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云涌

沧海之上,蓬莱船主厉厌天很高兴,他接到自己安插在秦泽海身边的钉子回报说,许淑云确实是死了。秦泽海狂怒之下,才会大举进攻南越,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誓要慕振荣将慕雪瑟交出来,血债血偿。

厉厌天也接到了秦泽海强攻江宁不下,请求援助的书信。

“船主,这是大好机会啊。”厉厌天的手下对他说道,“此战之后,秦泽海和南越守军必定元气大的伤,正是我们吞并五峰船队的好时机!”

厉厌天站在巨大福船的船头,用他仅剩的一只完好的独眼望着无际的沧海,皱着眉头沉思着,按照他们原先的预想,是杀了秦泽海,他再吞并五峰船队一举坐大。

可是现在秦泽海没死,许淑云倒是死,但是现在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只是,不该是在这个时候,九江王还未准备好起事,而且最近似乎对他生疏不少,好像对他有所怀疑。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出手呢?

“再探,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厉厌天沉声下令,下定了决心。

原先的计划已经不可行了,那么他的确不该放弃这么一次可以吞并五峰船队,杀掉秦泽海的机会。

一连七天,慕雪瑟都被禁足在流觞阁,谁都见不到,但是有关江宁等几个重镇战事的消息还是不断通过她房间里的那条密道传递进来。

第一天传回来的消息说,秦泽海久攻江宁不下,转战宁海,宁海告急,慕振荣亲自坐镇督战。

第二天传回来的消息说,秦泽海虚张声势,假意转战宁海,趁慕振荣调兵之后,又调头强攻江宁,慕天华率江宁剩余守军死守。

第三天传回来的消息说,秦泽海派人围死江宁,江宁水粮皆断,支持不了四天,而蓬莱船主厉厌天出手支援秦泽海,在宁海拖住了慕振荣,让慕振荣无暇援救江宁。

………………

…………

……

第七天传回来的消息说,江宁城里水粮断绝,慕天华孤注一掷,率军出城与秦泽海对战,厉厌天突然撤退,慕振荣率大军自宁海回援江宁,与慕天华里应外合,与秦泽海倭寇大军决战于白鹭滩。

最后这一条消息传来的时候,慕雪瑟正坐在蓝花楹树下与自己对弈,听丹青说完消息后,她在棋盘上落下一粒白子,原本与黑子相持不下的白子突然因这一子扭转形势,将黑子逼得节节败退。

有风吹过,蓝花楹树落花纷纷。

“南越的风,这几天都没有停过。怕是那海上已是一片波淘汹涌吧。”慕雪瑟放下手上的棋子,伸手去接落花,她似叹息,又似感慨般道,“这南越战局,总算有一个了结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蓬莱船队灯火全熄,埋伏在离江宁不远的海域上。

厉厌天一身褐色劲装在船头负手而立,他左眼的黑色眼罩与额前垂落的黑发一同隐没在阴影里,海风吹得他一身劲装呼呼作响。

他在等待,在等一个他等了很久的机会。

他伸手摸了摸左眼的眼罩,当年他与秦泽海争夺五峰船主之位失利,被秦泽海一刀弄瞎了左眼,这个仇,无论这些年来,五峰船队和蓬莱船队怎么合作,他都始终没有忘记。

远远的,一艘没有掌灯的小船在黑夜的掩饰下向着蓬莱船队划来,一直划到厉厌天所在的主船前才停下来,厉厌天看见小船上的一点火光亮了又灭,持续四下,才让人将缆绳抛下去。

被拉上来的小船上走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人上前道,“船主,我看清楚了,朝廷守军和秦泽海的人都两败俱伤,如今还有战力的双方加起来不足五百人。这是个大好机会啊。”

厉厌天沉默片刻,觜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高声大喝,“掌灯!起帆!突袭江宁,杀了秦泽海,独霸沧海!”

“掌灯!起帆!”

“掌灯!起帆!”

“…………”

命令一声一声传递开来,十数艘大船上都亮起灯火,照得海面波光粼粼。十数艘大船一起扬帆起航向着江宁城的白鹭滩前进。

十数艘战船驶到浅海,又各自放下载满倭寇的小船向着海滩上进发。远远的,厉厌天果然看见白鹭滩上尸横遍野,慕天华和秦泽海一个拿着剑,一个拿着刀正奋力对战,海滩上仅剩的残兵余勇也正打成一团。

厉厌天举着长刀当先冲上浅滩,高喝道,“泽海兄,我来助你!”

慕天华一看见厉厌天带来的大批倭寇顿时脸色一变,大骂道,“卑鄙!”

“哈哈,多谢厉兄!”秦泽海却是大笑一声,“等我杀了慕家父子,再杀了慕雪瑟那个小贱人,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厉厌天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他带来的倭寇立刻冲上前跟剩于的朝廷将士战成一团,他则是挥舞着长刀冲向正战在一处的慕天华和秦泽海。

秦泽海大笑起来,他等了那么久,厉厌天终于来了。

厉厌天冲到近前,高举长刀,作势就要向着慕天华劈下,谁知中途刀锋一转,居然劈向背对着他的秦泽海!

可就在这时,厉厌天忽然看见慕天华唇边露出一抹笑意,厉厌天忽然警觉,怎么会没看见慕振荣?

只见慕天华那柄刺向秦泽海的剑,剑尖一拐,竟是绕过秦泽海,直直向着厉厌天刺来,而秦泽海也在厉厌天的长刀劈到之前,猛一闪身,滑了出去,反手一刀,削向厉厌天的胸膛。

厉厌天身子急退,躲过了慕天华的剑,却也还是没有躲过秦泽海的刀,当胸被划出不深不浅的一道刀伤。

“你们——”厉厌天捂着胸口惊怒交集。

“兵不厌诈。”慕天华笑起来,就在这时,地上躺着的所有“尸体”突然全都站了起来,无论是五峰船队的倭寇还是朝廷的官兵全都一起扑向厉厌天的人,将他们杀了个措手不及。

同时,从阴暗处,也涌出无数朝廷兵将,将他们重重包围。

厉厌天远远看见江宁城的城楼上亮起了无数火把,火光中,有一人身穿铠甲站在城楼上,犹如柱石一般屹立,手持令旗,正挥舞着指挥作战。虽然看不清面目,可厉厌天心中立刻就浮起一个名字——慕振荣!

“我跟你们拼了!”厉厌天狠狠咬牙,眼中狠戾之色一闪而过,手中长刀舞出霍霍风声,迎向慕天华和秦泽海。

正是激战之时,有一人突然高喊,“船主,我们的船!”

厉厌天心中一紧,不顾联手向他攻击的慕天华和秦泽海,猛回过头向海面上看去,只见他那十数艘大船,突然有好几艘开始下沉。

“你们做了什么!”厉厌天愤怒地一刀劈向秦泽海,他心中深恨,难怪这一场激战会拖延至夜晚,原来就是因为怕这些装死的人在白天易被看穿。而他因为可以杀掉秦泽海,独霸海上的喜悦,居然没有查明,就这么中计了!

“没什么,只是派了我的人潜伏在你的船底,将船凿沉罢了。”秦泽海大笑着挡开厉厌天的刀势,“厉厌天,你我恩怨,是该做个了结的时候了!”

长久以来,他们相互憎恨,又相互合作,谁也对付不了谁,如今,终于可以做个了断!

【作者题外话】:我是手速不佳的作者君。。。。。亲们,对于我码字速度这么慢,真的很抱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