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万里逃亡路

叶枫抱着吴尚香的身体,身体不断颤抖,颤栗,刚才就那么好好的一个人,眨眼间就变成这样。

死了,吴尚香死了。

这……这事情……是因为自己……都是因为自己,她才死的。

又死了一个亲人,当初师傅耶律军身死,叶枫痛哭流涕,荒废多少时日无法摆脱丧师之痛,今日吴尚香也死了。

一时之间,他无法接受。

内心更多的是愧疚,吴尚香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如果不是怕自己身死,她绝对不会如此。

因为自己,吴尚香才死的,叶枫自责不已。

抱着吴尚香的身体上,吴尚香的苍白脸庞出现两滴泪。

不是吴尚香的,是叶枫的,

叶枫依稀还记得,在那智通禅房,自己第一句话询问吴尚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吴尚香略带娇羞,但十分大胆也爽快的朝自己到,“叶枫,我是专门来找你了,当初的婚事虽然处于计策,但是我却是把它当成真的,而且我这辈子跟定你。”

很简单的一句话,叶枫还记得吴尚香说出来的时候,脸色微微红晕,那微笑看起来很让人着迷怜惜。

可是如今人已经不在了,笑容也没了。

吴尚香你醒过来,我叶枫答应你,不是说好要一辈子的吗?为什么你先走了?

叶枫泣不成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很久,忽然的叶枫,双眼通红,眼角滚烫血泪从眼眶留下来,看起来十分恐怖。

“归元佛陀,都是你!”叶枫猛然站起来,朝归元佛陀而去。

可是,刚站起来,没走两步,他轰然倒在地上。

他再次爬起来,双手都是泥土,他奋力起来。

然而根本起不来。

叶枫苦笑,陷入了一种癫狂和悲壮之中。

经脉寸断,体内混乱不已,自己的灵魂意识海灵魂也差不多枯竭。

刚才那最强一击,击倒长空和十大罗汉,是他用灵魂暴击,做殊死搏斗。

飞刀在突破洞虚期时,里面传给叶枫一道功法,乃是灵魂暴击。

灵魂暴击,以全身灵魂之力,释放狂暴一击,可以越两级直接战斗,并且击杀敌人,直至敌人灵魂。

但是后果十分严重,两年之内,体内灵气全无,全身经脉断裂,变成普通人。

叶枫之所以施展这一击,是因为场面十分紧张和严重,他根本逃离不了现场,毕竟归元佛陀修为乃是渡劫中期。

他不过是洞虚中期,差了一个很大境界,怎么对敌?

所以他才让吴尚香进入心无旁骛状态,自己用须弥戒指把吴尚香收入戒指之内,自己也进入其中,把须弥戒指化为这世间尘埃。

须弥戒指强大无匹,是李寻欢留给自己的,叶枫通过这段时间剖析和挖掘,知道这个须弥戒指强大无比,即使归元佛陀发现,也根本无法破掉其中的防护力。

所以他才这么做,可惜的是,还是算错了一步,归元佛陀突然袭击,吴尚香发现之后,以身体抵抗归元佛陀佛掌一击,保住叶枫性命。

所以叶枫此时已经差不多是凡人,体内刀气在以一种很快速度消失。

这个时候,那九名洞虚后期的灵兽化为人形来到叶枫身边。

“主人!”他们大声喊叫。

但是叶枫全身力量在迅速消失。

这九个灵兽站在叶枫身后,看着归元佛陀。

“叶枫,快点收拢住吴尚香灵魂,只要灵魂不死,还有希望。”忽然聂小倩在须弥戒指内,朝叶枫吼道。

叶枫眉心一紧,身体猛然一震,眼神露出一丝恍惚,而后是精芒。

“真的吗?”叶枫满怀希望问道。

“当然,你看我的灵魂,就是这样,只要保证灵魂安然无恙,以后是有机会复原身体的。”聂小倩催促道。

而叶枫听到聂小倩的话,慌不迭的站起来,运用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护住了吴尚香快要破碎的灵魂。

忽然之间,百鬼幡射出一道微弱阴寒之气,把吴尚香的灵魂包裹起来,收入百鬼幡内。

而此时,叶枫体内的灵气消失无影无踪。

他彻底成了凡人。

“呵呵,归元佛陀,你现在是满意了吧,现在,我成了凡人,你要杀要剐岂不是很容易,怎么了,怎么不动手?”收拢住吴尚香的身体,叶枫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希望,自己不能死,自己还要帮助吴尚香恢复灵魂,重塑身体。

