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众矢之的

叶枫主动让十二少识破后,便带着吴尚香转身朝书院大门而去。

却不料,从远处佛塔还有讲经堂瞬息之间飞来好多道佛家气息。

这群人一下子冲到十二少面前。

“长明师伯,快快拦住那叶枫!”

“拦住叶枫,师伯!”

……

一时间,那些人看到叶枫要走,连忙大声喊叫,朝站在不远处的十二少喊道。

但是十二少无动于衷,而且眉头微微皱起。

“什么叶枫,那人是长空弟子智通,不要瞎说。”十二少故作不明白朝后面飞来的人一声喝道。

那些后来的和尚,见十二少被那叶枫欺骗,连忙摇头,“师伯,不是这样的,那人的确是叶枫,他变成了智通模样。”

说话之间,很多人什么都不想,就朝书院大门而去。

叶枫对于后面那些僧侣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当下脚步飞速朝书院大门跑去。

没想到这群和尚来的这么快。

哎,主要刚才自己耽搁了不少时间。

但是最终叶枫还是来到大门之前。

一掌拍打而出,那归元书院大门就被打乱。

书院之外,之前那青石几百米长的道路,依旧是风雪飞舞,上面不少人,匍匐前进,下跪起身,正式那群朝圣者。

叶枫不多想,顺着这条道路,带着吴尚香迅速离开。

本来,叶枫可以让吴尚香直接进入戒指,却因为此地人太多,不宜暴露戒指,而且想要让吴尚香进入,势必会耽搁几个呼吸时间。

此时情况千钧一发,无暇顾及这些。

进入戒指,并不是随便能进入的,而是需要叶枫施展灵魂之力,接引须弥戒指,然后进入者心无旁骛,方可瞬息进入。

此时,吴尚香很难做到心无旁骛状态,她一心关切自己。

叶枫只得让吴尚香抱着自己。

飞刀嗖的一下,出现在双脚之上,化为一道流光朝远处飞去。

可是,忽然之间,还没飞跃百米距离,虚空一道波澜荡漾开来。

接着是万丈佛光,从前面踏步而来。

一声阿弥陀佛佛号大响。

“孽障叶枫,你还想跑往哪里去!”

声音到来,叶枫从佛号中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气息,这声音竟然夹杂一丝攻击,震得自己心神俱颤,而且致使自己衣衫猎猎,猛吹不止,风雪透过衣衫,进入皮肤之中,凉意透体而来。

随后,一阵佛号响起,叶枫发现,周围出现十二个罗汉,他们分别在自己周围十二个方向,手持九环权杖,怒目圆睁,做金刚之态。

“叶枫,还想往哪里跑!”这十二罗汉一起开口,声音如同天雷滚滚。

漫天风雪,被震退开来。

叶枫把吴尚香放下,眼神微缩,却精光四溢,闪烁一丝坚定。

“归元佛陀,你带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堵我?”叶枫看着归元佛陀心中有些不解,自己不过是逃跑而已,而且之前归元佛陀对自己态度并未如此坚决,不明白为何会这般动怒,杀气十足。

“叶施主,老衲之前的确对你有些宽容,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蛇蝎心肠,害了一人还不止,还要杀一人,哼,没错,我今天就是带着这些人来堵你,要杀你为我归元宗讨回一个公道。”归元佛陀沉吟半晌,面色波澜不惊,呈现一丝金色佛状。

“大师,叶枫再说一遍,那人不是我杀,跟我毫无干系。且,叶枫有一事不明,还杀一人是什么意思?”叶枫眉心一紧,感觉事态有些失控,根本不是自己能力挽狂澜的了。

“哼,毫无干系?我且把你的话,一句一句来解,我且问你,为何要逃离罗汉堂?我不是说好了,你给我一段时间,待我查明真相就给你一个交代吗?”归元佛陀首先解答叶枫第一个问题。

“大师真是说笑了,其实我想大师心中定论已然明了,不过是因为长明高僧与我之前是红尘朋友而不忍于此,之前把在下困在罗汉堂,不过是拖延之计罢了,再者那长空对我杀意已决,我岂能坐以待毙,我还有重要事情要办,怎么能一直困在那里?你说给你一段时间,你会查明真相,可是十天来,你未曾去过罗汉堂一步,那长空也没去过那里,很明显,你们并不是想要查探,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这般,十年不查出来,百年不查出来,在下岂不是要等待十年,等待百年?”

叶枫神色严肃,泠然而发,说话之时,衣衫猎猎,长发犹如波涛, 滚滚飞扬,一双黝黑眼眸,神色坚定无比。

“哼,叶施主果然是狡辩之辈,怪不得能说出来处来,去处去这一句佛偈,但是你却不知我们用意。”归元佛陀见叶枫说落几句话,面色以旧冷酷无情。

飞雪此时,却可以落下,但他眼前不揉任何风雪,眼神金芒闪烁,仿佛上天之眼,洞察天地一切。

“你们什么用意,我叶大哥,岂能知晓?望你们是得道高僧,却原来都是一群居心叵测之辈。”吴尚香是语言相激,为叶枫说话。

叶枫心中自然感激。

但那十二罗汉却是怒目瞪视,转向吴尚香。

而吴尚香丝毫不惧,抬着自己俏脸,眼神冷视众人。

“女禅越好一副利嘴尖牙,我且不与你理论。”俗话说,与女人争论,是争论不出来什么东西,归元佛陀深知这个道理,故此不管不顾吴尚香的语言奚落。

“叶施主,我们之所以让你去罗汉堂,不过是试探你一二而已,当初我归元宗讲经堂长空师弟,定下一计,让你叶枫进入罗汉堂,平日十二罗汉对你不理不睬,保持放松,目的就是要看你会不会逃离罗汉堂。当时我们商议,如果你心中有鬼,那势必会离开罗汉堂;倘若你心中无鬼,岂不是可以安然端坐其中。我们等了十天十夜,本以为你并没有嫌疑,却不料施主心思急躁,露出马脚,趁罗汉们不防备,偷偷出来,这不说明你心中有鬼还能说明什么?这,便能解释你第一个问题。”

