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狼心狗肺

“多谢。”慕雪瑟点头致谢,又道,“淑云姐姐下个月即将临盆,你还是早点赶回去的好,之后如果方便,把孩子带来让我看看他是否受到‘千机引’毒性的侵害。”

“还是你想的周道。”秦泽海边说着边站了起来,“你到底女儿家,规矩大,我也不便久待,我先去宴席了。”

“好。”慕雪瑟站了起来,目送着秦泽海和老白一路掩人耳目的往前院正厅去,然后对着玲珑亭外无人的夜色轻唤了一声,“浮生。”

浮生的身影如黑夜幽影一般出现在玲珑亭里,他冰雪般俊美精致的五官,在夜色中染上一种奇异的魅惑,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这把剑送你,你之前那块没用的废铁可以扔了。”慕雪瑟把胜邪剑往浮生怀里一扔,又命丹青道,“你把含光剑带回去收好,我在这里等你。”

“是。”丹青轻声应道,抱起装着含光剑的锦盒和另外两个人空锦盒往苍雪阁去了。

慕雪瑟左手肘撑在石桌上,以手支着头,侧着脸看着正在打量胜邪剑的浮生。

浮生对于兵器倒是从来没有什么特别执著,但是慕雪瑟送他的,意义就不一样了,他喜不自胜地把胜邪剑抽出来,在月光下看了又看。

“浮生,舞一段剑让我看看吧。”慕雪瑟轻轻道。

浮生看了她一眼,扔下剑鞘,手执胜邪剑在月光下舞了起来,正值深秋,落叶纷纷,暗沉的夜色,银月的月光,幽影浮动的落叶,再配着浮生那行云流水,游龙戏月的舞剑身法,影影绰绰,别是一番风景。

传说战国时欧冶子大师铸胜邪剑时曾说,吾每铸此剑一寸,便铸一恶,故此剑名曰胜邪。如今浮生所持虽然是东海老人所仿铸,但那剑身寒光霍霍,舞起来如流星飞转,琉璃破碎,自带着三分邪气,反倒衬得浮生越发的俊美如冰。

慕雪瑟边看浮生舞剑,边拿着鱼肠剑在手里把玩着,剑身小巧,的确适合她这样的闺阁女子防身所用。她拿出绑在右小腿上的匕首,将鱼肠剑绑在右小腿上。

丹青回来的时候,浮生正好舞完一套剑法,慕雪瑟站起来,将匕首扔给丹青,道,“帮我收好。”又说,“走吧,该去宴席了。”

说完,她当先走出玲珑亭,身后浮生执剑的身影已消失不见,恍若鬼魅。

慕雪瑟带着丹青走进镇国公府的花园时,远远就看见平湖边的水榭里坐着一对男女,女子娇柔地倚在男子的怀里,肩膀不停地抽动,似乎是在哭,而男子正一手揽着女子的肩,一手轻拍着她的背。

那对男女,自然就是宫浩磊和慕雪柔了。

“小姐,那不是宫少爷么?”丹青气愤道。

“嘘——”慕雪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站在那里,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

她远远地打量着宫浩磊那张俊脸,前世,她怎么没看出来这副绝佳的皮囊之下原来藏着一副狼心狗肺。

她不会忘记,前世在那个狭小潮湿的房间里,慕雪柔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她,带着几分嘲弄,几分恶毒地对她说,“二姐姐,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山贼掳走失贞还闹得人尽皆知的么?那是因为浩磊哥哥给了那些山贼一大笔钱,再告诉他们你出行走的路线和所乘的轿子,让他们将你掳走侮辱。”

慕雪柔那阵阵得意的笑声仿佛还在耳边,“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么?因为他不想娶你这个毁容的丑女,可是宫侍郎却舍不得慕家的势力,他只好用了这个办法。当然,这个主意还是我告诉宫葶心,她再告诉浩磊哥哥的,你可还满意?”

这就是她从小青梅竹马的未婚夫,这就是曾经向她尺素传情的未婚夫。

不过是个道貌岸然,满腹卑鄙的小人!

遥想当年,她坐在缠满鲜花的秋千上,宫浩磊在身后一下一下为她推着秋千,秋千荡得很高很高,她几乎可以看见府外错落有致的别家屋檐。

他在她身后说,他愿意为她推一辈子的秋千,等她长大,他一定会娶她为妻,为她对镜描眉,执手偕老。

一切不过都是有条件的承诺罢了。

在她还是那个完美无缺的慕雪瑟的时候,宫浩磊一定很愿意实现自己的诺言,但是当她不再完美时,承诺不过是用来背弃的空口白话。

而且他选了一个最卑鄙最不堪的方式来毁掉他们之间与子偕老的约定,在当时已经因为毁容而自伤不已的她心上狠狠地补上一刀。

慕雪瑟只觉得自己明明没有伤口的心口有一个空洞,有愤怒的寒气从里面冒出来,渐渐走遍全身,可是她的脸上却笑得越发灿烂。

她曾经所承受的痛苦和耻辱,她今生一定会一一讨回来。

“走吧。”慕雪瑟淡淡道,带着丹青向着宴会所在的正厅走去。

当慕雪瑟刚刚踏进办宴会的正厅里,原本在热闹谈笑的宾客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惊得安静下来。

想当初,慕雪瑟从小就因为过人的美貌倍受追捧,加上又是镇国公和姜华公主的嫡女,更是天之骄女,小小年纪就誉满京城,几乎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认定,她长大之后定是一个美貌无双的绝代佳人。

却不想,她随慕振荣在南越六年,回到京城初初露面,却是这么一副模样。

略显苍白的脸,不施粉黛,额发高高梳起,露出左额那块丑陋的大伤疤,水蓝弹墨蝶纹衣裙,一只孤伶伶的步摇斜插发间,一身打扮单调得不行。

这就是曾经那个让百花失色,明艳照人的小女孩么?如今却成了一个丑女!

正厅里的安静只持续了片刻,对于慕雪瑟毁容的低低议论声就开始漫延在席间,那些声音如同密密麻麻飞舞的蚊蝇,听得人心乱如麻。

正在帮着慕振荣招呼男宾的慕天华,听到那些议论,也有些担忧地转过头去看慕雪瑟的脸,却见慕雪瑟一脸云淡风轻,对这些异样的眼光和议论毫不在意,脸上始终挂着淡然优雅的微笑,就这么迎着众人的目光走进女宾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