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自不量力

三个月后,秋天。

秋天的季节,枫叶一片,整个城池在一片肃杀之中。

从远处看去,偌大城池全然是一片血色。

只是人来人往,脸上还带着无限的恐惧,让人看起来有些哀伤。

三个月时间,整个归元宗已经变成了一片荒芜,大多数城池里面的人都已经走了不少,有些离开城池,朝其他城池而去。

有些则是离开归元宗,他们要去前往其他宗派。

而叶枫,也在前一天夜里,把修为突破到了洞虚初期。

重新回到洞虚境界,叶枫感觉前所未有的自信,尽管只是洞虚初期,但三个月来,不断与蛮狮对战厮杀,让他的实战技能提升的极为快速。

“主人,咱们今天要离开,只要再过一个城池,咱们就可以到术宗地界了,除了找那宁采臣,还要其他事情吗?前段时间,我可是听阿兰说,主人让她去术宗那边探查万年冰棺的消息。”这一日,蛮狮正在吩咐其他人帮忙整理东西,把一些能带走的全部打理好,放入乾坤袋内,自己则是来到后院跟叶枫在一起。

远处,小破鞋和小烂柯两个人,正在跟小黄玩耍呢。

小黄这猴子,似乎很喜欢这两个孩子,所以对两个人很感兴趣。

“恩,找人是一个原因,那冰棺是另外一个原因,差不多一年时间,吴尚香的尸体已经达到我所能保存时间的极限了,所以我要尽快找到那万年冰棺,把吴尚香放在里面。”尽管事情过去了一年,可叶枫想起当初在归元宗那件事,眼睛不知不觉就开始通红起来。

那一日,那一夜,大雪纷飞,吴尚香为自己抵挡归元佛陀致命一掌,从而让她香消玉殒。

所以自己绝对不能让吴尚香消失在这天地间,即便是要逆天,即便是要跟所有人作对,他都要复活吴尚香。

复活的第一要务,就是保存吴尚香的尸体和灵魂不灭,而那万年冰棺则是最好保存的灵物。

只是目前对于吴尚香身体的保护,叶枫想尽一切办法, 封住她的身体不腐化,保持原状,每天用灵气灌溉,但是这身体毕竟灵魂不在,没有绝对强大的冰封之力是无法保存的。

所以那个万年冰棺,自己一定要得到。

“恩,原来是这样,不过主人你放心,到时候,有什么吩咐,属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一定要为少夫人夺得那万年冰棺,管他什么术宗不术宗。”蛮狮极为忠诚朝叶枫道,拍着自己胸脯。

大汉的话,听起来是让人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叶枫满意的点点头,朝蛮狮的肩膀拍了拍。

但是他的眼神中却是有一丝担忧,说实话,心里并不像表面这般开心,因为那术宗毕竟是天下五宗之一,实力强大无比。

不过说起术宗,倒是让叶枫想起一个人来。

所以这一次,去那边,先找找他。

至于叶枫要找什么人,也只能是他自己知道。

外人是不足道也!

“走,行李已经准备妥当的话,该散去的人,就散去,留下咱们自己的精英,依旧是商队行装,朝最后一个城池出发,元凤城,过了这个城池,可就天高任鸟飞了,这段时间,归元宗也算是尝到了我的报复,只是我想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对了,之前让你查询的那个黑夜人消息可有什么线索?”叶枫忘不掉自己之所以在归元宗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非就是那个神秘人在作祟。

那个人是渡劫初期修为,自己结仇的人,只有那江别鹤,长空,归元佛陀,另外认识的朋友,则是天残地缺前辈,其余渡劫期自己可是一个都不认识。

当然,其他的人自己也没有跟他们有矛盾,因此叶枫把神秘人的范围定在这些人身上。

蛮狮回答道:“主人,这个神秘人信息不好寻找,当初在归元宗那边,归元佛陀也不过是认为他是与主人同伙,气息没有多少,实在诡异的很,除此之外,主人让我调查的这些人中,天残地缺前辈,仍然在天香谷那边,而长空因为主人之前攻击,变成了洞虚初期,归元佛陀还是那样子,至于那个江别鹤,找不到任何踪影。”

