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故人,故人

宇文家族坐落在正一城城东之地,占地约莫千余亩,周围住户全部都是宇文家族有血缘关系嫡系或者旁系的子孙后代。

他们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庞大实力,与远在西方的西门家族遥遥相对。

几百年间,两家之间纷争不断,都是为了那符咒贸易权。

得到了贸易权,便是相当于加强家族实力,不仅可以带来大量经济实力,也可以让家族子弟进入术宗学习磅礴精粹的符咒之术,在术宗里面建立属于宇文家族的关系。

百余年来,两大家族各自都得到了贸易权,因此他们对着贸易权带来的丰富好处,是深有体会,于是在每次争夺赛中,他们都拼尽全力,想要去分一杯羹。

谁不想胜利,谁不想让家族更厉害一点?

于是乎,这一次前去山下猎杀鬼魂,锄强扶弱,他们是倾尽全力。

在宇文家族正院,熙熙攘攘之间灯火辉煌,宣示着宇文家族的鼎盛。

但是叶枫来到这里,却是为他们忧虑。

他也没有耽搁时间,今夜来此就是要找罗锋和宇文靖仇的。

根据阿兰给的资料,上面把宇文家族的房屋宫殿,那地方属于议事堂,那地方属于祖师堂,那地方属于普通杂居,都标的清清楚楚。

叶枫隐藏著全身修为,刀气全部进入刀魄之内,所以来这里只要不被人看到,那就是来去自如。

朗星朗月,在房梁上穿梭,很快叶枫来到一处修建安静文雅的房舍里,直接从房梁上飞下来。

这地方,种的树木不少,有什么傲然挺立的松柏,也有春夏开放茂盛的柳树,更有在时节成熟长满树梢的杏树。

假山池塘也有不少,这里进来会给人一种凉爽感觉,尤其是朗星朗月这般天气,再次赏景肯定十分舒爽。

但是叶枫却见这院子里其他地方灯火熄灭,唯有主屋房内灯火依旧,红木大门敞开,不远处一八角亭上坐着两个人对弈。

一个是中年面貌,一个是少年面貌,两人在月下对弈,当真是俊朗无比。

随后那少年下完一颗棋子之后,背后飞剑铿锵飞出,灵气悬浮,他身体从八角亭中飞出去,在地上左右舞剑,慢慢的剑气纵横交错,竟然有淡淡龙吟之声发出,甚至在那剑身之上,还有一条小龙散发金光不停游走。

这少年郎,随即手中出现一张符咒,红色符咒直接射到那八角亭里中年男子身上,那男子双手一伸,轻易准确借助火红色符咒,身体骤然消失不见,却是空气一晃,他出现在少年郎面前。

“靖仇,来,让我看看你的游龙剑到底如何了。”

