。

风雪太急,吹得他身上的貂裘大衣,四处飘荡。

看守城门的是一些穿着厚重袈裟的和尚,他们脖子上围着白色毛线织成的围巾,并不是貂皮之类的动物皮毛。

佛家讲求吃素,所以他们不杀生。

叶枫带着小黄从归元城入城后,直接朝那看守卫士问询,归元宗的方向该是往那里去。

“你是来朝圣的吧?快点过去吧,这几天去的人都不少,去晚的话,估计就没什么床铺可以休息了,到时候你要花上不少冤枉灵石。”

把守城门的和尚卫士,很是和善,好心的朝叶枫笑着说道。

这里的人,身上散发温煦佛光,每个人都善良无比。

“朝圣?”叶枫却是眉头一轩,这朝圣自己倒是没停过。

“在我们这边,归元宗,归元书院,每年寒冬之际,书院开院收徒,所以很多人慕名而来,他们都是想加入归元宗的人呢,进入书院的人,可以直接又长老们选拔,成为内门精英弟子,传授衣钵。”

守城卫士见叶枫好像并不知晓,连忙对他解释。

叶枫听到这话,这才明白过来,感情自己来的挺巧,不过书院不书院的, 自己倒是没什么兴趣。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大街上看不到什么人。”叶枫微微一笑,看上去极为阳光,人畜无害。

街道上,雪花漫步,但是路上行人稀少,一来,可能是寒雪太冷,他们都不想出去,二来则是都参加什么书院选拔去了。

“所以,你心中但凡有一点想要加入宗门想法, 就赶快过去吧。”

叶枫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去。

那守城卫士,心中甚为高兴,为自己帮助一人而高兴,为自己很可能帮助归元宗找到一位绝世高僧而高兴。

他的高兴,是助人为乐, 别人幸福,自己便是幸福。

一路上,叶枫遇到不少这样的人。

有些见自己在雪地中行走会感到寒冷,直接从店铺里面走出来,为叶枫送上一碗热汤。

有人怕他寒冷,从屋内走来为他送去一件披风。

有人怕他饥饿,从角落出来为他送去一碗素面。

叶枫都接受,表示感激,这里的人实在是太过热情,让他心中十分安详。

他忽然听到小黄猴嘴发出一丝滋滋声,抬头立刻朝左边看去,只见左边有一长道,上面是用青石板铺就而成,因为寒雪纷飞,此时已经批了一层银装。

但这路上,有两排人。

这个人,成了雪人,整齐的排着队,然后跪下,匍匐在地,朝前行走三步,起身,再跪下,继续匍匐在地。

同时,他们的双手合十。

看上去神色极为虔诚,就好像是在对待一件很正经的事情,不容有任何干扰,也不会被任何干扰,他们面目祥和,闭上眼睛,朝前方走去。

他们是在朝拜。

而在这青石长道尽头,有一座高大庙宇,千檐白宇,白雪皑皑。那些防风房檐之下,站着一群身披厚重袈裟和尚,正在敲打木鱼,嘴中念叨有词。

叶枫不是佛教徒,他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便是去找寻那宁采臣。

所以他没有跟跪在地上的人一样,表现那般虔诚,而是走在青石长道边沿,迅速朝里面而去。

在朝圣的人中,有些发现旁边居然有人不朝圣,不虔诚,只是他们心中虽有疑惑,却并未出来阻拦。

他们继续做着自己 事情,就好像在完成一项很神圣工作,很伟大任务。

叶枫走到长道尽头,来到佛陀蒲团之前。

面前千檐白宇中央,有一个红色大门,大门自然是在院墙中央。

佛雕打造的大门,看上去神圣无比。

在香炉之上,一束线香烟丝袅袅升起,祥和无比。

蒲团左右两边,防风房檐之处,放着木桌,木桌之上,放着墨水和经书。

木桌之后,坐着光头和尚,他们身后则是站着三名和尚,身披蓝色袈裟,与那红色袈裟截然不同。

“这位禅越,到此有何要事,为何不去朝圣?”左边一大和尚看到叶枫走来,淡淡一笑,温和询问。

叶枫看着这人,身体敦厚,相貌圆润,耳朵垂下来,宛如一弥勒佛,尤其是淡淡笑容浮现面容上,让他看去来人畜无害。

见大师询问自己,叶枫微微一笑道:“大师,在下并不是来朝圣,而是来寻人。”

“寻人?禅越要寻何人?那和尚眉头一轩,微微好奇询问。

“我找凡俗师兄。”宇文胜所给信息上说,这归元宗与宁采臣信息有相同之处的和尚,法名凡俗,是讲经堂首座弟子,所以叶枫说道出来,这和尚应是知晓。

果不其然,胖和尚在听到叶枫所说之言后,微微一顿继续道:“你可知道,我归元宗不是随便进入之地,还请禅越拿出信物,让我等信服,我才能送禅越进去寻人。”

