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进宫谢恩(二)

加之还有姜华公主生前的嘱托在,最终她只能定定地看着慕雪瑟,叹气声,“你起来吧,你母亲是个极仁善的人,希望你总能念着她的好。”

慕雪瑟却没有起来,相反,她再次对着太后行了一个大礼拜下,语带哽咽,“母亲养育臣女的大恩,生生世世臣女都不敢忘,可惜此生已无法向她尽孝,所以请太后娘娘代母亲受臣女大礼。”

姜华公主的确是一个善心仁德的好人,否则又怎么会尽心将不是自己亲生的慕雪瑟当做亲女一般,疼爱长大,所以前世的慕雪瑟才会如此天真单纯,对人毫不设防,因为所有的一切,姜华公主都替她打理好了。她不用自己去争,去抢,所以她从来也不在这些上面用心思。

太后看着拜伏在地上慕雪瑟,久久沉默无语,最终长叹一声,“你去吧,哀家也没有其它话嘱咐你了,你回去告诉华儿,让他有空多来看看哀家。”

“是。”慕雪瑟应道,太后对于慕天华这个外孙是真心疼爱,前世慕天华因为擅离职守而惹怒天颜,除了慕振荣的面子外,也全因太后全心护着,才没有被重罚。

相比起对自己的冷漠不耐,慕天华在太后这里的待遇好的那不是一点半点,显然她之前想得不错,太后定是知道她非姜华公主亲生了。

慕雪瑟边想着,边站了起来,倒退至上德殿外,才由来时的那位青衣宫女领着离开了。

“太后,您又何必呢?”英女官等慕雪瑟走了一会儿,才低声在太后耳旁劝道,“姜华公主生前也是很疼爱这个孩子的,你这样,会让公主伤心的。”

“哼,姜华那是太过单纯仁慈了。”太后面上煞气一闪而过,恨恨道,“哀家只是一直在想,当年慕青宁和姜华同时有孕,怎么就那么巧,在姜华去别庄的时候小产!然后就那么正好地认下慕青宁肚子里这个来历不明的孽种!”

“一切都只是您的猜测不是么。”英女官劝道,“公主虽然仁善,却也不是无知之辈,她都不怀疑,想必真的是意外呢。”

“当初哀家让太医照顾她的身孕,脉案显示胎象一直很稳,怎么可能会突然小产!”太后眼含痛色,“说不定就是慕振荣和他母亲,为了让慕青宁的孩子有一个身份,对姜华下的手!若非当初姜华小产,后来怎么会身子虚弱,又怎么会那么早就抛下哀家去了!偏偏姜华还一心一意地把这个孽种养到这么大!哀家这个女儿就是太痴了!”

当初她知道姜华暗恋慕振荣,而慕振荣却已取了童文绣为妻,她这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放在手心里捧着爱护着,不希望她有一点不如意。

所以当年,她带着整个薛氏一族站在了当时不受重视的四皇子,也就是当今的皇上一边,助他夺位,除了因为她对公孙皇后和楚贵妃联手害死她幼子的恨意之外,她还提出必须让慕振荣娶姜华公主为正妻。

当初为了皇上的宏图伟业,慕振荣最终妥协,才有了童氏贬妻为妾一事。而姜华当时虽然知道此举不妥,却因为她对慕振荣的爱意而嫁入慕家,所以后来,在对待童氏上,姜华始终都是怀着歉意,屡屡让步。

“太后说得对,姜华公主真是一个痴人。”英女官也叹气道,“太后何不成全了她这一点痴念。”

“哀家只是不甘心,”太后摇了摇头,“我女儿对慕振荣痴心一片,也不知道到了最后,他对她可曾有过半分真情。”

“公主的一片痴心,想必镇国公也是明白的。”英女官安慰太后道,“好在,世子总算是不错。”

“对,幸好还有华儿,否则哀家儿女俱丧,还要当这个冷冰冰的太后有什么意思?”太后苦笑道,她当初将四皇子养在名下,用薛家之势助其夺位,还为他拉拢元家,为的不过就是咽不下当初幼子被楚贵妃和公孙皇后害死的这一口气,并非对太后之尊有何暇想。

而如今,纵使薛家从龙有功,她也对着薛氏一族耳提面命,让他们不要妄自尊大,居功自傲,而要谨小慎微,持中庸之道。所以薛氏鲁国公一门,族中也有不少子弟入仕,却不从参与任何党争,只是兢兢业业做官。薛国公也在皇上登基后辞谢官职,赋闲在家,反而极力经营与各大世家的关第,姻亲遍布朝野。

不得不说,太后和薛国公都是聪明人,知道什么叫功高震主,懂得什么是功遂身退。

“所以哪怕为了世子,太后也要好好保养身子,近来奴婢见太后睡得浅些,还是要宽心的好,不如请太医来瞧瞧?”英女官低声道。

“你绕了半天,就是为了说这一句吧?”太后失笑道,“你知道哀家最烦那些太医了,这不行,那不许的,哀家本就孤孤单单在这宫里,还要受着诸般限制,有什么意思。不过,你说得对,华儿还要哀家护着,哀家怎么也要好好的养着,去请容太医来吧。”

“是。”英女官立刻面带喜色地命人去传容太医了。

慕雪瑟一路跟着青衣宫女离开泰安宫,越走却越觉得不对劲,虽然前世她也是极少进宫,但她依旧记得这条并不是从泰安宫到出宫的玄武门最快的路。她看了走在前面的青衣宫女一眼,并没有表示出疑问,有果必有因,她想知道,这个宫女如此行事是要带她去哪里,又是谁让她这么做的。

隐隐的,前方高墙围起的地方传来马路蹄声和阵阵喝彩声,慕雪瑟眉头微挑,轻声向青衣宫女询问,“前面是什么地方,这么热闹?”

“回县主的话,前面是马球场。”宫女笑道回答,“今日应该是昭华公主和六皇子在赛马球。县主放心,我们只是路过,不会打扰到昭华公主和六皇子的。”

昭华公主九方蔷,是皇上几位公主里最受宠的一位,前世慕雪瑟与她并无多少交集,只记得是个极其刁蛮任性的女子。至于六皇子九方镜嘛——

慕雪瑟唇边勾勒出一抹浅笑,她没想到会这么早就与九方镜碰面,不过反正只是路过,并无交集,她也不用想太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