说完他手中一道灵气打出,直接射到火红色符咒之上。

那火红色符咒顷刻间被焚烧起来,化为虚无,接着出现一只火红色凤凰。

约莫十多米长宽,占据庭院空旷之地四分之一有余。

这火红色凤凰一出现时,周围空气便在很快之间提升好几度,温热无比。

凤凰蒲扇翅膀,两道火焰化为飓风朝宇文靖仇而去。

叶枫在远处静静观看,他修为高深,隐藏起来,这俩个人自然无法发现。

且看那火焰化为飓风,狂暴无比,朝宇文靖仇飞去之时,地面飞沙走石。

宇文靖仇不慌不忙,手中飞剑狂舞,瞬间依然是十几道剑气从剑身上迸射而出。

这十几道剑气迸射出来后,婉转交织在一起,接着化为一条白色苍龙。

这苍龙约莫十多米,跟那凤凰竟是不相上下。

宇文靖仇猛然剑身一甩,飞剑落入前方,金光大作。

随即双手不断舞动,剑诀发出,剑气纵横无比,身体跳入那苍龙之中。

铿锵一声,他人出现在苍龙脑袋之上,手执金色游龙剑,剑气如同天上太阳一般耀眼无比。

化为一道流行于那蒲扇而来的凤凰撞击在一起。

一时间,风云变幻,气流涌动,周围的山石瞬间被这狂暴气流给冲的粉碎。

好在罗锋手中早已经发出灵气把周围封锁起来,外面是听不到这里面发出巨大响动。

一阵火色和金色交融,两方势力僵持约莫十息时间,那凤凰忽然哀鸣一声,化为虚无,而苍龙也在同一时间消失不见。

一道蹁跹身影从半空落下,手中游龙剑直接插入地面,地面青石铿锵一声,游龙剑依然是入地三分。

在这游龙剑上,有一金色游龙,缓缓游动,因为刚才宇文靖仇催动,这小金色游龙变大数倍,比剑身还要大。

“罗叔叔,这游龙剑不愧是上品灵器,端的是厉害无比,刚才那只火之凤凰符咒,也算是元婴后期的实力吧,我用着游龙剑加上游龙剑法,对付它称得上绰绰有余。”宇文靖仇貌似很高兴。

“恩,这些天你进步不错,有你这个年纪,能达到这个地步,算是人中龙凤了,如果主母在世,看到肯定非常高兴。”说道注目,这罗锋脸色忽然一黯,尽管很多年过去,但是他仍然不会忘记当日主母离开的时候,那面容上的遗憾。

因此他要把这份遗憾全部弥补给宇文靖仇。

“罗叔,你放心,我一定好好修炼,到时候一定会帮我娘报仇,夺回司徒家的权利,也会去找寻我的父亲。”宇文靖仇见罗锋面色一黯,知道他又是想起以前母亲交代给他的事情,连忙关切说道。

罗锋见世子如此懂事,不免心中欣慰无比,他伸出手掌抚摸宇文靖仇的脑袋。

“除非你是洞虚期修为,否则,我绝不会让你轻易出去,在这里,你外祖父庇佑下,你才能安心修炼,所以不能冲动。”罗锋想的远远要比宇文靖仇想的要多的很,他是大人,不能随便冲动。

“对了,罗叔,你说我那义父义母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这都好多年了,靖仇小时候只是记得他们模糊面容,这个玉牌还是当年义母给我的呢。”忽然司徒靖仇好像想到什么,把自己脖子上的玉佩拿出来在手中把玩。

“应该安然无恙吧。”罗锋眼神中闪现一丝担忧。

因为在前段时间,他听到有些消息说是在追杀一个叫叶枫的人。

剑宗,凌霄派,归元宗,这些人都在追杀这个人,而这个人身上有一只猴子。

所以那个被追杀叫做叶枫的很,很可能是许多年前自己在天香谷认识的那个叶枫,靖仇孩子的义父。

看到罗锋眼中一丝忧虑,叶枫在远处很是感动。

不过从宇文靖仇话语中,他却是有些愧疚,自己跟玉玲珑虽然是宇文靖仇的义父义母,可这么多年,并没有尽到自己应该进的责任,所以心中有些低落愧疚。

随后叶枫走出来道:“叶枫自然是无事,大家都相安无事。”

这个时候叶枫的猛然出现,顿时让宇文靖**罗锋大吃一惊, 因为他们没有察觉叶枫的气息,这说明来的人,修为一定高于自己两人,惊讶是在所难免。

“你是谁?”罗锋眼神微缩,宛如深夜之中一条毒蛇一样,看着叶枫。

同时宇文靖仇是从地上拔起游龙剑指着叶枫。

叶枫看到如此紧张的气氛,微微一笑,自己带着斗笠,他们认不得也没关系。

随即叶枫把自己斗笠摘下,面容在月光下显现出来,却是狰狞无比。

这让罗锋和宇文靖仇看到,十分惊讶,而且心中剧震,这人面容被毁,看起来让人心中胆寒,十分丑陋。

“罗锋,还记得天香谷的事情吗,小靖仇,你身上的那块玉佩,可是我跟夫人一起给你戴上的呢。”叶枫把斗笠收入戒指内,朝两人微微一笑。

罗锋听叶枫这么一说,神色先是一愣,但随即仔细打量叶枫面容。

他把叶枫的面容疤痕去掉,用一种灵气遮挡,看到一张原来面容,不是叶枫还是谁。

自己刚才还提到叶枫,没想到他居然来到这里,实在是稀奇古怪。

叶枫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他的脸为什么变成这样?