归元佛陀说完一句,深吸一口气,之前一句话,说的他是心神激荡,愤怒渐生。

而叶枫却是眼镜一缩,这群和尚还歹毒的计策。

全然是以己之心揣测别人之意,自己岂能跟他们一样,天天无事只做好念经打坐就行, 自己可是有一大推事情要做,要去找宁采臣,要去宗门报道,要去找妻子玉玲珑,还要去找那寻音殿,时间对于自己来说,珍贵的不行,怎么可以如此虚度?

可是他的心思,这群和尚怎能理解。

无论任何人,任何事情,倘若不亲身经历,都不会感同身受。

所谓感同身受这个词语,不过是那些伪学者,用来敷衍刁难世人之言罢了。

这群和尚,虽然讲求佛心,讲求普渡众生,但每日念经吃斋,却是沦入一个禁锢之中。

想的都是佛家之事,哪能理会他人之言?

“那还请大师说出叶枫第二个疑问来,我为何又杀了一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叶枫声音变冷,热血也变得更冷,与风雪融入一体,思绪陷入极度镇定之中。

“你杀了智通,难道还要我说出来?”这时,忽然从虚空出现一人,他踏雪而来,身上袈裟猛然一震,飞雪即可进入手中,化为一道柄剑,手掌瞬息变大,把冰雪放入手掌心,咔擦咔擦全部揉碎。

眼神冷酷无情,语气至寒无比。

不是长空还能是谁。

“杀智通?真是天大的笑话。”叶枫眼睛一缩,冷笑三声。

“那贼秃驴,你这样的好徒弟,就是一个淫 僧而已,给我下套,下迷 药,欲行那龌蹉猪狗之事,幸好我叶大哥到来,一掌击伤那淫 僧智通,却没有死,我亲眼所见。”吴尚香听闻立刻站在叶枫身边,冷声说道,杏眼瞪着,寒芒立现,丝毫不落下风。

“叶枫,我师弟所说的确如此,智通身上中你一掌,现在殒命,尸体还在呢,你休要狡辩。”归元佛陀听闻叶枫和吴尚香的话,脸色未变,以旧冷声喝道。

同时,那长空手掌一挥,他的身前悬浮一道尸体,正是那智通尸首。

“叶枫,智通早已死去,没想到你跟你身边的妖女,居然还要往死人身上诬赖,哼,你说我智通徒儿是淫徒,他就是淫徒?你说他是圣人?他岂不是圣人?真是天大笑话,宗主,还跟他废话什么,直接钉死这两人,我要杀他们,为我徒弟徒孙报仇雪恨。”长空目眦欲裂,牙齿咬的咯噔响动。

声音如同海浪,瞬息之间扩展到百米范围内。

那下方听到此话的僧侣都是脸色愤恨,恼怒异常,没想到叶枫居然连杀归元宗两位师兄,这样的人,岂能让他活着走出归元宗?

情况对叶枫十分不利,但是叶枫此时却是心中掀起一层怒火。

这智通是自己打伤的,但是自己手中力道自己清清楚楚,那智通被自己打成重伤,却绝对没死。

可现在为何而死?为何死去??

“归元佛陀,我想问,是谁第一个发现智通的?”叶枫压抑心中怒火,想要一争结果。

“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是我这徒孙明心发现的。”

长空说完,下方忽然走出一个小和尚,正是明心,此时他一脸泪容,面容悲愤。

“各位同门,是我第一个发现智通师兄的,不过当时师兄身受重伤,呼吸微弱,显然是活……活不长了。”

说道那个活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小和尚明心出现断句,或许是他心中并不确定吧。

当时他并没有仔细查看智通身体伤势详情,情急之下,就朝外喊住长空师伯。

之后长空师伯一脸悲愤,检查智通伤势,接着就让自己一群人来追杀叶枫。

但是师伯说的话岂能有假,他可是讲经堂首座。

所以当下语态变得坚决,手指叶枫。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盯住叶枫,宛如刀剑,要杀死叶枫。

眼神的确可以杀死人。

叶枫咬住牙齿,眼神微缩,寒意渗人。

“叶枫,你还有何话说?”一干人证物证都聚在眼前,归元佛陀即使心性修为再好,可这件事却是击破他的心理防线,冷眼看向叶枫。

“哼,你们是一家人,自然向着自己说话,我叶大哥没杀人,我可是亲眼所见,再者那智通该死,或许是某人为了灭杀叶枫,而狠下杀手,自己杀掉徒孙也为可知。”吴尚香冷笑,看向那长空。

这长空一直要杀叶枫,他肯定与那智通之死脱不了干系。

吴尚香虽然江湖经验不多,可在看的书多,见惯书中各种阴险狡诈小人,道貌岸然之辈,当下一言直直宛如一把剑扎入那长空之心。

长空面色阴沉,眼睛猛然一缩,不多说,身影晃动,一只金色佛掌朝吴尚香击来。

“妖女,胡说八道,今日你必死无疑!”

叶枫眉眼一挑,眼神同样冷意,手中飞刀已然钻入左手之中。

“且慢!”

一声且慢发出,同时一只巨大宛如山丘金色佛掌荡在叶枫身前,朝那长空佛掌撞击而去。

“长明,你想干什么!”长空一声暴喝,却是气息震荡不已,佛掌被破,身体倒退三丈开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