“还有一点,主人,会不会是那凌霄派派来的杀手?专门栽赃嫁祸与你的?”蛮狮问道。

“这个是一个可能,但是江别鹤和其他人也不能排除,这件事情透着诡异,再说那凌霄派可是对我恨之入骨,宇峰如果知道我在归元宗,想必是会派人过来杀我的,而杀我最好的方法则是栽赃嫁祸,这事情你继续帮我盯着,不过我相信,如果那人见我没死,肯定还会出现,咱们需要守株待兔就好。”

叶枫逐一分析,的确是很有道理,只不过不知道守株待兔要待到什么时候。

夜,火光笼罩。

太白商行外面,上百身穿战甲的战士,手执飞剑,神情肃穆看着太白商行里面正要走出来的人。

这群身穿战甲的人,修为都在元婴后期,领头的是穿着盔甲,脸上浮现一个红色疤痕,宛如一条蛇蜿蜒在面部之上的光头和尚。

这和尚双眼泛红,眼神眯缝着,宛如一直毒蛇一样。

他眼神里闪烁的是狠辣光芒,修为在洞虚中期。

他正是这城内城主。

“太白商行的人,今日全部不能走,全城封锁,要进行调查。”红疤和尚语气很阴冷。

虽然是秋天,可是他的语气瞬间让温度变成了冬天才有的寒冷。

在他身后,一群虎狼之士,都是光头,他们背后都背着弓囊和弓箭,手里拿着飞剑,全副武装,当然也有不少人,使用禅杖。

他们是和尚,使用禅杖并不奇怪。

叶枫带着蛮狮等人,本来准备要离开这里,商行内该处理的东西都处理好,该打发的仆人也都打发走了,在这里剩下的几十人,都是忠心耿耿之人。

其中九个人,乃是洞虚灵兽。

叶枫见这和尚出现在自己面前,眉头一挑。

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

但是他仍然保持笑容。

穿着一身白色衣衫,背后背着剑匣,只是脑袋上带着白色兜里。

叶枫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宛如世家公子一般,微微一笑朝那和尚道:“还不知这位禅师为何带人来阻挡我们太白商行前行之路?”

无论如何,首先要弄明白这些人是为什么要来抓自己这一行人。

“哼,太白商行,我们怀疑你们就是扰乱我归元宗物价秩序的罪人,经过几番调查,你们嫌疑最大, 因为,今日我们要捉拿你们带回去审查。所以你们还是快快束手就擒,免得我对你们不客气。”

红疤光头和尚,嘴角裂开,牙齿泛黄,宛如沙漠里一直饥饿无比恶狼,看着叶枫等人,这群人就是小绵羊。

最强大的也不过是洞虚初期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白衣修士而已。

蛮狮等人按照叶枫吩咐,不过是变成普通人而已,他们修为这红疤和尚自然是看不出来。

叶枫却是没有规避自己修为,反而是很敞亮的让对方知道。

“捉拿我们回去?大人,你不会是开玩笑吧,我们太白商行, 虽然建立时间不长,可为了归元宗,我们是做出了很大贡献,每次交易税收,可给你们不少。”叶枫淡淡一笑,侃侃而谈。

“哼,你们是给了不少,不过你们也赚了不少,快点,别废话,这是上面的命令,别逼我下令逮捕你们,到时候死伤人的话,我可不负责。”

这红疤和尚,虽然是僧人,可行为动作说话语气,就跟一个悍匪一样,哪里像是一个僧人样子?

叶枫当然不会让这群人把一干人抓回去审问,既然对方敢朝自己太白商行动手,那他们肯定一紧找到相关证据。

不过未免找到的时间太晚了点吧。

现在自己只需要在跨越最后一个城池,那么归元宗就休想再捉拿自己。

“大人,看来今晚,我太白商行是必须要听你的了?”叶枫折扇朝里一打,收了起来,眉头微蹙看着红疤和尚。

“你不听我的,难道我还听你的?”红疤和尚哈哈大笑,笑,是哂笑。

“那如果我不从呢 ?”叶枫淡然看着红疤和尚。

“哼,冥顽不灵,来人,给我强行带走。”

没想到叶枫跟自己玩西江月,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在耍弄自己,这红疤和尚立刻恼羞成怒,双手一挥,身后上百兵士,张弓搭箭,一轮飞箭,化为一只只凶猛野兽,朝这边杀来。

