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等待,最寂寞,最折磨

归元宗,佛塔之前,白茫茫一片,今年的雪下的不仅时间长,而且十分大。

佛塔之前,广场,七天七夜,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

佛塔之下的一层房檐下,十二少站在外面,看着大雪,心绪不宁。

而身后的归元佛陀一直坐在蒲团之上,念经大作。

旁边走过来一个送斋饭的小和尚,送下斋饭之后,这和尚便要离去。

十二少想要跟他说话,欲言又止。

因为身后的归元佛陀开口了。

“长明,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叶施主的事情,你不要着急,之前你我商量好的,这个看天意,如果叶枫心中无鬼,那么他便不会中计,如果有鬼,到时候师尊一定会履行宗主该做之事。”归元佛陀醇厚声音缓缓从佛塔之中传来。

十二少却是眼角浮现一丝不忍。

“师尊,这难道对叶枫不是太残忍了吗?这件事很明显他并不是杀人者,你修为广大,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

“长明,你且记住,你现在不是世俗之人,你是修佛的人了,前尘往事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从你叫长明那一刻起,就跟你没什么关系,叶枫来这里,是他的缘分,虽说不知道到底是孽缘还是善缘,都是天意注定,况且,死的人是归元宗的人,这事情为师一定要给长空一个交代。”归元佛陀提醒道,说完一声阿弥陀佛。

“可是师尊,现在一切对叶枫都不利……”十二少继续道。

“那也勿用你担心,你且放宽心, 看着叶枫会不会走出罗汉堂。”归元佛陀说了一声吼,不再言语,闭目养神。

十二少心中却是煎熬无比。

罗汉堂内的叶枫,现在如何了?

“叶枫,我恐怕无法帮助你了,本来是想着让人传信过去,可师尊看的很严,根本不给我机会,一切只有看你自己了,希望你不要被长空的计谋给定住。”

一丝飘雪落在头顶上,一阵寒意传来。

而此时在罗汉堂内,却是温暖一片。

炭火燃烧,烘烤的整个罗汉堂一片光明,丹炉里面的火燃烧的很旺,让叶枫面色看起来明媚不定。

在罗汉堂禅房之内,空无一人, 唯有一个蒲团,蒲团周围还放着一只碗和一双筷子,小黄焦急的呆在叶枫身边。

已经七天时间了,叶枫被困在罗汉堂内。

外面一共有十二个和尚,他们修为高深,全部都是洞虚后期,手里拿着一根权杖。

这七天来,这些和尚,盘坐在蒲团上,并未有任何动作,除非是他们吃饭的时候,才会发出动作,但仅止于吃饭。

这些人都是苦行僧,对于他们来说,坐在蒲团上是最容易不过事情,无论外面风雪如何,他们自岿然不动。

但是叶枫不同,自己不是那种断绝红尘思想的人,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时间就是生命,自己不是和尚,自己要去找宁采臣,完成聂小倩嘱托。

自己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是找到宁采臣蛛丝马迹,只要再去那术宗找寻其中一人,便能确定宁采臣在哪里。

所以他耽搁不得,这七天下来,叶枫每一天都在煎熬。

“叶枫,出去吧,他们把你困在这里,明显是要一辈子给你困在这里,这些老秃驴,是最恶心的人,你知道吗?他们看上去道貌岸然,一个个都是得道高僧的样子,可是他们心里想着什么,我剑三十可是知道的很,他们现在就是要困住你,根本不给你解说机会,还有那个长空,一味把罪名放在你身上,现在放在罗汉堂内,心思我这剑灵都能轻易看出来,我就不明白,为何你还在这里坐着?”

“对呀,主人,剑三十这家伙虽然说话一直不怎么好听,不过咱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吧?”小黄也是焦急不已,朝叶枫说道。

这个时候,聂小倩却是开口道:“我觉得, 你们不应该劝枫哥快点离开,这些老和尚,他们讲求的是机缘和禅意,他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用意的,枫哥现在不过是被困七天,说不定再困一段时间,这件事情他们就查询水落石出,到时候就没事了。”

聂小倩一直以来都比较愧疚,因为叶枫是为了自己,才来这归元宗的,本来一切都比较好的,可是没想到那凡俗居然被人杀了,好好的叶枫,现在被人给冤枉,如果不是自己,叶枫也不会来这里,更不会摊上这件事。

对于聂小倩的愧疚,叶枫心中知道,他微微一叹:“你们先不要说,这件事,无论对方如何做,如何有深意,我顶多再等三天,三天过后,我就会出去,小倩,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枫哥是想着尽快出去,帮助你找到宁采臣,这样你才能够完成心愿,也算是了了枫哥心愿。”

见叶枫如此说,聂小倩不会知道如何是好,唯有叹息一声,只是眼角泪花闪动,对于叶枫的行为,叶枫所说的话,她感动无比。

而剑三十和小黄却是微微一叹息,不过也没什么抱怨,既然叶枫说要等三天,那就再等三天。

那群可恶的老秃驴,真是一群不知所谓的东西,而且是非不分。

说句不好听的胡,自己和小黄是这等畜生都能理解的事情,他们为什么都不能理解呢?

