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歹毒计谋

叶枫觉得事情可笑之极,但是场面却陷入对自己不利阶段。

归元佛陀,无法辨别,在他看来,叶枫未必是杀害凡俗之人,但至少脱不了干系。

且弟子是在自己宗门死的,这是一件大事,丢失的不仅有人命还有凡俗的那本金轮经书。

十二少望着归元佛陀,归元佛陀叹息一声。

十二少面露急色。

“叶枫,现在断定,你就是杀人夺经书的同伙,还有什么话说?”长空厉声一喝,眼见归元佛陀对叶枫态度不明朗,他心下大喜,要给叶枫坐实罪名。

叶枫微微沉吟,“既然两位不相信叶枫,不如我们用这个方法来辨别一下,把之前这里的场景恢复一二,如何?”

“笑话?场景还能恢复,你以为你是大乘期高手?”长空冷笑三声,大乘期修士都在准备飞升,他们调控自身灵力,不敢轻易释放,一旦释放将会立刻被仙界接近过去,所以即便有大乘期修士,也未必会施展场景复原之法。

因此听到叶枫此话,长空以他是故意拖延时间,以至于冷笑连连。

归元佛陀却是面带期盼,叶枫与十二少关系不错,十二少是自己欣赏弟子,对于十二少人品,才学,至少在他看来是很不错的。

具有莫大佛性之人,结实朋友也定然不假,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是千古箴言。

因此,对叶枫特别重视。

“长空师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当初师弟我还是红尘之人时,曾经结有仇家,当时若不是叶枫用镜像阵复原当时情况,估计师弟我早已殒命黄泉。”见长空不相信,十二少转身向其解释。

长空泠然,但眼神以旧不信。

不过看宗主归元佛陀一脸期待,他也就暂且压制住心中怒火,斩杀叶枫之意,冷声道:“好,我倒是要看看,你叶枫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不过,宗主,我刚才可是听闻长明师弟所说,这叶枫是施展阵法,万一是虚晃一枪,从阵法中逃逸,那可怎么办?”

叶枫不得不再次感慨,长空僧人的想象力实在是丰富多彩。

他正准备开口,十二少却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个师兄大可不必担心,再者,假使真的出现这种问题,我长明做担保,一旦出现此时,长明自当废掉全身佛道修为,任凭师兄处置,如何?”十二少眼神坚定,决绝看着长空。

“好,宗主,这不是我强逼长明师弟的,而是他自己允诺的。一旦出现任何变化,还望掌门勿要责怪。”对于十二少,长空本来就怨言颇多。

十二少不过是刚入门一个月的僧人,受到归元佛陀如此重视,他虽然是得道高僧,却还是有凡俗之心,且这么多年来,掌管归元宗杂物之事,佛心受到权利和物欲影响,早已经是出现暗疾,故此对十二少心有妒忌之意,见十二少说这般话,当然乐意之极。

归元佛陀,修为精湛,当然看得出来长空对长明有不满之心,当即答应说,自己不会责怪。

长空欣然接受,只是随即转身冷眼看叶枫。

“叶禅越,这是你最后机会,希望你好自为之,想要借此逃跑,休怪我杖下无情。”说完,长空猛然一抖自己手中九环权杖,朝地面一顿,刹那插入地面青石三尺之地,地面青石龟裂千刀万道,蜿蜒开来,组成一个裂纹世界。

足见长空修为妖孽。

渡劫期修为,凉叶枫也不敢恣意妄为。

“放心,长空禅师,叶枫是想把此时弄清楚,不会胡来。”叶枫心中叹息,这老和尚,当真是处处难为自己,自己现在就是想把一身脏水洗干净。

那黑衣人当真是心肠歹毒,明显是把这事情诬陷栽赃自己身上,他到底是谁,为何要如此残害自己?

不过听闻之前归元佛陀所说,那人修为高深,渡劫初期修为,不然也不能如此迅速杀掉洞虚期的凡俗。

聂小倩在须弥戒指中焦急万分,百鬼幡现在被收入须弥戒指中,她自然可以出入须弥戒指。

这当然也是须弥戒指一大功能,可以藏身其中,起出其不意之效。

“不过,我要取凡俗禅师一滴血。”叶枫忽然看向归元佛陀道。

“什么?你还要一滴血?宗主,凡俗已死,这叶枫胆敢冒犯他尸身,这简直是太张狂了”见叶枫要凡俗鲜血,触碰凡俗真身,长空勃然大怒。

“长空,不要冲动,凡俗已死,此时需要弄出事情真相,可让叶枫取之。”归元佛陀沉吟半晌,劝阻长空。

长空无奈,挥手一探,让叶枫快去。省的自己等会怒火下不去,直接杀人。

叶枫抱拳一声谢后,直接去禅房取那凡俗一滴血,而后拿出灵石,剑匣之内剑气嗡鸣,剑意出来八柄。

随即一道波纹从他身上荡漾开来,散步整个房间。

凡俗尸体上空,刹那阴云诡谲,气息纵横,出现一副场景,约莫三尺范围。

但是,只见浓雾,不见人影。

约莫过了十个呼吸时间,砰然一声,那场景居然炸裂开来。

叶枫眉头一皱,心下大惊,这镜像复原,看来无法复原 出来,因为气息混乱。

这定然是那黑衣人捣的鬼。

而另外一边,本来睁大眼睛看着叶枫状况的长空三人,满是期待,却不料镜像破裂,一切成空。

那长空脸色一变率先喝道:“呵呵,叶枫,你此时还说什么?这镜像复原根本没用,你想拖延到什么时候?宗主,还请斩杀此子,给凡俗报仇。”