和尚还算好说话,并未为难叶枫。

叶枫知道他人宗门自然有宗门规矩,表示理解,随即一想从怀中拿出一物,那是渡江韦陀老和尚给自己归元宗令牌。

这令牌,可以随意出入归元宗。

“禅越,这令牌倒是不假,却不知从何而来?”胖和尚继续问道。

同时他手中拿起一杆毛笔,蘸了一点水墨,开始在干净经书上记下叶枫姓名,来由,以及令牌从何而来。

叶枫如实回答,那胖和尚是新进之人,对渡江韦陀并不熟悉,询问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地方后,便带着叶枫朝书院深处而去。

进入书院后,叶枫发现这佛教之地,就是安静,山山水水都带一层禅意。

左右回转走廊后,来到一处佛塔之前,佛塔周围乃是几十座房屋,屋宇之外,有人把守。

因为叶枫手中持有令牌,进去并未有任何困难。

讲经堂,是一座大殿,大殿之内佛光鼎盛。

大殿之前,乃是白玉铺就一座广场,周围有少许僧人在扫地。

殿前,胖和尚把叶枫领到此处,便离开了。

而后,从殿门后面走出一垂暮老者。

老者一身金色袈裟,白眉三寸之长,从眉骨垂下,颧骨直插天苍,双眼金光闪烁,只是脸上皱纹不少,且面目之上有些许黄斑。

但大师一身修为已然是洞虚中期。

好高深修为的老和尚。

老和尚见到叶枫之后,并未直接询问,而是打了一道机锋。

“禅越从何而来,要往何处?”

叶枫看着老和尚,对方对自己态度淡然,且询问自己,他便随口道:“自然是从来出来,去往去出去。”

老和尚眼前一亮,精光闪烁。

“禅越好深的佛学修为,好一个来出来,去出去。”那老僧一听叶枫口中话,当下拍手叫好,激动无比,因为叶枫这话,暗含许多含义。

“大师过奖了,在下不过是随口一言罢了。”叶枫连忙谦恭道。

“禅越不必如此谦恭,哦,对了,老僧还未询问禅越有何要事呢?”因为叶枫一句禅语,让自己心神震撼,所以老僧对叶枫态度好转许多,连忙询问。

“哦,大师,是这样的,我来寻人。”叶枫随即连忙把要找的凡俗大师跟老僧说一声。

老僧一听要找凡俗师兄,连忙道:“凡俗师兄在讲经小院西住之处,禅越可自去。”

不过听老僧说完后,叶枫眉头微微一挑,这老僧称那凡俗为师兄,让他诧异。

想这老僧苍老无比,他的师兄定然也是苍老无比,莫非宁采臣已然是老态龙钟?

转念一想,倒也使然,他们夫妻分离毕竟已有许多年,宁采臣变得苍老也是可以理解。

随后叶枫就朝讲经小院西处行去。

约莫上百呼吸间,已然到了西处,只见院落有一房屋,乃是木屋搭建而成。

在院落房檐之下,却是放着一块木牌,上书凡俗二字。

想来这边是凡俗所在地方。

叶枫推门而进,院落之内,花草盛开,禅意十足。

不过叶枫却是眉头一皱,屋内颇有打斗之声,而自己刚一进来,那打斗之声消失不见,一声啊迸射出来,接着是一到黑影迅速逃离,只不过那逃离黑影猛然回身,一双阴鸷眼睛朝自己看来。

眼神带有笑意。

叶枫心神泠然,迅速从院子里冲入那木屋之内。

却发现,房间装饰凌乱,而一僧人躺在地上,面目不过四十多岁。

只是他嘴角鲜血溢出,身上气息凌乱无比,眼看是没得活了。

不过还有气在。

“你可是凡俗大师?”叶枫连忙询问。

那大师微微点头,却不等叶枫再问,奋力开口道:“禅越……经书……”

然而,只是说出这四个字,却已然没了生气,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叶枫神色大惊,连忙把大师放在地上。

他回身跳出屋外,朝外面打量查询,刚才那黑衣人消失无影无踪,哪里还有一丝气息?

房间内居然没有他一丝气息。

而,同一时刻,聂小倩从百鬼幡内出来,朝那凡俗脸上看去,微微摇头,面露失望之色。

“这人不是夫君。”

见聂小倩说这凡俗不是宁采臣,叶枫稍稍宽慰她一声道:“这样也好,虽然不是,却减除掉一个人选,剩下两人定然有一人是。”

不过此时,最要紧的还是这凡俗身死,自己要去跟之前那老僧禀报一二。

却不料前门闯入一个小和尚,约莫二十岁左右,眉清目秀,他是来为凡俗师傅送斋饭的。

走入院前,发现大门未关,心中惊讶万分,连忙跳入院子,远远看见木屋之内躺着一人,不是凡俗大师还能是谁。

凡俗大师,嘴角躺着鲜血,明显是身亡。

这小和尚手中斋饭直接摔倒在地上,撒开腿就朝外跑,嘴里凄厉叫喊,“杀人了,杀人了,凡俗大师被杀了!”

一时间,归元书院,落叶无声,落雪无情,却惊煞万人。

死亡叫喊,如同魔咒锁住每个人心头。

而叶枫见小和尚跑出去,大喊大叫,自己更为哑然,心中忽道不好,再次想到之前那逃走黑衣人回身别有意味的笑容。

令人心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