罗锋心中万千疑问,想一下子让叶枫说出来,但是这也不可能,他随即让叶枫进入八角亭内。

两人虽然当日在天香谷相聚时间不怎么长,但对于叶枫的救命之恩,罗锋是不会忘记的,所以记忆深刻,叶枫这些年容貌变化少许,却还是逃不过他的双眼。

宇文靖仇站在一边,激动无比,一双眼睛盯着叶枫看来看去,记忆中那模糊的面容逐渐清晰起来。

可是看到叶枫如此狰狞的面孔,宇文靖仇却是心中一酸,义父这些年肯定过的不好,肯定受了不少苦。

他忽然眼神一寒,“义父,你告诉靖仇,我一定为你报仇,谁把你的面容毁成这样,我要他百倍偿之!”

宇文靖仇说完,身上露出一丝戾气。

叶枫却是感觉到宇文靖仇身上戾气颇为严重,但还是心中高兴的很。

他看着宇文靖仇一副愤恨的样子,随后干笑一声,接着哈哈大笑。

他拍着宇文靖仇的肩膀,“这个可是义父我自己毁的。”

宇文靖仇一时语塞,义父毁容居然是他自己造成的?

看着宇文靖仇一脸惊讶,以及身边罗锋同样惊讶看着自己,叶枫笑着让两人听自己缓缓道来。

约莫半柱香时间后,当叶枫把自己所经历的事情讲完,罗锋唏嘘感慨不已。

不过随后开口问询,“按照你这般来说,那黑衣人定然是那什么江别鹤,前段时间我听说剑宗和归元宗都在追杀你,以为你是惹了什么大麻烦,没想到这其中居然如此波折,不过叶枫你不要担心,这事情咱们占着理,怕他干什么,那宇峰弟弟宇玄定然是邪魔外道,他做哥哥的不做个榜样,居然想要报仇,根本不配当一派之主,真是没想到那剑宗为何允许这样的人下达追击令,还有那江别鹤,你杀他妻子也是正确的,这些人为非作歹,名地里都杀了那么多人,暗地里肯定也谋害不少人,这样的人是一个是我们蓬莱仙岛的福气。

至于那归元宗,一群老秃驴仗着自己读的经书多,以为可以坎破世间一切,却不知道被自己蒙住双眼,也是可悲。一旦把那个江别鹤捉住,一切就水落石出,到时候公之于众,你就可以洗脱那归元宗罪名,至于那凌霄派仇怨倒是有些不好解决,不过你不是说你的青玉门是他们所管辖的嘛,按道理,你可以去找剑宗宗主帮忙。”

罗锋的话总体来说还是很中肯的, 尽管有些地方语言偏激,但是叶枫知道他是为自己着想,“恩,这件事情呢,只有慢慢来处理了,我这次来呢, 是想看看靖仇,顺便给你们带来一个消息。”

叶枫解答了两人疑问之后,便说明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哦,什么消息?”罗锋很是感兴趣,叶枫能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是给自己送什么消息来得?

叶枫如果知道罗锋心中所想,定然会淡然一笑,觉得有些惭愧,因为 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这个。

宇文靖仇在一边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叶枫面容,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想着的是,自己一定要把义父的模样可在脑袋里面。

亲生父亲消失不见,母亲去世,在这世界上,除了罗叔,外公最亲切外,就是自己的义父义母对自己最好了。

尽管当时自己小,可是那双晶亮眼睛却是能看懂世间真情,再说,修真界的孩子可都是上天宠儿,聪明着呢。

随即叶枫把自己在正一城门外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这个时候罗锋脸色猛然一变。

“叶枫,这件事情可非同小可,宇文家族这一次的确是要争夺那符咒贸易权,也派遣家族精英子弟下山去除魔卫道,斩除妖邪鬼魂,可是却绝对不会跟术宗作对,这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 一个家族再怎么狂妄,再怎么厉害,利欲熏心,也不会公然与一个宗派对抗啊!”

罗锋的话很正确,但是那王离可不会这么想,也不愿意这么想,毕竟他的师妹,两个师妹是在山下被人杀的。

而且那个主事人,真的是宇文家族的。

“对了,那被杀的黑衣人,身上有个火焰印记,这到底是不是宇文家族的?”叶枫还想再确认一下。

“是,宇文家族,只有血缘关系的人,才能够诞生火焰印记,但是身为宇文家主的人,绝对不会做出如此事情啊!”罗锋还是十分不解,面色阴沉,似乎感觉到有一股阴谋正在侵蚀着宇文家族。

ps.今日edg获得夏季赛冠军,很激动,一大章奉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