这些飞箭化成的巨兽,有狮子,有豹子,老虎……

百兽嘶吼,飞箭之上凝练何物,全部由主人心中所想所思幻化出来,一箭射出,威力无穷。

只要中箭,元婴后期修士必死无疑。

来之前,红疤和尚已经把太白商行实力摸透了,所以才敢私自闯来。

本来他要等待八十一座城主一起过来,围杀太白商行,不过因为贪图功劳,再者,这是自己的城池,自己理当拿下太白商行。

再说叶枫看对方一言不合,就下令杀人,他身体立刻朝旁边退开,朝房梁飞去。

当然不是为了躲避飞箭,让别人承受伤害,是为了给蛮狮等人机会。

再者,他也不会跟着红疤和尚动手,因为蛮狮等人在身边。

红疤和尚见叶枫要逃,嘴角一丝哂笑迸射而出,他手中权杖直接射出。

这权杖顿时化为一条蛟龙,金色佛光着凉半个夜空,那权杖之上蛟龙身影嘶吼一声,要吞掉叶枫。

却是被一张手掌,一把握住。

“恩?”红疤和尚眉头一皱,居然有人把自己权杖捏在手里?

可是接着他大惊失色。

对方居然双手爆射两团灵气,放在自己权杖之上,猛然一掰,自己的权杖瞬间变的弯曲起来。

这人要掰断自己灵器,红疤和尚手中佛光闪耀,舞动手决要去操纵权杖。

然而, 蛮狮根本不给他机会,嘴角露出一丝哂笑,全身修为释放出来,咔嚓一声,那权杖变成两半。

当啷一声,化为两半的权杖被蛮狮扔在地上,金石交击的声音清脆无比。

噗。

权杖可是红疤和尚本命法宝,被蛮狮这么一胡闹,直接突出一口血,精气泄露大半,他跟那权杖可是性命相交,融为一体,权杖受损,他受到的伤害自然不小。

再说下方,那上百士兵,飞射飞箭,百兽奔腾,张牙舞爪,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掉叶枫太白商行一干人等。

这个时候,阿兰一个人走出太白商行的大门,双手出现一团红色光芒。

这光芒在她手中,朝前方一甩,这红芒就变成一道电网。

红色的电网,。噼里啪啦,密集无比,上面灵气动荡不堪。

接着,那上百飞箭化成的猛兽,全部被收拢在电网之内。

想要挣扎,却挣扎不开,想要逃跑,却逃跑不了。

随后,阿兰张开的手指猛然攥紧,那电网瞬间揉成一团,包裹住了那些飞箭猛兽。

噗嗤,噗嗤……

上百道噗嗤声音不绝于耳,飞箭全部化为灰烬。

可是把飞箭毁灭的电网,却并没有消失。

阿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笑起来是那么好看,因为本体是狐狸,具有无尽媚意,一笑百媚生。

身边的人,都不自觉的被阿兰给迷惑住。

阿兰直接张开嘴巴,从嘴巴里面突出一口红色气流。

那红色气流嗖的一下,进入电网之内。

红色电网啪嗒一声,宛如烟火绽放,化为一道道迷雾,朝那群士兵而去。

这些士兵被红色迷雾包裹后,手中动作全部都停下,他们面上露出痴迷神色。

“倒!”阿兰轻轻娇柔一笑,随后捂着诱人红唇。

那上百士兵很听话的全部倒在地上,闭上双眼,甚至还打起呼噜来。

这群人倒下的时候,天上那个红疤和尚,也被蛮狮一拳从半空中击打下来。

他沉重的身躯,砸在青石板上,青石板地面出现一道深坑,地面龟裂开来,密密麻麻。

“哼,一个洞虚中期的秃驴,还敢挡路,真是不知所谓。”蛮狮从地上拿起那被自己掰成两半的权杖,手臂一抬,断裂的权杖扔进那坑洞里面。

这权杖可是有好几十斤重,被扔进坑洞后,那红疤和尚立刻传来一阵哀嚎。

权杖正好砸在他的脑袋上,让他立刻昏死过去。

“主人,咱们可以走了。这群秃驴可真不经打。”蛮狮微微一笑。

还什么城主,城主也就这实力,这归元宗的城主可真是垃圾无比。

叶枫重新挥动折扇,从房梁上下来,随后一群人迅速离开城池。

赶往最后一个城池,凤雏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