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归元宗的探讨

归元佛陀聚集众位得道高僧,还有八十一座城池的城主,在佛塔之前商讨这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为什么整个归元宗八十一座城池,都陷入一片混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谁来说一下?”归元佛陀一身金色袈裟,盘坐在蒲团之上,双眼精芒闪烁,智慧无限。

这段时间他很不开心,很多事情一股脑袭来,自己每天要关心那八十一座城池传来的消息,一切都很混乱。

归元宗在自己统治之下,很久没发生过抢劫杀人事件,这段时间这种事情频频发生。

即使在归元宗本宗这座城池内,物价也是三番五次上升下降。

之前,归元佛陀出去一趟,准备买一碗青稞面吃吃,以前顶多是一枚下品灵石一碗忽然间涨到三十枚一碗,当时他就像,是不是这些人欺负自己?

什么时候归元宗管辖范围内的修士都这么目无法纪了?

可是他很快发现,别人都说给的钱都是三十枚,他好奇。

随后朝其他地方看了一遍,不觉得几个时辰过去,他肚子有些饥饿,想要再吃青稞面,却发现这店主要的钱居然下降到五枚灵石一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转眼 回来,那些本来很昂贵的东西降价这么多?

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

随后有八十一座城池的传讯玉符过来,讲述着他们城池内奇怪事情,反正是物价在不断的升降之中。

有很多人生活不下去,成了强盗和山贼,有的则是离开归元宗,跑到其他地方修炼去了。

这可是大事,长此以往,归元宗肯定要完蛋。

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人才能把地点变得繁荣兴盛,一旦没人,什么都白搭。

却说那一群人被归元佛陀询问之后,面面相觑,讨论一番,觉得由其中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僧叙说这件事。

这老僧自然也是城主之一,只见他面带忧虑之色。

“这件事情,是从半年前开始的, 当时我们接到宗主大人命令,追踪通缉那叶枫事情,但是叶枫一点信息都没有,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一样,但宗主说,他肯定还存在归元宗内,消失代表着他隐藏起来,因为按照常理,根本不肯能这么快消失不见,除非他真的可以进入地府。

追踪过程中,偶然发现,全城的税收比之前增加很多,我们当然高兴,买卖次数增多,这说明商业在慢慢繁荣,只是后来忽然之间,物价变动起来,很多人加入进去,毕竟物价的上升下降能够带来丰富利润。

规避危险,趋向利益,本身就是万民本性,在如此高额利润下,很多人加入进来,但是这些人的加入,再次让整个商业更加不稳定,物价更迭的更为厉害。

好在半年后,这些状况稍稍恢复一点,我们以为之前那场灾难,已经在慢慢退去,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半年过后,也就算前段时间,忽然的再次出现之前那种状况,只是这次来的更为猛烈。

当我们觉得这些东西价格会下降 时候,它继续上升,而且是倍增速度上升,当我们觉得还会上升时候,一直都在暴跌,其中很多人倾家荡产,全在一日之内发生。”

这老僧说着说着,竟然是留下眼泪,这一次他也损失不少,之前积攒的灵石全部消失不见,所以他很愤怒也很后悔更为焦急。

毕竟中间的利润差额是非常大,即使是得道高僧,他也没有经受住这利益引诱,从而一步进入地狱。

当然也体会到升入天堂的感觉,赚钱的快感不断冲击他的佛心,只是地狱来的更猛烈些。

这个老僧说完后,其他人都是附和一致,上百只眼睛看着归元佛陀。

让归元佛陀觉得,这些人就好像是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给他们出谋划策。

归元佛陀不是愚蠢之人,相反他能做到这个位置,当然有他过人之处和冷静处理事情的风度。

他首先是看了一眼长空,长空此时,也被这件事给吸引住了,他看上去比之前更为精瘦,不过那双眼睛依旧宛如鹰挚一般。

“宗主,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有人预谋已久的,我不相信这是一张无形的手,只是说他无形,是我们未曾看到罢了。”长空说出自己意见。

尽管他无法确定这事件幕后黑手是谁,但是他敏锐的嗅觉觉得这件事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在操纵。

归元佛陀点点头,长空的话,可谓是说道重点上去。

沉吟半晌后,归元佛陀忽然道:“这半年来,有什么大的商行崛起吗?大量灵石流动事情发生过没有?当然,这件事情不是说最近这场物价增跌事情。”

