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庆贺之宴(二)

一转眼,原本极是热闹的水榭里就只剩下了慕雪柔,慕雪容,宫葶心,还有慕雪柔的表姐童烟彩。

慕雪柔看着安静下来的水榭,脸色苍白扭曲。明明前几天她跟着母亲出门拜访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这些事情就这么被传开了?

慕雪容还在一旁道,“肯定又是慕雪瑟说的,她就是见不得我们好!”

慕雪柔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慕雪容从未见过她如此凶狠的表情,顿时吓得不敢话说。

又是她!又是她!慕雪瑟一定是因为自己已经毁容了,所以也不愿意让她好过!她才回来京城几天,慕雪瑟就这么迫不及待地破坏她的名声!

我恨她!

慕雪柔握紧了拳头,心里对慕雪瑟恨得要滴血,慕雪瑟是你先背叛我的,那就不要怪我了!

“雪柔,你别气了,我也讨厌那个慕雪瑟,她的脸毁了更好!”宫葶心搂住慕雪柔的肩膀安慰道。

她的母亲也是继室,上头还有一个元配嫡出的姐姐,因为身份相似,所以宫葶心从小就跟慕雪柔亲近,相反一直看美貌的慕雪瑟不顺眼。在初初听说慕雪瑟毁容的时候,她在家里开心了好久,一直怂恿着宫浩磊跟慕雪瑟退娶跟她更亲近的慕雪柔。

“是啊,她从前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自己比谁都漂亮一样,我看她今后还怎么得意。”童烟彩也说,她是童氏哥哥工部侍郎童涣的独女。

小时候童涣还没金榜题名的时候,童烟彩跟着父母很是过了一段贫苦的日子,偏偏每每到慕家来,眼见慕家女儿个个鲜衣艳彩,奴仆成群,心中总是忍不住妒嫉,尤其嫉恨从小被众人捧在手心的慕雪瑟,如今听说慕雪瑟倒霉了,她怎么能不开心。

“我听说太子在南越的时候曾住在你们家?”童烟彩突然问道。

“是啊。”慕雪容回答,不明白童烟彩问这个做什么。

“那他人好不好?”童烟彩的脸上有一丝羞赧。

慕雪容顿时惊奇地看着童烟彩,一旁宫葶心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吧,皇上和皇后有意让烟彩姐姐做太子妃。”

“真的?”慕雪柔和慕雪容都吃了一惊,一时间各怀心思。

原本在知道九方痕的真实身份后,慕雪容是极后悔没有借机好好表现,错失了飞上枝头的机会。慕雪柔却是想到童氏让她在向位皇子面前好好表现,可她却一心只惦记着宫浩磊。再一想上次童氏让她去讨好九方朔,结果九方朔却有隐疾,可见男人不能只看权力地位。

“表姐,怎么母亲都没告诉我呢?”慕雪柔笑问道。

“你别听葶心胡说,都还没影的事儿。”童烟彩红着脸推了宫葶心一把,她的父亲童涣因为慕振荣的关系,也更亲近太子一派,皇后要为太子选妃,自然是从支持太子的大臣的女儿里选。

“唉,不就是还有一个元冰清也是人选之一么。”宫葶心不屑的撇撇嘴,她早看自负美貌又喜欢嘴上嘲讽人的元冰清不顺眼了,偏偏元家势大,宫家得罪不起,所以她在元冰清面前才不敢嚣张,“我看论品貌一定是烟彩姐姐你被选中了。”

“胡说,元家可是皇后的母家。”童烟彩有一些担忧地说,她见过九方痕好几次,见他相貌俊美非常,人又和气活泼,不像其六皇子那样高傲冰冷,她便小小地动心了。如今得知皇后居然有意在她和元冰清择一为太子妃,她开心得不得了。

论品貌才学,她未必输元冰清,论身份地位和家族势力,她虽不及元冰清,但童氏家与镇国公府是姻亲,相当于她身后也有镇国公府的支持,未必比不过元家。可偏偏元冰清比她多了那么一层皇后娘家人的关系,所以她极为忐忑。

提到元冰清,慕雪柔又想起刚才的事,忍不住问宫葶心,“你哥哥他……知道我的事么?”

宫葶心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慕雪柔顿时面如死灰,哭了出来。

一见慕雪柔居然哭了,童烟彩顿时觉得没意思,干脆拉着慕雪容到一边继续询问九方痕的事情。慕雪容之前不知道九方痕的身份,一直瞧不上他,从来不愿意跟他多接触,哪里会知道关于九方痕的事情。

但是若是童烟彩真的被选为太子妃,那身份自然是贵不可言,慕雪容怎么敢不讨好她呢,她当然是想尽法子顺着童烟彩的意思说,说得童烟彩心花怒放,对九方痕的爱慕更是多了几分。

而水榭里,慕雪柔还在嘤嘤地哭着,宫葶心只好手忙脚乱地安慰她,慕雪柔却还是哭个不停,宫葶心顿时也有些烦了,就在这时,一声清濯的男音传入两人耳中,“雪柔妹妹怎么哭了?”

另一个人却笑得有几分淫猥,“是啊,雪柔表妹这么梨花带雨,真是让人心生怜意啊。”

慕雪柔和宫葶心转头望去,只见两位锦衣玉冠的年轻公子站水榭之外,一个面若冠玉,风度翩翩,慕雪柔一看见他,眼睛顿时一亮,宫葶心则是笑嘻嘻地叫他,“大哥。”

正是宫浩磊,而一个笑得有些淫猥的男子就要逊色宫浩磊许多,童烟彩一看见他,也叫道,“大哥,你怎么到这来了?”

此男子正是童烟彩的亲哥哥,童氏的侄儿童绍,童绍是京城有名的纨绔,每日斗鸡走狗,眠花宿柳,不务正业,常仗着父亲童涣侍郎的名头到处欺男霸女,而且性格极为冲动,常被一起玩乐的公子哥们当枪使,自己却不知道。

这个童绍一看见慕雪柔,那双常年淫乐而显得有些浑浊有双眼就闪着淫猥的光。他自小就极喜欢慕雪柔这个表妹,央了好几次求童氏将慕雪柔许给他,童氏怎么可能会答应,在她的眼睛,慕雪柔将来是要有大前程的。怎么可能让童绍这样一个浑虫给糟蹋了。

所以一直都以他们年纪尚幼做托词拒绝着,后来慕雪柔去了南越,几年不见,加之童绍在情事上开过荤之后,身边莺莺燕燕多了起来,也就把对慕雪柔这份心给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