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致命一击

“师尊,叶施主为人我知晓,他不是那种欺诈虚伪之人,还望师尊明察,给叶枫一个机会。”十二少接过长空一掌后,面色极为沉重朝归元佛陀请示。

归元佛陀看着十二少,忽然微微叹息一声道:“长明,我知道你心中所想,但是今日师尊放叶枫不得,十二罗汉, 你们把长明带走,长明,本座今日令你去戒律堂闭门思过一百年,一百年不过,你不能出来。”

说完,归元佛陀便不再看长明。

长明三番五次帮助叶枫,已经犯了归元宗大忌,倘若不是自己爱护他,他佛学资质受很多人尊重,只怕那些弟子,尤其是长空便要对十二少动手,他如此做也是维护十二少,因此便让十二罗汉,齐齐出手带走十二少。

十二少讶然,猛然道:“师尊……”

可是一句话还没说完,面色忽然潮红,喷出一口鲜血来,随即潮红面色变得苍白无比,比纸张还要苍白。

他刚才接了长空一掌,长空乃是渡劫初期修为,尽管十二少一朝顿悟,从元婴后期进入洞虚中期,但是他与长空修为依然是天壤之别。

长空是愤恨出手,即使十二少横加阻拦,他当时是手下掌力微收,但更多攻击力还是存在是,因此十二少接掌后,身体依然是宛如枯木,经脉断裂。

只是一只忍耐下去,此时归元佛陀直接让十二罗汉带走他进入戒律堂闭门思过一百年,心情激荡之下,再也压制不住体内伤势,猛然吐血。

吐血之后,十二少身体从高空落下。

幸好十二罗汉身手不凡,修为精湛,直接发出十二道佛光,宛如金色长桥,交接在一起,拖住十二少身体,而后分出几人带着十二少朝归元宗戒律堂而去。

十二罗汉剩下十人,依然端坐在叶枫身周,盯着叶枫。

十二少被带走,长空心中是欣喜无比,这样便无人再来阻拦自己杀掉叶枫。

至于归元佛陀,在看到十二少昏死过去后,眉头微微一蹙,有些动容,但很快恢复平静。

而叶枫心绪不宁,担心十二少,刚才一掌,他定然要修养很长时间才能伤势复原。

下方,归元宗一干僧侣,无不动容,他们看到天上紧张氛围,都暗暗心惊,但是更多的是对叶枫持有抱怨之意。

都是这叶枫,凡俗,智通两位得道高僧才身死,现在佛学天才,长明又被打入戒律堂,他们心中更为愤怒。

直直眼神看着上空,但是他们对叶枫都是一个看法, 叶枫此次必死无疑。

“叶禅越,今日你无论如何也走不脱,十大罗汉,长空,布阵,擒拿叶枫,拿回戒律堂,绳之以法。”说完,归元佛陀手中挥出一道佛光,直接打在叶枫身边吴尚香身上。

叶枫猛然一惊,归元佛陀实力不凡,一道佛光叶枫根本反应不过来,吴尚香便被推走。

好在这归元佛陀并不是要杀吴尚香,而是把吴尚香弄走,让十大罗汉和长空更方便擒拿自己。

毕竟吴尚香跟这件事并没有多少关系。

叶枫见吴尚香被拂走,知道她并无大碍,心下稍宽,但是随即神色紧张,严肃看着周围包围自己的罗汉和长空和尚。

长空见归元佛陀把擒拿叶枫的机会给自己,知道他是让自己破除心中魔杖,所以心下感激,便不多说,直接开大。

手中九环权杖朝前一拜,滴溜溜在身前旋转不已。

无数个卍字在他身上旋转,然后进入这九环权杖之中。

九环权杖,佛光大盛,瞬息之间依然变成三丈长宽,宛如一座大山,被他用佛法操纵。

同时,十大罗汉,也都是做同样准备,只不过他们手中的九环权杖,化为一条条彩带,直接朝叶枫缠绕而来。

每一个彩带,都有千斤之重。

这群人都是洞虚后期佛道高手,他们组成的罗汉阵法,威力无边,即使是渡劫初期的长空,也需要避其锋芒,更何况叶枫不过是洞虚中期修为。

