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佛陀也难辨

“为何如此说?”归元佛陀看着面前自己最为欣赏的白袍僧人,一脸好奇,他想知道他口中会说出什么话来。

“师尊,因为我认识叶枫,长明这个名字之前,我叫十二少。”

说完,十二少微微一笑,看着叶枫,只是眼神与之前相比,有很大不同,没有了情愫和迷恋,反而是淡然。

归元佛陀差异,长空亦是诧异。

同样,叶枫也是诧异,十二少居然是长明,看样子他在这里日子过得不错。

经由归元宗宗主归元佛陀收为亲传弟子,肯定佛学资质妖孽无比。

叶枫稍稍感叹,没想到十二少居然有这一大机缘。

“叶枫,你不要担心,此事,我来助你,你没杀人,便没杀人,没人敢随意杀你,诬陷你。”十二少传音给叶枫。

叶枫听到十二少的话,感动至深,十二少如此相信自己,自己只有把这份信任放在心中。

“长明师弟,此话可不能如此说,即使你与这叶枫认识,可他也是杀害我那可怜弟子凡俗之人,宗主,万不可放过他。”长空面色痛苦,看向长明之后,悲愤转向归元佛陀。

“待我去凡俗禅房看一番,我倒是要仔细看看这件事是如何说出来的,还有,这位叶禅越,既然能够说出来出来,去出去这一蕴含佛家箴言之语,应该尊重他,再者是长明朋友,我们自是更要探查清楚此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长明微微说完后,佛陀转向叶枫道;“叶禅越,请你放心,我归元宗乃是仙岛五宗,屹立修真界上千年,从未发生过一次冤枉人之事,此事一定给你一个满意交代,倘若你没杀人,无人可以阻拦你,倘若有丝毫嫌疑,还请耐心等待我们处理。”

后面一句话,这佛陀刚说完,叶枫总觉得不是太正确,不过也没在意。

很快,一行人来到凡俗禅房。

那禅房之外,之前站着的人都在那边。

留下那胖和尚还有明心送饭小和尚,其他人,长空自是让他们散去。

此时,目前是在讲经堂传播,其他经堂还未知道,故此,人来的并不多。

这些人离去之前,佛陀特意吩咐,勿要随意传播,以免扰乱归元宗安静。

此事,自己可以处理清楚。

而那些人见宗主发话,自然没有任何异议,迅速回去,保守秘密。

归元佛陀进入凡俗禅房之后,忽然双手猛然翻转,一道精纯佛气从他手中迸射而出。

然后,这佛陀脑袋后面出现一个金色**。

金色**嗡鸣作响,不断释放出来佛光,而归元佛陀,双脚在地上,踏来踏去。

一会在禅房,一会在房屋之外,最后重新回到禅房站在那之前所立之处。

“长空,这里有叶禅越所说黑衣人气息。”一番探寻后,归元佛陀沉吟一声朝长空道,只是言语之间,却是有一丝冰冷,眼神中疑惑更多。

“为何之前弟子未曾查探到,难道说那黑衣人修为比我还高?”长空身体一阵,宗主归元佛陀所言之后,他一双毒辣眼镜瞬间扫向叶枫。

“这样说来,那黑衣人跟这叶枫定然是同伙,想来我弟子那般金轮经书被那黑衣人拿走,好一个叶枫,端的是阴险狡诈无比。、”

长空并未因为归元佛陀的话,转移掉对叶枫的怀疑,反而更加做实叶枫罪名。

只是心中惊叹无比,那黑衣人修为居然这么厉害,可为何要杀凡俗?

“不然,那位黑衣人,修为在渡劫初期,跟你一般,只是他隐藏气息的方法太过厉害,临走之时还要抹去这气息,只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是留下一丝,被我发现。”归元佛陀,淡淡一笑,一副自信,不过随即脸色沉寂如水。

而站在一边的十二少,却是心中一松,听到归元师尊说,有黑衣人存在,那就不用考虑其他了。

他刚才还担心,归元佛陀也查探不出来那黑衣人气息,如果真的是那样,只有让叶枫施展镜像阵。

这镜像阵,当初可是让自己解除与凌雪崖之间的误会。

只是他未曾想到,倘若这归元佛陀无法查探出那黑衣人气息,恐怕叶枫镜像阵也未必能查探出吧。

可之后,那长空所说的话,却是让十二少神色一紧。

“长空师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里明显有另外一个人,叶枫是洞虚中期,而凡俗师侄,也是洞虚期,叶枫要杀掉他,至少也要有剧烈打斗痕迹,可为何没有?而且从凡心师侄口中详述,可以知晓,叶枫刚一来到这里,凡俗师弟才死去,这中间是有着时间差的,难不成你认为叶枫与那黑衣人还有联系?”

十二少眼神微缩,不明白长空为什么一定要置叶枫于死地,而且非要认定是叶枫杀了凡俗。

“怎么没有联系,说不定那黑衣人跟叶枫之前就认识,他们商议来这里,夺取经书, 而凡俗徒弟不肯,被那黑衣人斩杀,叶枫来到,拖住我们注意力,为自己洗脱罪名。”

叶枫在一边听这长空逐一分析,不由得苦笑一声,这长空的想象力和分析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一些不相干的事情都被他能联想到一起。

情况更加不明朗。

十二少冷笑一声,“长空师兄,你未免想的太复杂了吧。”

“长明师弟,我知道你与叶枫关系好,可这件事死的是我弟子,那是我教导数十年弟子,一把手一把泪养育成人,今日身死,我这个做师傅的难道不为他讨个公道?你说我冤枉叶枫,那叶枫背后金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可是使刀修士,根本不能修炼佛宗心法,自然无法修炼佛陀金轮,可他背后的金轮,我却是可以看见,宗主,这件事,我总没说错吧。”

说完,长空一脸坚定的看向归元佛陀。

归元佛陀眼神并没有之前那般清净,而且眉头微蹙,因为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

叶枫,黑衣人,凡俗,经书,金轮。

叶枫到来,黑衣人离开,凡俗身死,经书不见,其实这些都是可以用很多种可能,并无法确定叶枫是凶手。

而最后的金轮却是可以断定,的确如同长空所说,叶枫不是修佛之人,根本无法形成功德。

叶枫所说,自己乃是从地府之中修炼成功的。

这一点却是可笑,料想自己,今日渡劫中期修为,也无法穿越地府,任意行走地府和蓬莱仙岛,叶枫不过是洞虚中期修为,如何可以这样?

所以归元佛陀疑惑了,他看向叶枫的眼神自然也不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