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毁容嫡女(一)

女宾席的众位小姐夫人都呆呆地看着慕雪瑟慢慢地走近,直道有人轻声说了一句,“这就是新封的华曦县主么?”

那些没品秩诰命在身或者低于二品的夫人们和小姐们,这才想起来面前这个素衣丑女是个正二品的县主,她们都该给她行礼。

慕雪瑟站在女宾席里,一脸泰然地受下了众位夫人小姐的礼,然后得体地一一回礼,脸上丝毫没有因为众人的注目而流露出一丝不自在。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慕天华有些欣慰,他只觉得慕雪瑟身上有一种无形的气势,仿佛能够将所有的或好奇,或诧异,或幸灾乐祸的揣测和议论都隔绝,让她不受伤害。她那泰然自若,毫不以丑陋为耻的姿态,坦然直接得让人不敢逼视。那些所有打量着慕雪瑟的人,全都在面对她那双深潭一般幽深的双眼时,避退开来。

已经坐进席位上的童烟彩和宫葶心见了慕雪瑟以县主之尊和众位夫人小姐寒喧,都是极为不屑的轻轻冷哼一声,宫葶心低声说了句,“再怎么尊贵也是个丑八怪。”

坐在不远处的慕雪云听见了,轻轻笑了声,又转身打量起慕雪瑟来,忽然她看见慕雪瑟的身后,正从正厅门一起并肩走进来的慕雪菲和三皇子九方澜两人,脸色变得有些僵硬。

慕雪菲看见慕雪瑟,立刻笑着跑上去,“雪瑟你上哪去了,我找了你好久了。”

“到处走了走,”慕雪瑟看了九方澜一眼,问慕雪菲道,“你怎么会跟三殿下一起来?”

慕雪菲正要回答,主桌上的李氏却是叫了一声,“菲儿。”

慕雪菲只好对着慕雪瑟吐了吐舌头,向着李氏跑过去,坐在李氏和慕雪云中间。今天余氏不愿意看二房得意,加上女儿又不能来,所以自己也干脆拉着儿子一起托病不来。而李氏一向话少,不擅寒喧,所以只有童氏一人在招呼客人。

“雪菲妹妹,你和三殿下很熟么?”慕雪云状似无意地问道。

“我刚刚不小心撞到他了,”慕雪菲转过头对着慕雪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雪云姐姐你看,我鼻子都撞红了,不过他人真的很有趣……”

慕雪菲一脸兴奋地对着慕雪云讲她跟九方澜的话题,完全没有注意慕雪云的眸色慢慢变得幽深。

楚赫坐在六皇子九方镜的身边,打量着女宾席里的慕雪瑟,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就是她么,皇上新封的华曦县主,解了许淑云的“千机引”,还帮慕天华说降了秦泽海的人?

原来不过是这样一位丑陋的小小女子,却毁掉了他的一步好棋!

他不着痕迹地向秦泽海那边看了一眼,刚刚得到厉厌天事败身死的消息时,他几乎震怒,厉厌天是他安插在九江王身边的一步妙棋,就等着九江王起事的时候,让厉厌天反水归降朝廷,让他立此大功,好得到皇上的欢心,帮助六皇子更进一步。

而且他已经打算好了如果重开海禁,该怎么利用厉厌天帮他和九方镜挣钱了,扶持一个皇上坐上皇位需要的不仅仅是权力,还要有足够打点朝廷大臣和军队的财力。

这本是绝妙无比的一步好棋,却偏生让慕雪瑟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误打误撞给毁了!

他怎么能不生气!

所以之后他才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让九方镜派人半路截杀九方痕这个无能太子,却没想到,居然又被慕雪瑟给破坏了!

事后,他听派出去的杀手回报经过的时候,也不禁感叹慕雪瑟和九方痕如此命大,在那么惊险之下,都能被她救下九方痕,实在是运气!

忠义侯府和镇国公府素无往来,在今上登基之前,因为立场问题还有些不和,所以今天慕家的贺喜之宴,他本可以不来。但是他很想看看这个三番两次破坏他计划的华曦县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所以他还是来了。

“就是这个丑丫头。”一旁的九方镜恨声道,“就是她杀了我的玄宵!”

“不过一匹马而已,你又何必计较。”楚赫已经听九方镜说了当时马球场惊险的情况,他不得不佩服慕雪瑟的当机立断,对自己都能如此狠心,要知道被疯马摔出去,一个不好摔断脖子都有可能,可慕雪瑟居然只是挫伤了右臂。

“可是她之后还弄了一匹老马来羞辱我!”一想到自己府中马棚里那匹瘸腿老马,九方镜那张俊美的脸就因愤怒而扭曲。

他向来心高气傲,从小就备受皇上和徐贵妃宠爱,从没有人敢拂他的意。偏偏这个慕雪瑟杀了他的爱马不说,还让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到现在九方蔷还时时拿那匹老马笑他,让他如何能忍!

“我说过很多次,当忍时则忍,小不忍则乱大谋。”楚赫冷下脸来,九方镜顿时闭上嘴不说话了,但脸上还是写满了不甘心。

楚赫看着九方镜叹了口气,又放柔了声音,“你不是查过了么,玄宵和踏雪都是被人下了药,才突然惊狂冲撞了华曦县主,若非她当机立断攀上马背,只怕她现在不是重伤就是身死了。这分明是有人想要挑拨你和镇国公府,想让我们跟慕家对上,他们好渔翁得利!”

“那天是太子让人带那臭丫头走那条路的。”九方镜皱起眉头问楚赫,“难道是他?”

“太子?”楚赫低头想了想,摇头道,“应该不是他,他没那个智谋,否则也不会被我们一再算计,倒是三殿下我们要多注意一些,他虽不涉皇位之争,但是向来对太子护得紧。”

“那到底是谁?居然敢算计到我头上!”九方镜阴沉着一张脸。

“静观其变吧,时间到了,他自然会出现的。”楚赫淡淡道,又抬眼向慕雪瑟看去,却见慕雪瑟那双幽深的眼眸正好扫过来,明明该是无意的一眼,可楚赫却觉得那眸光如同冷锋一般从自己面上划来,竟是让他背上起了一阵战栗。

等他再去细看时,慕雪瑟已经转开眼,同身旁一位姑娘说笑着,刚刚那股锋芒仿若错觉。

莫名的,他想起菁州府的大街上,他曾经从一位戴着雪色冥离的女子身上感觉到的冷意,那么相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