叶枫见十个化为彩带的权杖朝自己打来,他全身刀气全部释放出来,此时乃是自己遇到的最强大也是最危险战斗,他不得的全力以赴。

身体之内刀气化为实质性刀气,环绕周身,同时叶枫手心刀气化为两道吸力。

北冥神功全力运转开来,此时的叶枫,宛如站在飓风中心的天神,双手舞动之间,周围的灵气全部朝他而去。

随即便化为几十道飓风,环绕他身边。

这几十道飓风,顷刻之间,被叶枫化为一条条白色苍龙,张牙舞爪朝那彩带而去。

彩带与飓风撞击在一起,宛如两块青山被人拔起来相撞似的,灵气动荡开来,爆炸声不断响起。

周遭狂风肆虐,飞沙走石,外面的人都感觉到一股强大吸力,不断的把自己朝飓风里面吸引过去。

他们脸色大惊,因为他们发现这股吸力,居然带有吞噬自己体内佛气妖孽功能,刹那间,围观的僧侣不得不退后几百米。

归元佛陀眉头一皱, 叶枫施展出来的北冥神功让他心惊,化别人之气,成为自己动力,这绝对是魔族功法。

他眉心一紧,大喝一声道:“你们全力出击,这叶枫乃是魔族中人,速速击杀。”

见叶枫能吸收别人修为,化为己用,当下断定叶枫留不得,归元佛陀心中闪现一丝杀机。

长空听到归元佛陀的话,心中更为激动,叶枫此次你必死无疑。

猛然间,他手中那条九环权杖,就那么的被扔了过来。

这权杖之上,在朝叶枫击打过来的途中,上面居然凝聚出一个佛陀。

乃是佛祖真身。

这佛祖真身与权杖合二为一,顷刻间变成一只大手掌,有遮天蔽日之功效。

佛光大盛,金光无限,照耀的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手掌顷刻间打来,叶枫本来正在对付那十大罗汉发过来的攻击,却不料上空挥来长空权杖化为佛掌攻击。

眉心忽然一紧,一股强大的危机感从心中迸射而出。

他来不及多想,须弥芥子打开,里面跳出来以蛮狮为首的九个洞虚后期灵兽。

自己则是,仰头朝那佛掌直接飞去。

一柄两寸长的刀魄,散发幽绿光芒,与叶枫合二为一。

此时叶枫就是飞刀,飞刀就是叶枫。

轰然撞击。

半空出现一个真空状态,周围的刀气灵气佛气,全然被荡开。

叶枫清晰感受到那佛掌之上传来令人心悸的力量。

但是他的飞刀和人已经抵至这佛掌掌心。

叮当一声脆响,宛如天上炸雷一颗,震动无比。

叶枫感觉自己的耳膜疼得要死,两道清流从耳朵里急速流出来,竟然是耳朵蹦出鲜血来。

轰。

在佛掌掌心裂出痕迹之后,叶枫身体宛如一只铜钟,从九天之上落下来,砸在地面之上,而那佛掌依旧无所畏惧无所停留,顷刻间而至,砸在叶枫身上。

噗嗤,一口鲜血从叶枫口内喷出,他感觉五脏六腑如同烈火焚烧。

全身疼痛无比,甚至整个灵魂都处于颤栗状态。

佛掌几下,瞬息消失,变成九环权杖。

只不过九环权杖的七尺丈身,出现一条裂痕,这裂痕从上蜿蜒至下,触目惊心。

长空心中震怒不已,这九环权杖可是自己的上品佛器,跟自己一起修炼长达数百年之久,没想到今日被叶枫全力一击,出现裂痕。

他怒不可遏,直接飞身下来,一张挥出。

叶枫周身,漫天都是掌影。

每一道掌影都是长空全力一击。

叶枫,长发飘飘,嘴角鲜血更为殷红,他顽强从地上站起来。

竟然是露出一丝苦笑。

“小倩,估计今天我是凶多吉少,宁采臣之事,抱歉抱歉……”

叶枫的苦笑,让整个天地间都浮现一丝悲壮。

但是猛然间,叶枫双眼绽放一丝光芒,精光肆意,他的腰杆挺拔无比。

“可你放心,我叶枫,今日纵然是粉身碎骨,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争取最后一丝机会,我不会放弃。”

