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雪燕受罚(三)

她本不想如此给长房难堪,毕竟余氏一个寡妇那么多年也不容易,所以从前她都是处处抬举长房,却想不到她不过六年不在,长房的人居然一个比一个嚣张,敢这样当众蒙蔽她。

“雪瑟的右臂昨天都已经受了重伤,你居然还敢让她帮你抄经,《心经》一百遍很多么?你手也受伤了,动不了么!”只要事涉慕雪瑟,林老太君就很难轻易放过,更何况慕雪燕敢不把她的处罚放在眼里,把经书送去让慕雪瑟抄,这不是公然在反抗她这个老夫人,对她的处罚心有不服么!

“燕儿,还不跪下!”余氏终于反应过来,真是想不到,她们长房居然连续两天她在一向不合的二房诸人面前没脸两次,两且两次都是因为慕雪瑟,想到这里,她心里忍不住对慕雪瑟有了几分恨意。

慕雪燕赶紧跪下,口里辩解道,“是雪瑟妹妹说她不忍心见孙女受罚,自愿帮我抄经的!”

一旁的二房诸人听了都忍不住眼露讥讽,特别是慕雪容看着慕雪燕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蠢货”两个字。

撒这样的谎,轻易就能被拆穿。

“是么?”林老太君冷笑,对一旁的刘妈妈道,“刘妈妈,你现在就派个人去雪瑟的院子里问一问,这经到底是她自己要抄的,还是别人让她抄的。”

“是。”刘妈妈应了声,作势就要出去吩咐。

“不,祖母,孙女错了,是,是孙女让人把经书送去苍雪阁让雪瑟妹妹抄的。”慕雪燕顿时就慌了,万一慕雪瑟不肯帮她圆谎,到时她更惨,还不如自己承认。

刘妈妈又退回了林老太君身边,林老太君目光沉沉地看着慕雪燕不说话。

余氏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看着林老太君说道,“老夫人,燕儿她年纪小,不懂事,你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不懂事就该教!”林老太君沉声道,“既然雪燕你对我之前的处罚不服气,那就罚你禁足两个月!今天晚上的贺宴,你也不用参加了!”

禁足两个月?连晚上因为这次皇上对慕家的加赏而办的庆贺之宴都不能参加?余氏失声道,“那半个月后的赏枫宴——”

“雪燕也不用去了。”林老太君面无表情地说。

慕雪燕顿时脸色一白,她已经及笈,亲事却还没说定,这全都是因为她父亲早丧,长房只有她和哥哥慕天宏,还有母亲余氏相依为命,长房在朝堂上没有任何助力,一切都是在倚仗镇国公府的权势。

可是太低的门楣她瞧不上,高的又攀不起,所以她只能指望靠自己的姿色和自身的才华得了哪个贵公子的青眼,若是这些可以在各个世宦家族前露脸的宴会再不多去参加的话,她哪里来得机会在人前一展才情和美貌。

林老太君看着脸色发白的慕雪燕深深叹了口气,“我为什么罚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从前,因长房势弱,她都是多抬举长房,可惜长房这一对母女却都这么不着调,让她想抬举都抬举不了。

等到众人都从翠松院散了之后,余氏边走就边数落慕雪燕,“你是笨还是傻,二百六十个字的心经随便抄抄就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祖母向来偏疼慕雪瑟!你还往枪口上撞!”

“那,那是雪容妹妹说的,说是雪瑟让我受罚,就该让她帮我抄经。”慕雪燕垂着头辩解道。

“雪燕姐姐,我可就是那么一说,我哪知道你那么傻就照着做了?”慕雪容跟着童氏走在旁边听见了,翻了个白眼道。

“你——”慕雪燕顿时气结,想要再跟慕雪容争辩,却被余氏拉住了。

“回去!”余氏狠狠地瞪了慕雪容一眼,拉着慕雪燕就一路冲冲向着东跨院离去。

“活该。”慕雪容一脸幸灾乐祸,向着童氏道,“母亲,你说她是不是实在傻,我说让她送去,她就真送去了。”

童氏不答,却是一脸温和地问,“你背上的伤怎么样了?上次遇上刺客的时候,大夫说你的伤口裂开了一些?”

“是啊,这几天也没见好,不知道是不是还不适应京城的水土。”慕雪容苦着脸道。

“没事,我会让大夫多上心的。”童氏一脸慈爱的安慰道。

慕雪容顿时开心起来,“还是母亲你对我最好了。”

完全忽略了童氏眼中那一丝冷意。

等到其他人都走远了以后,慕雪柔才一脸厌恶地对童氏说,“娘,这些人,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蠢?”

无论是慕雪容还是慕雪燕都是蠢到不行,因为慕雪容随口一句挑唆的话,慕雪燕就傻傻的照做,也不顾及后果,反累得自己被禁足。

至于慕雪容,一个小小庶出,天天想着与嫡女比肩,还真以为童氏真心喜欢她。

“她们蠢,才衬托得你好不是么。”童氏爱怜地抚着慕雪柔的乌发,“今晚的宴会上,你可要好好表现,就算慕雪瑟是县主又怎样,她的脸毁了,注定她一辈子不如你。你才是镇国公府最美的女儿。”

“娘,你放心吧。”经过九江王府的宴请之后,慕雪柔的性子已经变了许多,她认为是慕雪瑟出卖了她,将她的不堪说了出来,她已渐渐接受了童氏让她打击慕雪瑟才能抬高她自己的想法。忽然,慕雪柔的脸颊有些羞红,“娘,浩磊哥哥也会来吧?”

“嗯。”童氏点点头,看着慕雪柔那一瞬间发亮起来的双眼,心里却是另有一番打算。

宫家算什么,宫浩磊又算什么,今晚看在慕振荣的面子上,宫里定有几位皇子会来,那些人才是真正口含宪章的龙驹风雏,只要慕雪柔能搭上最有希望夺得皇位的太子或者六皇子,将来再做了皇后娘娘,那才是无上的荣耀。

想到这里,她又恨恨的咬牙,暗怪慕振荣不早点告诉她那个三皇子的表弟方衡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太子虽说无能,但毕竟是继位最顺理成章的一位。早知道如此,她就让慕雪柔在他面前好好表现了,现在白白便宜了慕雪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