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庆贺之宴(三)

可是今天一见,只见慕雪柔一身华彩衣裙,乌发如云,冰肌雪肤,一双杏眼莹莹含泪,柔婉多情,似是有诉不尽的烟雨在里面,竟是出落得比小时候还漂亮。

童绍一下就看得痴了,那些花街柳巷的风尘女子哪里有大家闺秀的矜持端庄的气质,越是这种藏在深闺人不识的娇花,越有味道。

他顿时就痴走上前,笑问道,“表妹可别哭了,看得表哥我都心疼了。”

“童大哥,你可不知道。”宫葶心眼见童绍一见慕雪柔就跟丢了魂似的,眼中闪过一抹讥笑,“雪柔被慕雪瑟欺负了!”

“雪瑟表妹?”童绍一呆,从前他也不是没暗暗打过自小美貌的慕雪瑟的主意,只是因为慕雪瑟是姜华公主嫡女,又慕天华这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哥哥守着,他惹不起,也就不敢多想了。如今更是听说慕雪瑟毁了容,自然就更不把她放在心上了。

“雪柔,雪瑟她怎么欺负你了?”宫浩磊也走进水榭来,说实话他现在提到慕雪瑟,心里真有些忐忑,虽然他听说慕雪瑟毁了容,可不知到底毁成了什么样子。平日里,他总忍不住去想象,可是越想越觉得糟糕,到底越来越不想与慕雪瑟打照面了。

“浩磊哥哥!”慕雪柔一看自己心心念念多年的浩磊哥哥突然出现在面上,怔了一下,忽然就痛哭起来。

宫浩磊吓了一跳,眼见慕雪柔一张娇花一般的容颜泪水涟涟,说不出的惹人怜爱,忍不住心一软,就坐在了慕雪柔身边,低声安慰她。

一旁被无视的童绍脸上一僵,看着宫浩磊的眼神颇有几分怨气。宫葶心看了慕雪柔和宫浩磊一眼,撇了撇嘴,向童烟彩使了个眼色,童烟彩上前来把童绍拉出了水榭,宫葶心也退了出去,还把慕雪容一起拉走了,只留下水榭里那一双男女。

苍雪阁里,慕雪瑟慢悠悠地让丹青帮她梳着头发,丹青有些犹豫地问,“小姐,真的要都梳上去么,还是用额发把这伤疤遮起一部分起来吧。”

“不,都梳上去,就是要把这块伤疤露出来。”慕雪瑟看着镜子里自己丑陋的脸笑道,“快梳吧,去晚了可就失礼了。”

“可是小姐——”

“丹青,听我的,”慕雪瑟淡淡道,“你知不知道这一块伤疤可以帮我看清多少人。”

前世,她最怕出现在人前,总是恨不得把她的伤疤隐藏起来。可是就是这一块伤疤,前世不知道帮她看清了多少人的真面目,既然如此,又何必欲盖弥彰地藏起来呢?

“奴婢明白了。”

这时,染墨走了进来,在慕雪瑟身后低声道,“小姐,秦船主到了,奴婢按小姐的意思,将他安排离在苍雪阁不远的玲珑亭里等候。”

今天的庆贺之宴,秦泽海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好。”慕雪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西洋穿衣镜里那个一身水蓝弹墨蝶纹衣裙的女子,女子的妆扮极素雅,乌发里只斜斜插了一支蝴蝶点翠镶玛瑙金步摇,高高梳起的额发下,左额上有一块丑陋的伤疤。她看了一会儿,满意地笑了,对丹青道,“陪我出去吧。”

玲珑亭和苍雪阁一样地处偏僻,甚少有人来往,极适合慕雪瑟与秦泽海的秘密会面。

远远地,慕雪瑟就看见秦泽海在玲珑的东面,负手而立,听见她的脚步身,转过身来笑道,“雪瑟。”

老白手里抱了三个盒子,站在秦泽海身边,看见慕雪瑟也笑眯了眼,“慕小姐。”

一想到慕雪瑟是让他们能够以良民的身份重回大熙国土上生活的大恩人,他的心里就多了几分敬重。

“白大哥也来了。”慕雪瑟对老白笑了笑。

“不敢,不敢,你跟船主一样叫我老白就好。”老白谄笑道。

慕雪瑟一展右臂,对秦泽海二人道,“坐。”

自己先在亭中的石凳上坐下,秦泽海坐了下来,老白别扭了半天,才跟着坐下。

“我派人去过灵素堂,生意很好。”慕雪瑟先笑道。

自从灵素堂在南越名声大振之后,就开始慢慢在各个府州县开设药铺,逐渐开到了京城。灵素堂除了卖药材和一些强身健体的灵丹妙药外,还另辟蹊径,推出了养颜的各种秘方妙药,引得那些豪门贵妇为保红颜不老,纷纷花大价钱购买,灵素堂的生意也更加兴隆。

“那也要多亏了你研制出来的那些灵丹妙药。”秦泽海笑道,又说,“我才到京城不久,就听说你和当朝太子一起坠落悬崖,生死未卜,真是吓了我一跳。幸好你没事,还因祸得福,得封县主。我还没有恭喜你呢。”

“秦大哥客气了。这一次出乎预料,的确十分凶险,总算我是活着回来了。”慕雪瑟边摇头,边把自己是如何跟九方痕一起跳入河里,又如何被杀手追杀的说了一遍,她摸了摸左手食指上那枚特制的戒指,“还好我提前让你帮我打了这枚可以藏毒药的戒指,真是救了我一命。”

“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早知道你从我船上救走的那小子是当朝太子?”秦泽海忽然问。

慕雪瑟点点头,“不然你以为我为何无缘无故豁出性命去救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我看着也不是这种上善之辈吧。”

“你,”秦泽海指着慕雪瑟,半晌才泄气道,“你怎么不早说,我知道那小子是太子后,差点没吓死,这几日在皇宫里碰上,他还对着我傻笑,真是笑得我一脑门的虚汗,生怕他把事情说出来。”

“对啊,原来他在船上,我们没事就对他大呼小叫的。结果前几天老大突然告诉我,他是当朝太子,差点没把几个兄弟吓尿了。”老白心有余悸地说。

“你们尽管放心,他答应过我,只字不提。”慕雪瑟看着二人笑笑道,“况且,我当时若是说了,难保秦大哥你不会用他来要挟我,又或者是你一看自己得罪了当朝太子,担心被他秋后算账,只怕我想劝你归降,也没那么容易了。”

【作者题外话】:呃,今天更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