说完,剑匣出现在手中,剑三十和上百道剑意,在自己身周围绕,被叶枫双手一挥,这剑意很直接朝掌影撞击而去。

上百道颜色不一的剑意,灵动无比,在叶枫身周不断游走,与那掌影纠缠。

再者,这还未完,叶枫收起幡落。

百鬼幡祭出,百鬼噬魂,道道黑气,从百鬼幡飞出,跟那剑意组成一起,不断的去侵袭长空。

同时,叶枫双腿盘坐在地上,全身的灵魂之力,放射出来。

他的脑袋里面出现了一层漩涡,全然出现在意识海中,随后化成一柄金色小剑。

这小剑约莫一寸长,在意识海内一荡,灵魂波纹荡漾开来。

“吴尚香,快点达到心无旁骛地步,我要带你去一个神秘地方。”

这小剑荡漾开来的同时,也是叶枫准备孤注一掷的时候。

一声爆喝发射出去后,远处的吴尚香不明所以,但是一双杏眼却是坚定无比。

她相信叶枫,当下全身心毫无杂念,居然很容易的就达到。

或许是天意,或许是情况紧急,反正她就是一瞬间达到了这个状态。

随后,吴尚香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来到自己身上,竟然要把自己带到另外一个地方。

神奇的感觉,奇妙无比。

而在另外一边,叶枫那脑袋里面的灵魂小剑,终于形成,从意识海中条约出来。

化为流星,不,甚至比流星还要快,只是一瞬息,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就从他周身散发出来。

“长空,罗汉,退后!”

突然,在一边观看的归元佛陀,他爆喝一声,一道强大无匹的佛光,凝聚手掌之上,一掌宛如九天巨峰,直接朝叶枫击打而去。

这归元佛陀可是渡劫中期修为,一掌之力绝对可以杀掉叶枫。

可是就在这时,一道娇斥声音迸射而出。

‘叶大哥,小心!’

吴尚香二话不说,直接挺身而出,脱离了须弥芥子吸收之力,挣脱开来,挡在叶枫背后十米之处。

轰,天地都在震动,叶枫只觉得自己后背传来一股灼热热流。

一股血腥气息扑鼻而来。

叶枫刹那间想到一种可怕的事情,狂吼一声,那灵魂金剑,便被抛射出去,直接迎击长空和众位罗汉,自己则是转身去看吴尚香。

却说金剑飞出。

嗖的一下,那长空本来正准备,再次施展权杖,给叶枫致命一击,可是却发现,这道攻击,自己的权杖根本无用。

他的权杖,直挺挺的化为佛掌,朝这金色小剑抵挡,可是小剑轻易穿透权杖。

轰的一声,天旋地转的感觉袭上心头,那长空身体宛如星辰一般,立刻倾倒,悬浮在半空,口吐一道鲜血。

金色波纹从他的脑袋里面穿过。

而十位罗汉,看到长空身体悬空,嘴角鲜血喷出,脸色一变,但是他们随后感觉到铺天盖地的灵魂威压。

好在这些灵魂威压,最主要的力量是朝长空打去,他们只是受到波及。

可即使是波及,也是灵魂受到重创,每个人身体震颤不已,七窍流血,从天上掉在地上。

显然是无能战斗。

“不!”

“不!”

叶枫发出惊天般嘶吼,悲壮无比。

“吴尚香,吴尚香,你怎么这么傻啊!”叶枫转身之间,看到吴尚香神色凄惨,身体正对着自己,正要扑到在地,刚才自己背后感受到的那股温热,是吴尚香口中喷出的鲜血。

此时,吴尚香鲜血仍未停止喷射,一股一股,似乎要把她全身精血都要喷出来。

同时,她的身体出现万千裂痕,显然是不能活了。

吴尚香全身无力的看了叶枫一眼,居然就那么的闭上了眼睛。

还来不及跟叶枫说上一句话。

“不!”叶枫心中不知道为何竟然是那么一疼,痛彻心扉的感觉,就好像是心被裂开似的。

你怎么那么傻,明明可以进入须弥戒指,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叶枫抱着吴尚香的身体,那身体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万千裂痕。

叶枫双手颤抖的抱着身体,一句话再也说不出来。

归元佛陀的一掌之力,渡劫中期,怎能是吴尚香能抵抗的主,瞬间香消玉殒。

而在另外一边,归元佛陀,则是目瞪口呆,这一幕自己也未曾预料到。

ps,今日万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