难道长了一对猪脑子?

叶枫倘若真的杀人,杀人之后难道不知道跟那黑衣人一起逃跑?

那黑衣人的气息,你们可是找不到的,叶枫跟他一起走,你们难道能发现?

说那什么金轮经书,拜托,这个事情,你们无法进入地府,并不代表别人不可以。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的人能够成为得道高僧,那简直是奇迹。

也不知道这群人怎么修炼到这个地步的,简直是越修炼越糊涂,越是倒回去了。

尤其是那个该死的长空老秃驴。

这归元宗,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一群清心寡欲老秃驴。

剑三十和小黄两人心中腹诽不已,尤其是对那讲经堂首座长空抱怨不浅。

在讲经堂盘腿坐着的长空,正在喝一杯香茶,可是不知道为何,鼻子猛然不舒服,接着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刚喝进去茶水,差点塞住喉咙把自己呛死,如果真的被呛死,那他可就悲曲,一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喝茶被水呛死的和尚。

奇怪的看了外面一眼,寒雪依旧纷飞,本来是极为寒冷的天气,可是长空却无法感受一丝寒气,因为内心火热无比,焦急无比。

这个时候,从外边来了一个枯瘦和尚,正是那死去凡俗师弟凡心。

凡心到来,长空连忙站起来。

“师傅,那叶枫还未出来。”凡心眉头微挑,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什么?都七天了,还不见动作?”长空显得很是诧异,诧异之中随之而来的是焦躁。

不过随后冷笑一声,“哼,这叶枫心思倒是挺稳的,不过我倒要看看,是你能等,还是我能等,是你的时间多,还是我的时间多。”

忽然长空打起了长期战斗的心思,但是心依旧很急躁。

他随后烦恼问凡心道:“凡俗的事情,你传播的如何了?”

“师尊放心,我把凡俗的事情传播出去了,讲经堂自不必说,很多人都知晓,戒律堂那边他们也知道,他们对师傅都是持支持态度,都说一定要严惩叶枫,等需要他们 时候,他们一定出手帮忙。”凡心微微弯腰, 很是诚恳道,语气里浮现一丝兴奋之色。

“恩,这样就好,宗主到时候再怎么宠爱长明也没什么办法了,哼,叶枫,你就等着死吧。”对于凡心的话,长空很是满意,嘴角不仅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忽然他脸色一顿,站了起来,问道:“那罗汉堂那边呢?罗汉堂而是最重要的事情,他们很重要你知道吗?”

“师尊放心,罗汉堂十二位罗汉师傅,我也跟他们说了,他们说,自己几人这段时间,会放松对罗汉堂的把守,只要到时候叶枫一旦中计,他们一定全力出手,毫不留情。”凡心点头眼神闪烁一丝狠辣。

“哈哈,好,凡心,这件事你做得很好,为师很高兴,这颗丹丸给你拿着,对你以后修炼有帮助,好了,你先下去吧。”

说着,长空双手一挥,和着袈裟重新盘坐在地上,闭目养神,只不过嘴角笑意一直保持,显得老狐狸味道十足。

再说那凡心离开之后,经过讲经堂一处走廊,忽然看到一个小和尚。

“你去智通那里看看,这两天他到底在干什么?居然看不到他,真是岂有此理,若是被首座知道,他惨了不说,我还要跟着受罪。”想到师傅长空的手段,凡心心中自然是一颤。

“叶枫,希望你能中计,师傅他老人家心性说不定会好一点。”跟小和尚吩咐之后,凡心嘴角呢喃两句。

“哼,真想不到能说出那么一句佛偈的人居然如此歹毒心肠,唉,世人到底是什么心,真是太难参透。”

凡心所指的叶枫说的佛偈,自然是那句从来出来,往去出去。

这句话,他这几天品味,觉得很有道理。

不一会,他就到了自己禅房,这个时候,智通和尚就走了过来。

智通和尚,自然是叶枫之前在归元书院面前,看到的那个胖和尚。

胖和尚还为他指过路。

雪依旧在下,但是归元宗的大多数人心中,却是无暇赏雪,他们更关心 是,叶枫会不会中计。

而在罗汉堂的叶枫,并不知道,自己从进入罗汉堂内,便已经成了焦点,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很多人关心。

雪还在下,三天时间很快过去。

第三天的晚上,雪却是忽然停下来。

但是,风很大,寒风如刀,呜呜吹着,如同孩子的哭泣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