“有,最近有好几个商行都很活跃,而且也在增加分行,比如大北商行,燕山商行,还有太白商行,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这太白商行是半年前刚建立的,但是他的发展速度特别快,据我说知,太白商行在我周边三个城池内都有分行,当初这个批文还是我允许的。”

说道太白商行,这个城主眼神之中闪烁光芒,这个商行是个奇迹。

而且特别讲究信用,当初用一根木头从太白商行抬到城门口,答应给五百下品灵石,事后两个小男孩果然得到五百下品灵石。

“对呀,这个商行,我们那边也有。”

“半年前,刚刚建立,现在发展极为迅速。”

……

一时间,八十一座城池的城主,有很大部分的人都在讨论太白商行。

而归元佛陀却是眉头微蹙。

太白商行,半年前建立,这发展也太迅速了,要么对方有高超的商业智慧,要么他们是一个谋取暴力的团伙。

反正很可怕。

当然也不能排除其他商行的成分。

“你们速速给我调查这几个商行状况,我个人觉得,这些商行是起到决定性作用,还有,你们城池内灵石流动倍增的阶段,也跟我详细说一下。”

归元佛陀觉得,通过对灵石流动倍增的迹象去归纳,是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因为这件事情爆发的范围太广,危害也是在太大,不会是毫无迹象就发生,前面一定有一定铺垫。

只是这些铺垫手脚,做的很是隐秘,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他修习佛法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了看重点习惯,喜欢通过表面,直达事物本质。

凭借敏锐意识还有佛心支撑,加上看过那么多经书,体会百般人生,他已经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智者。

所以一针见血的提出意见。

“宗主,长空有一事禀告,那叶枫……”

长空的心思大都是在叶枫身上,半年前那场战斗让他昏迷好久,如果不是掌门师兄有大佛法收拢住自己灵魂,恐怕已经被叶枫的灵魂金剑斩杀魂飞魄散。

可即使被归元佛陀救过来,灵魂却受伤厉害,修为直接降低到洞虚初期。

这让他很无奈,自己明明是渡劫期修士,跟叶枫打一次后变成这样,百年苦修化为乌有,他对叶枫死恨之入骨,百般要杀叶枫。

归元佛陀叹息一声,“叶枫之事,你们尽快处理,抽出点时间去办。”

“宗主,这叶枫之事,距离此时已经半年之久,他应该早已离开我归元宗,再去寻找,岂不是浪费时间,人力物力财力?当下之事,还是要稳定宗门内部安定为上策。”、

有些城池觉得长空所说的话,并不怎么好,于是连忙建议。

归元佛陀当然也明白这些人的话,只不过长空心头对叶枫一直怀恨在心,所以他挥挥手,让他们去办就行。

算是满足长空一个心愿。

在这群人离开后,归元佛陀道:“师弟,你的佛心现在极为不稳,这样下去,有天你定要沦入魔道。”、

“师兄放心,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长空一定会自己圆寂,用不得师兄动手,不过长空还是请求师兄能够抓捕叶枫,此人抓不住,我心不静,气不顺。”长空提到叶枫,便是咬牙切齿,深仇大恨,竟然如此之浓郁,归元佛陀也是未曾想到。

他倒是有些后悔,当初不该给叶枫那逃生机会。

“还有,此事是师兄你引出来的,如果当初你不放那身受重伤的叶枫离去,今日之事很肯能不会发生。”长空随后眉头一挑很不舒服道。

“师弟……”归元佛陀欲言又止。

……

几千里之外,叶枫进入了新的城池后,跟着蛮狮,试行新的计划。

同时他在不断吸收恐惧元气。

在每一座城池的上空,都有一层绿色气团笼罩,这气团之下,不断有绿色气息朝上空凝聚。

叶枫则是选择一座高山之上,靠近这团气息,不断吸收进入自己体内。

当然,这种气团,唯有自己才能看到和吸收。

此时,叶枫正在突破最后一个经脉,阴蹻穴,只要这个突破,那么自己吸收的恐惧情绪就会产生质变,修成第四个情绪领域。

时间过了很久,白天到达黑夜,叶枫脑袋上滴下汗水,脸色也一次次潮红。

子夜时分,叶枫身体一阵震颤,接着他长长呼出一口气,面色带有喜悦之色。

俱之领域已经达成。

四大领域重合在一起,威力无边。

当然,叶枫此时还不知道这种威力有多么厉害,他觉得自己应该找蛮狮试验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