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神驹

为什么,一个十三岁的少女会有这样一双沉静沧桑的眼睛?那沉静之下的尖锐,是要经历多少风雨才能打磨而成的。

“慢着,”九方镜看着九方痕道,“太子,华曦县主因为你误闯了马球场,惊了我的玄宵,还杀了它,既然你说错处在你,那现在是不是该由你来赔我玄宵呢?”

一时间上德殿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皇后和徐贵妃冷冷地互看对方一眼,皇上和太后都沉默着,而九方镜则是冷冷地盯着九方痕看,九方痕却有些不敢直面他锋芒地撇开眼。

“我——”

九方痕正要开口回答,却被慕雪瑟抢声打断,“既然六殿下的玄宵是臣女杀的,自然该由臣女来赔。”

“好,华曦县主真是爽快人。”九方镜不满地轻哼一声,向着慕雪瑟道,“本殿下现在就要你赔一匹不差于玄宵的神驹给我!”

玄宵是外族进贡来的,毛色纯黑不含一丝杂色,奔驰如电,日行千里,真要让慕雪瑟马上找一匹可以与之相媲美的千里神驹,哪里有那么容易。

“镜儿!”徐贵妃出声制止九方镜,“不许为难华曦县主。”

镇国公的实力不可小觑,九方镜硬是要跟慕雪瑟杠上,未必能讨得到好。

九方镜却是不听徐贵妃的劝告,只是直视着慕雪瑟,逼问道,“华曦县主可做得到?”

九方痕眉头一皱,有些担忧地看了慕雪瑟一眼,慕雪瑟却是笃然一笑,“自然,臣女府上还真有一匹绝对比得上殿下的玄宵的良驹,就不知殿下肯不肯给臣女时间去将之牵来?”

九方镜皱起眉头,还未回答,皇上却先眼露好奇,“镇国公府里有难得一见的神驹?朕怎么从未听镇国公说起过?”

“待臣女将那神驹牵来,陛下自然知道臣女说的是真是假了。”慕雪瑟微微一笑。

“好,那朕就在这等着,你快去快回吧。”皇上一笑道,挥袖让慕雪瑟退下。

慕雪瑟依言倒退着走出上德殿,由宫人领着出宫去了,在场的皇上等人都有些好奇镇国公府里到底藏着一匹怎样的神驹,所以都无人告退,全都留下来等待。

一个时辰之后,慕雪瑟牵着一匹左前腿有些跛的瘦弱老马进了上德殿,对着皇上道,“陛下,这就是臣女府上的神驹。”

“慕雪瑟!你是在耍我们么!”九方镜顿时满脸恼怒,觉得慕雪瑟是在羞辱自己,居然弄了一匹垂老跛足的瘦马来赔给他,这不是在讥讽他的玄宵不过尔尔么!

“华曦县主,你可知道什么是欺君之罪?”九方蔷也极不高兴,她本来等在这里是想看看慕雪瑟到底能弄来一匹什么样的骏马,比她的踏雪如何,结果却是一匹瘦弱的老马,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蒙骗。

“华曦县主,你这是何意?”皇上也着实出乎意料,但倒未生气,只是觉得这个他新封的县主实在有趣,屡屡让人意外。

“回禀陛下,此马跟随臣女父亲征战多年,后来残了,父亲舍不得杀了它,就将它一直养在府里的马圈里。”慕雪瑟边说边用缓缓抚过老马的长颈,那上面有一道刀伤留下的长疤,“天和二年,臣女父亲驭此马与西楚大军战于燕山关,西楚大将的长刀在此马脖子上留下了这道刀伤。而后,西楚大败,十年不敢再犯大熙疆土。”

她的手又抚到老马的臀上,臀上有一处箭伤留下的圆疤,缓缓道,“天和五年,长平候叛乱,此马随臣女父亲前往长平平叛,与叛军交战于长州平原,当时此马右臂上中了叛军一箭,却仍驼着臣女父亲追敌三十里,打得叛军节节败退,最后长平候自刎于长水湾。”

上德殿里的气氛,随着慕雪瑟将这老马身上的伤处娓娓道来,而变得严肃庄重,诸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慕雪瑟的手再次从马臀上移开,最后停在老马跛了的左前足上,只听她用沉静如水的声音,淡淡道,“天和七年,北玄大军越漓江来犯,臣女父亲奉命北伐,与玄国大军战于漓江涂滩,此马左前足中了玄国敌军钩马刀一刀,重伤之际却仍坚持地同臣女父亲并肩而战,最终将玄国敌军赶回漓江北岸。而此马也在那一役之后跛了一足,再也不能上战场了。”

慕雪瑟看着皇上,继续道,“这只是此马所经历的三次战役罢了,此马陪我父亲戎马十年,经历大大小小战役数十场,它挨过敌人的刀剑,逼退过敌人的进犯,它一身伤残,战功赫赫,难道不比六殿下养在深宫马球场的玄宵更称得上是神驹么?”

在场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复杂,他们谁都没想到,慕雪瑟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明明是一个年仅十三岁的深闺少女,可她手牵马缰,站在那匹老马的身边,全身散发出的锋芒,庄严凛冽得让人不敢逼视。

啪啪啪啪!

皇上鼓起掌来,神色大悦地看着慕雪瑟和那匹老马,大笑道,“你说得不错,这匹马为朕保家卫国,血战沙场,的确是玄宵也比不上的神驹!镜儿,这匹马你必须收下!”

皇上说得是必须而不是应该,九方镜的脸色有些难看,却也不能驳了皇上的意思,只能点头应道,“是。”

心里却是咬牙切齿,他损失了一匹难得的良驹,却换来了这么一匹瘸腿老马,而且是皇上当面让他收下的,他牵回府还必须好好地养着,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若是此事传出去,对他而言真是莫大的羞辱!想到这里,他看慕雪瑟的眼神里带上了七分恨意,真是恨不能把这个巧言诡辩的丫头剥皮抽筋。

九方镜眼中的恨意,慕雪瑟自然是看在眼里,她在心中冷笑,九方镜长于深宫,从未上过战场,根本不会明白这沙场将士付出了多少血汗才换来大熙国百年平静和他的荣华富贵。

再加上他自小受尽万千宠爱,无人敢拂他的意,就连太子九方痕都要避其锋芒。他的脾气从来都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锱铢必较,睚眦必报。惹到他的人,都不会好过。他会恨上自己,慕雪瑟一点也不意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