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马为何惊

“陛下,这个华曦县主当真有趣。”徐贵妃一直淡漠的眼神里总算带上了三分兴趣,看着慕雪瑟淡笑道。

听见徐贵妃的话,九方蔷有几分不屑地轻哼了一声,但是看着九方镜的眼神里又带了几分幸灾乐祸,谁让玄宵每次都赢了她的踏雪呢。

“贵妃说得不错,你这丫头果然才思敏捷,能言善辨,这个县主,你的确当得起。慕振荣有女如此,朕着实羡慕。”皇上看着慕雪瑟笑道,“你伤得不轻,快回去养伤吧。”

“谢皇上。”慕雪瑟向着皇上,太后,皇后,徐贵妃都行过礼之后,道,“臣女告退。”

九方痕一看慕雪瑟要走,顿时眼露焦急,偏偏又不敢在皇上面前造次,只好一直冲着慕雪瑟使眼色,意思是让慕雪瑟别走那么急,他还有话想跟她说。

偏偏慕雪瑟故意装做没看见,微微低头,倒退着出去。

太后也一直看着慕雪瑟退出去,她的眼神极为复杂,有些感慨,又有些吃惊,今天的慕雪瑟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与从前简直判若两人。但不得不说,她成长得极为优秀,丝毫也不给姜华公主丢脸。

“若是姜华还活着,看见她的女儿如此出色,也会甚感欣慰吧。”皇上说出了太后心里的话,他又对太后劝道,“母后,同样是姜华所出,您又何必厚此薄彼呢。”

宫中人人都看得出,太后对于慕天华那是捧在心尖上疼爱的,对慕雪瑟却苛刻得还不如一个陌生人。

太后没有回答,只是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闹了大半天,哀家也累了。”

“是,母后好好休息。”

皇上带着众人告退,九方镜脸色铁青地牵着那匹老马跟着徐贵妃出了上德殿。

见众人都走了,英女官才向太后劝道,“太后,奴婢看华曦县主是个好的,您也别待她太苛刻了,世子与县主从小亲近,你这样会寒了世子的心。”

“哀家知道,她本身并无任何错处。”太后疲倦地闭上眼,揉了揉眉心,“哀家只是过不去心里那道槛。”

所以只能往慕雪瑟身上发泄。

闻言,英女官也不知道该如何再劝,只能长长地叹息一声。

慕雪瑟跟着宫人向着宫门方向走去,她刚刚巧赢了九方镜,怕是九方镜现在是恨她恨得咬牙切齿,这个梁子是结下来。

不过她并不在意,前世九方镜给她的那此折磨,她直到现在还会时常因此从噩梦中惊醒,那是她摆不脱的梦魇。他们的仇,早在前世就已结下,注定不死不休!

只是她没想到太后对她的怨念会如此之深,她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太后会如此待她,难道就因为她不是姜华公主的亲生女儿么?又或者是另有隐情?

无论如何,她虽然没打算要借助太后的力量复仇,但也不打算跟太后杠上,毕竟皇宫里,除了皇上,最有权力的人就是太后了。跟太后正面交锋,会让她要走的路难走许多。

忽然,她看到一棵高大的银杏树,微微怔了下,想起一件往事,顿时停住了脚。

“县主怎么了?”走在前面的宫人发现慕雪瑟停了下来,顿时回头问道。

还没等慕雪瑟回答,一个有些肆意的声音传入耳里,“华曦县主在看什么?”

慕雪瑟转过头,看见领路的宫人正有些诚惶诚恐地向着于涯行礼,“于督主。”

“你下去吧,我会领县主出宫的。”于涯对着宫人吩咐道。

宫人有些担忧地回头看了慕雪瑟一眼,却又不敢违抗于涯,只得退开了。

等宫人走远了,于涯才回转头,对着慕雪瑟笑,“这棵银杏树有什么特别的么?”

“我只是想起了一件往事。”慕雪瑟淡淡道。

“哦,什么往事?说来听听。”

“我七岁那年秋天,有一回跟着母亲入宫看望太后,因为我从小就怕极了太后看我的眼神,所以一直在半路磨蹭着不肯跟母亲去泰安宫。母亲无法,只好自己去了。”

慕雪瑟边说边浅浅地笑起来,“那天我站在这棵银杏树下,觉得树上小扇一般的黄叶极是好看,就想爬上树去摘,当时有一个十二三岁穿着太监服的少年经过。看我爬不上树就问我要不要帮忙。我同意了,他就用轻功把我带到树上,然后就自己走了。结果我在树上下不来,一直哭到我母亲来找我。”

“原来当年那个笨笨的小女孩是你啊。”于涯一点都没有因为对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子恶作剧而觉得愧疚。

“原来当年那个坏心眼的少年是你。”慕雪瑟偏过脸看于涯,“于督主现在是不是后悔当年没直接从树上摔死我?”

于涯笑而不答,只是对着慕雪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送县主一段,如何?”

“我有的选么?”慕雪瑟装作向着宫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跟着于涯并肩一起向着宫门方向走去,“于督主好兴致,今天怎么没随身伺候皇上?”

“县主是因为今天没有见到我,而觉得寂寞么?”于涯眉眼尽是肆意的风流。

虽说宫中不泛有太监与宫女对食之事,但于慕雪瑟被于涯这样一个太监如此调戏,真有点恶心。

“于督主还真是越来越自恋了。”

“哪里,哪里,有本钱才敢自恋。”于涯丝毫不觉得讽刺,只是转头对着慕雪瑟笑道,“我刚刚得知本督主今天错过了泰安宫里发生的一场好戏,真是可惜。”

“也是,今天没有于督主落井下石,我到底是全须全尾的出来了。”慕雪瑟冷笑。

“华曦县主果然有急智,如此应对之法,亏你能想出来,怕是六皇子现在正气得跳脚吧。”于涯感叹,“县主可真会惹麻烦啊。”

“那么于督主是否知道,马球场里,好好的两匹神驹,为何突然就惊了呢?”慕雪瑟的笑容里带了一丝冷意,斜睨着于涯,今天的事情绝对不是意外,怎么会那么巧在她刚好经过的时候,两匹马就同时惊疯向她冲来。如果太后真心想弄死她的话,根本不需要那么复杂,只要随便一个借口,一道懿旨就行。

所以,她只能想到于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