他冷笑连连,归元佛陀怅然若失,好像是做了一件天大错事。

“我……佛祖,我犯杀戒了……”归元佛陀喃喃自语。

归元佛陀从修炼到现在,从先天到渡劫,一路平步青云, 顺风顺水,他更多时间在归元宗内修习佛法,授业传道,即使杀人,也是杀该杀之人。

但是今天,自己错杀了一个人,还是个女人。

不免他佛心受挫,根基出现一丝不稳。

他太 仁慈,所以才三番五次的放过叶枫,他有一颗佛心。

现在死了无辜的人,他心中懊恼悔恨无比。

可是无济于事。

忽然,一声阿弥陀佛,归元佛陀留下两滴眼泪。

两滴金色眼泪。

“叶枫,你走吧,今日我不杀你。”忽然归元佛陀叹息一声,抹去自己眼角泪水,朝叶枫缓缓道。

叶枫诧异,那些弟子,罗汉更为诧异。

“今日是我错杀一人,我归元佛陀对不起佛祖,对不起数百年修行,也对不起归元宗,但是今日之后,我归元宗定要全宗追杀你,记住,你只有一天逃生的机会,如果被我归元宗人在抓住,格杀勿论,无须带回归元宗。”

说完,归元佛陀转身飞去,来到长空身体旁边。

此时的长空,全身佛光和金光凝聚在一起,只是他的气息时有时无。

叶枫的灵魂金剑,直入人的灵魂,当时长空并没有防备,以为这金色小剑是灵器,却不料是灵魂形成的飞剑,直接插入他身体灵魂之内。

瞬间让长空进入一种假死状态,此时身体悬浮在半空。

归元佛陀一声叹息,双手一股佛气迸射而出,打在长空身上,很快,带着长空十大罗汉离开叶枫。

而在远处观战的归元宗僧侣,感动无比,当然他们感动的是归元佛陀。

这才是一颗宽厚佛心之人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归元佛陀因为错杀一人,便今日不做杀戮,放过叶枫一马。

这是大风范,是大仁义,是佛的体现。

所以众人才感到尊敬。

但是对于叶枫,他们冷眼相看,今日死的人不少了,都是跟叶枫有关。

既然宗主说,放过叶枫今日,那么明天开始,他们一定全力追杀叶枫。

这个人留不得。

一时间,归元宗的僧侣都跟着归元佛陀进入归元宗。

天地间,就好像只有叶枫和他身边人似的。

叶枫呆立在原地,有些恍惚,这归元佛陀的确是有一颗高贵的佛心。

因为错杀吴尚香, 今日给自己一线机会。

但是叶枫知道,这机会很渺茫。

可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争取,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自己还要修仙,还要长生不死。

还要寻求修道之极致。

活着,一定要活着出去。

“蛮狮,你带着我赶快离开这里,咱们朝术宗那边走,方向我会给你,快走!”

叶枫不耽搁一分一秒,把吴尚香身体放入须弥戒指,用灵气暂时包裹,到时候用寒冰给她冰封起来,一旦时机成熟,自己一定要施展那夺魂之术。

蛮狮点头,背着叶枫,其余八名洞虚后期的灵兽,并没有让他们进入须弥戒指,而是跟在自己身后。

明天,一定是万人追杀,万人地毯式搜寻自己,那才是最关键的时刻,自己必须要在明天到来之前,尽可能远离归元宗。

当然,一天的时间,自己根本无法离开归元宗范围,但是这一丝机会自己不能丢失。

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自己都要逃出去。

自己一定要找到那个黑衣人,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都是因为他今日的事情才变得这么棘手,这么的不可挽回。

逃,逃,逃。

从来没有这么对生的yuwang如此强烈,叶枫也从来没有这般狼狈过。

即使当年从青玉门那山崖之下,掉落的时候,他的求生yuwang也没有此时强烈。

跑,跑,跑。

蛮狮带着叶枫,施展自己最厉害的飞行之术,从黑夜到了白天。

清晨的时候,叶枫来到一座城池,这座城池依然是归元宗管辖范围。

自己若是想去最近的术宗,还需要过四十九个城池。

归元宗那座城池,距离此时的城池,已经有两个之多。

可想而知,归元宗疆域到底有多大。

当初半个月时间,才从剑宗那幽罗城来到这里,想要去往术宗,起码要一个月,连续不间断飞行。

时间,时间,时间!

很紧迫。

但是蛮狮不是无生命的动物,而是有生命的灵兽,他也会感觉疲惫,体内灵气也会枯竭,他要不断的休息。

在这座城池内,叶枫买好了一切装备, 灵石,果肉等等,准备再次飞行。

距离明天还有十四个时辰,自己一定要跑的更快。

这里,因为归元宗的命令还没下达,所以人们并不认识叶枫。

归元佛陀,真的很守信,叶枫佩服不已。

但是,叶枫却不知道,归元佛陀之所以如此做,不过是不想自己佛心受到震颤,受到伤害。

他毕竟修炼了那么多年,几百年苦修不能化为一旦,况且,他已经是渡劫中期修为,距离渡劫后期,距离天劫依然是不远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