随即,长空身影一闪,举起九环权杖就要吵叶枫脑袋砸去。

却不料,十二少直接来到叶枫身边,怒目圆睁,看着长空,看他敢不敢砸下去.

长空一见长明阻拦,竟是恼怒异常,丝毫不为所动,手中九环权杖径直打下。

这时,那归元佛陀眉头一皱,手中发出一道金光,顷刻间来到那九环权杖之下,金光巨力无比,直接掀开九环权杖,长空身体倒退三步,趔趄不已。

长空脸色大惊。

归元佛陀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大响,“长空,不可造次,这件事待我仔细问来。”

长空的冲动,让归元佛陀有些不喜,但也是理解,毕竟死人是他弟子。

“叶施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归元佛陀面色沉重看着叶枫。

“大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镜像复原无法复原出来,疑团甚多,我与凡俗洞虚修为,按理说是可以镜像复原的。”叶枫皱眉,眉心一紧很是不解。

归元佛陀沉寂无声。

长空冷笑道:“宗主,现在证实叶枫不过是糊弄我们,他这人太过可恶,还跟他说什么,直接打死算了。”

“不可造次,我归元宗岂可胡乱杀人?”归元佛陀道一声不可。

然后转身道:“叶施主,此时,一切矛头全部指向叶禅越,不知你还有什么话说?”

归元佛陀顾及的是十二少,但此时事情虽无法证实一切,但矛头全部指向叶枫,线索断了,唯有凡俗杀死叶枫才是真理。

叶枫见归元佛陀对自己不再相信,矛头指向自己,他苦笑一声:“大师,你要如何处置叶枫?”

叶枫虽然无奈,但他也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自己的确辨无可辨,这是最头疼事情。

“这样,叶禅越跟长明情分非同小可,不如先去罗汉堂待着,届时等查明后,如果真的不是禅越,那便让禅越离开。”

归元佛陀一席话,十二少想要开口,却被叶枫一个眼色给阻拦。

叶枫沉吟半晌道:“既然如此,谨遵大师之言。”

而那长空却是愤恨不已,恼恨无法立刻斩杀叶枫。

不过心下却还是一松,他想:“即便此时无法斩杀叶枫,可是去罗汉堂那边,明显宗主对叶枫心有疑虑,一旦进入罗汉堂之内,叶枫就是插翅也难逃,到时候再慢慢联络那边师兄,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叶枫逃走,凡俗,为师一定要为你报仇,谁也阻拦不了。”

可叹长空在几次杀叶枫无果情况下,心中甚为恼怒,且加上归元佛陀阻拦,十二少阻拦,他心中更是恼恨,他知道,归元佛陀没有立刻杀叶枫不过是看在十二少份上,所以对十二少,他是妒忌加怨恨。

不免佛心顷刻间崩溃。

……

归元宗,罗汉堂。

罗汉堂之外,十二少看着归元佛陀,“师尊,这件事你就跟弟子说,叶枫如何处置?”

看了十二少一眼,归元佛陀微微一叹:“长明,此时假使真的不是叶枫所做,种种迹象却是表明,他根本逃脱不了干系,且那黑衣人踪迹难寻,气息微弱,根本查探不出来,这件事……难办……难办……”

“宗主,这事情又有何难,不如我设一计,倘若叶枫真的没杀人,他自然不会中计,倘若他心里有鬼,必定中计,到时候杀他,我想长明师弟应该没话说了。”听归元佛陀的话,长空知道,归元佛陀对叶枫之事,心中之事顾忌十二少,才没下杀手。

但是他杀叶枫心情何等急迫,脑袋一转,便是想出一个计谋。

而归元佛陀一听长空之言,眉头微微挑起,“长空,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见归元佛陀询问自己,长空心中一喜,随即把计谋说了出来。

半晌,说完之后,归元佛陀面露思索。

长空站在一边看着归元佛陀,等待他的答复。

十二少站在一边,眼神闪烁,心中所思之事,唯有他自己才清楚。

“好,就以长空所言,长明,此事你要保密,从现在开始,不得离开我身边半步。”

罗汉堂内,叶枫不知,长空定下什么计谋,此时在罗汉堂内,却是心思驳乱,五味杂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