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镇国公府众生相

他自认聪明绝顶,本以为慕雪瑟一个小姑娘,很好对付,却想不到接连几次都在她手上吃了暗亏。这次居然害他丢了她的把柄不说,还弄得一身尘土,衣衫烧坏,说不出的狼狈。

这还是在皇宫里,一会儿让人看见,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总不能说华曦县主为了件肚兜而拿磷粉烧他吧。

“若是可以我自然是不想与于督主你做对,可是别人都欺负到我头上的,我可没那么好的性子乖乖让人欺负。”慕雪瑟冷冷道,若非于涯先行偷盗她的肚兜,想要当作要挟她的把柄,她怎么会出此下策,兵行险招呢?说到底不过是他做初一,她做十五罢了。

“这是上好的烫伤药膏。”慕雪瑟从怀里拿出一个白玉瓶抛给于涯。

于涯伸手接住,看了一眼自己轻微烧伤的右手,冷冷一笑,“慕雪瑟,你给我记住了!”

说完猛转过身,竟是扔下慕雪瑟径直离去。

慕雪瑟笑了笑,伏下身去收拾那件烧毁的肚兜的残渣,对于于涯的威胁毫不在意。于涯早惦记上她了,他们又不是今天才交恶的。只是惹到这个行事不按牌理出招的家伙,今后怕是有的头疼了。

将肚兜的残渣藏进袖囊里,慕雪瑟看了于涯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心想到,还好她懂得出宫的路,不然真被扔在这僻静处,才真是进退两难。

她慢慢地向出宫的玄武门的方向走着,远远的已能看见玄武门那高大的门楼飞檐上的鸱吻,慕家的马车已经在玄武门外面等候许久了。

丹青站在马车边等得一脸焦急,一看见慕雪瑟从玄武门走出来,就迎了上去,“小姐!”

而浮生抱着剑坐在马车上,眼见慕雪瑟走近,他漂亮的剑眉敛了起来,“伤很痛么?”

之前慕雪瑟回去牵马的时候,他看见她半边衣衫破败,右手还染着血,顿时就闹着一定要陪慕雪瑟进宫。慕雪瑟却是坚决不同意,皇宫毕竟不比九江王府,宫里暗卫众多,若是浮生潜入被发现那是极其麻烦的事情。

浮生无法,又不敢惹慕雪瑟生气,只好焦急地等在宫门外,如今见慕雪瑟一脸疲惫地出来,顿时一脸心疼。

“痛死了。”慕雪瑟在丹青搀扶下坐上了马车,看见浮生一脸阴沉,有些好笑,“好了,我没事,养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浮生抱着剑板着脸不说话,他心有不满,偏偏讲道理又说不过慕雪瑟,只好不说话。慕雪瑟看着他那双冰雪般冷冽纯净的双眼,心里生出些暖意。浮生在她身边待了四个月多,身形竟比初来时抽高了一些,原先太过瘦削的脸,也丰润了一些,更显得俊美丰神。

“浮生这是担心小姐你。”丹青也上了车,也极不满地皱着眉头,“小姐,奴婢看你以后还是少进宫的好,这才进宫谢个恩,就伤成这样。”

“嘶——”慕雪瑟不小心碰到了右肩,吃痛地皱起眉头,苦着脸道,“皇宫不是我想进就进,也不是我想不进就不进的。”

又安抚丹青和浮生道,“好了,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走吧。”

丹青叹口气,放下车帘,浮生一语不发地驾起了马车,向着镇国公所在的街巷驶去。

回到镇国公府,慕雪瑟先去翠松院见林老太君,刚一进院子,就听见阵阵笑声从堂屋传来。

她带着丹青走进去,一看四周,原来是镇国公府长房和三房的两位夫人及几位小姐,都过来了。

林老太君独坐在罗汉床上,长房的大夫人余氏带着独女慕雪燕坐在左边上首的玫瑰椅上,童氏则带着慕雪柔,慕雪容,还有慕雪云坐在右边,童氏身旁还坐着三房的三夫人李氏和她嫡出的女儿慕雪菲,以及庶出的女儿慕雪薇。

翠松院倒还真是难得的热闹,镇国公府三房虽然分了家,但还是一直都住在一起。之前慕振荣带着二房家眷以及林老太君和慕青宁赴任,京城的府祗都交由长房大夫人余氏照管。

不过如今慕振荣回来了,他们虽是二房,但才是镇国公爵位承袭之人,余氏还是得把镇国公的一切事务交还给童氏打理。所以今天,余氏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快,而三夫人李氏一向淡泊不掺手庶务,坐在那里也只是静静含笑,话极少。

“你这是怎么了?”林老太君见进来的慕雪瑟右边衣袖破损还沾着尘土,顿时吃了一惊,“我听人说你之前回府牵了一老马进宫是怎么回事?弄成这样是在宫里出了什么事么?”

“没什么。”慕雪瑟安抚地笑了笑,把在宫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略去了太后要掌她的嘴以及九方镜的咄咄逼人不提,免得林老太君担心。

“哟,也就是雪瑟丫头机灵,换我可想不出来老马这妙招。”余氏走了过来,拉起慕雪瑟包扎过的右手看了看,“啧啧,伤成这样可怎么好,脸都已经留疤了,要是这手上再留疤——”

林老太君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余氏是她长媳,当初镇国公府还是候爵的时候,她的长子慕振江本是世子,可是因为在今上夺位时站错了队,今上登基后就下令让从龙有功的次子慕振荣袭了爵,提为一等公。

本来可以袭爵的慕振江不仅失去了爵位,从此在朝堂上也不得重视,过了几年就郁郁而终了。

所以余氏一直认为是二叔慕振荣害死她的丈夫的,认为镇国公府的爵位本该是他们长房的,总是看二房各种不顺眼,想尽办法找二房的麻烦。

慕振荣对长兄的早逝心怀愧疚,也就对长嫂诸多退让,从前也让姜华公主凡事尽量顺着余氏。姜华公主性子和顺,余氏欺负到她头上,她也就一笑置之。加上她毕竟是公主之尊,余氏也不敢太过嚣张。

只是如今换作童氏当家,童氏可不如姜华公主好性子,也不知道她会与余氏如何打擂台。

慕雪瑟边想着边拿眼去看童氏,只见童氏对于余氏当面提起慕雪瑟的毁容面显讥讽,只听余氏还在说,“唉,想当初你这张脸多美好,所有见过你的人,都说你长大定是个绝世美人,如今却毁成这样,可怎么见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