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烈马惊魂(二)

她现在越发觉得面前这场戏极为有趣,一个可能不久之前才毁了九方镜刺杀太子计划的少女,如今又杀死了他的爱驹。偏偏她的身份还真不低,镇国公最宠爱的女儿,皇上亲封的华曦县主,可不是轻易可以打杀之人,不知道九方镜会想要怎么对付慕雪瑟。

果然,知道了慕雪瑟就是救了太子的人,九方镜的脸色更难看,他冷冷道,“难不成县主无缘无故杀了我的玄宵,就这么算了?”

好个无缘无故!慕雪瑟在心里冷笑,嘴上却淡淡道,“那殿下的马无缘无故地冲撞我,又该怎么算?”

“我的玄宵本来好好地停在那,偏偏县主经过的时候它就突然发了狂,这原因说不准就是出在县主你自己身上呢。”九方镜看了一眼身旁的九方蔷,问道,“七妹,你说是么?”

九方蔷看了九方镜一眼,眼珠一转,摸着她身旁乖巧的白马笑道,“是啊,我的踏雪一向都很温驯,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它今天跟玄宵这样发狂呢,华曦县主,说不定毛病还真出在你身上。”

慕雪瑟身份再贵,也贵不过九方镜,九方蔷自然知道自己该站在谁那边,做为皇位的有力争夺者,九方蔷认为自己还是不要随便得罪九方镜的好。

看来九方蔷是要帮着九方镜将责任推到她身上了,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九方镜跋扈狠毒,九方蔷则是骄横自私,慕雪瑟在心中冷笑了一下,面上却是淡淡道,“那不知六皇子殿下想要我如何补偿,莫不是想我给殿下的玄宵偿命吧?”

偿命自然是不可能的,九方镜再骄横,也清楚镇国公不是好得罪的,他冷眼看着慕雪瑟,“简单,我的玄宵日行千里,是不可多得的良驹,只要慕小姐也赔我一匹千里骏马,这件事,本殿下自然也不会再计较。”

好马和人才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现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让她上哪去找一匹千里良驹,就算别人有,也未必肯割爱,九方镜明显是在刁难她。

“镜儿,你难道还差一匹马么?”还没等慕雪瑟答话,旁边忽然传来一阵笑声,“不愧是朕新封的县主,华曦县主果然有胆识,颇有乃父之风啊。”

在场众人都是脸上变色,一齐转过身,全都恭恭敬敬地下拜于地,“参见皇上。”

“起来吧。”皇上伸出手让众人免礼,对着慕雪瑟道,“朕刚刚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你下手杀马那股狠劲和决心,怕是朕易地而处,也未必有啊。”

“皇上是真龙天子,又岂是这些宵小孽蓄敢犯的,也不是我等凡俗之身比的。”慕雪瑟恭恭敬敬地回道。

“你倒是会说话。”皇上捋了捋胡须笑了笑,又看到慕雪瑟右边的袖子已破损,有血顺着右手手指滴下,顿时皱眉道,“都伤成这样了,你这丫头居然也不哼一声,真是跟你父亲一样是个倔性子,来人,传太医来!”

就在这时,英女官匆匆走过来道,“陛下,太后娘娘听说华曦县主出事了,已经在泰安宫备好了医药,命奴婢来请县主过去。”

“也好。”皇上点了点头,又对九方镜颇为宠溺地说,“走吧,有什么事上你皇祖母那里去评理。”

于是慕雪瑟几人跟着皇上都去了泰安宫的上德殿,上德殿内果然已有太医在等着,就是之前太后宣来诊脉的容太医。而皇后和六皇子的生母徐贵妃也正好在上德殿内,显然是来看望太后的。

“母后,朕听说你今日请了太医来诊脉,可是有哪里不舒服?”皇上关切地问道,太后虽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当年夺位之时,太后和薛氏一族确实帮了大忙,功成之后,薛氏一族又不曾携恩望报,成为妨碍皇权的外戚,反而功成身退,从此在朝中慎守分寸,丝毫没有因功而骄。这里面未尝没有太后的功劳,所以对于太后,皇上还是极敬重的。

“不妨事,就是最近有些睡不好,哀家到底是老了。”太后摆摆手,先让容太医帮慕雪瑟检查伤势。

容太医看了看慕雪瑟右臂的外伤,又用手按了按慕雪瑟的右肩,慕雪瑟顿时吃痛地轻哼了一声。

“朕看这丫头被马摔出三丈远,却连哼都没哼一声,朕还以为是个不知痛的,原来还是会痛嘛。”皇上顿时笑了,显然他对慕雪瑟这个狠心绝决的县主有几分欣赏,“女子的性子不要太倔,该喊痛的时候没必要忍着。”

“谢陛下教诲。”慕雪瑟福身回答。

“县主的右肩伤的不轻,怕是要好好养上一段时间,千万不可提重物。”容太医帮慕雪瑟包扎好右手的外伤后,又递给她一瓶外伤药后道。

“多谢容太医。”慕雪瑟知礼地道谢。

等容太医退出上德殿后,太后忽然把脸一沉,“说,到底怎么回事!哀家不是让你出宫么,你好好地跑到马球场去做什么!”

早已有人把当时惊险的情况告诉了太后,太后却不先问慕雪瑟伤得如何,反而字字句句都是指责。

“回太后的话,臣女也不清楚,臣女并不认得宫中道路,一路都是跟着那名女官走的。”慕雪瑟实话实说。

“那名女官呢?”太后沉声问道。

“回太后娘娘,奴婢刚刚看过,春儿她已吓晕了过去。”英女官在旁边回答。

“哼,晕过去?那华曦县主,你的意思是指哀家指使她将你带到马球场,让你去惹事生非?”太后冷笑一声,口语极是恼怒,任谁都看得出来太后对于慕雪瑟是极为不满。

但是众人却皆不明白,慕雪瑟和慕天华同样是姜华公主所生,怎么太后对他们两个的态度差这么多?

九方镜嘴角溢出一抹冷笑,太后明显是不打算帮慕雪瑟,皇上又一向对太后极为敬重,今天慕雪瑟这个亏是吃定了!想到他和楚赫布好的杀局,欲取九方痕的性命,偏偏就这么被这个慕雪瑟给破坏了,若是没有这事,看在镇国公的份上,他今天也不会如此咄咄相逼。

但是现在,九方镜只要一想到九方痕活蹦乱跳地回到皇宫,他就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