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失身流言(一)

这些不怀好意的议论传入宫浩磊眼里,令他万分难堪,他恶狠狠地向最后说话的那两人看去,他们是他的同科,与他一同入选庶吉士,平时一向就与他不对盘。他仗着身份和地位,从来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如今却想不到要因为慕雪瑟而受到他们的讥笑!

想到这里,宫浩磊眼中的阴霾更重了几分,看着慕雪瑟的表情怎么也掩饰不住冷淡。

慕雪柔看见宫浩磊看慕雪瑟那疏离的眼神,再一想刚刚在平湖水榭边自己倚在他的怀里,他轻声细语的安慰自己,说相信她的为人,外面传言的事情一定是因为她一时错念,相信她绝对不是故意的。慕雪柔的心顿时喜悦起来。

但是看着慕雪瑟站在那里,与宫浩磊静静对视着,慕雪柔又莫名的烦躁起来。

就在这时,正门口又走进来一人,华服金冠,眉目含笑,俊美不凡,他甫进来的瞬间,众人都纷纷站起来向他行礼,“太子殿下。”

九方镜虽然也跟着众人行了礼,但是看着九方痕的眼中却有些淡淡的不屑,显然很是不把九方痕这个太子放在眼里。

“免礼。”九方痕刚刚说完,就开始左顾右盼地寻找慕雪瑟的身影,才刚刚找到,面上立刻露出喜色,就要上前找慕雪瑟说话。

慕雪柔看了慕雪瑟一眼,心头恶念顿生,她轻轻笑了一下,慕雪瑟,你不要怪我!

在九方痕走向慕雪瑟之前,慕雪柔忽然上前截住他,对着他行了一个大礼,娇声道,“见过太子殿下,进京那日,二姐姐与太子殿下被杀手追杀,失踪一夜,若非太子殿下对二姐姐多有照顾,怕是二姐就不能全身归来了。臣女是该向太子殿下好好道谢才是。”

九方痕怔了怔,明明是慕雪瑟救了他,可到了慕雪柔嘴里,却反而是他救了慕雪瑟一般。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说慕雪瑟失踪一夜!

在场的宾客顿时就想起了这几日外面的传言,传言说华曦县主早在失踪的时候就失身给了杀手,皇上为了安抚她,才赐了她这么一个县主的名头!

宴席间顿时炸了锅了,众人都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着慕雪瑟失身的事情,眼神都往慕雪瑟身上瞟。

本来在与几位同僚闲谈的慕振荣,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他不明白慕雪柔为什么要刻意在众人面前这样向九方痕道谢,可是他又不能堵上所有人的嘴,眼看着就连几位同僚看他的眼神都变了,他却无计可施,只能站在那里着急。

眼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慕雪柔的唇边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她跟童氏早就在外面散布慕雪瑟已经失身的传言,现在这个传言只怕已经传得满城风雨了吧。

可是还不够,她没办法忍受慕雪瑟以县主之尊泰然自若地站在那里接受众人的礼,所以她才动了恶念,在当众提出这一点,让众人都想起慕雪瑟失身的流言!让慕雪瑟身败名裂,在众人面前脸面丢尽!

慕雪瑟,是你先四处散布我在南越的丑事,想让我被众人鄙夷!是你先背叛我的!那么也别怪我无情!不将你踩在脚下,我怎么能得到我想要的!

她又去看宫浩磊的神色,只见宫浩磊脸色铁青,又有几声议论钻入耳中——

“华曦县主失身了?那宫家公子岂不是戴了顶绿油油的大帽子?”

“哈哈,你看宫浩磊平时那得志样,结果还不是要娶一个破鞋……”

这些都是平日里嫉妒宫浩磊才华,嫉妒他仕途顺遂平步青云的同期的议论,平时,他根本连看都懒得多瞧他们一眼,可现在他却只能站在这里接受他们的讥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慕雪瑟!

宫浩磊的脸色真是要多难看就多难看,他咬紧牙,藏在袖子里的双拳握得青筋暴绽。

他向来自视甚高,认为自己将来的妻子一定要品貌才艺都是绝佳,还必须系出名门,才能在仕途上对他有所助力。曾经的慕雪瑟符合他一切美好的愿望,所以他待她如珍宝,从小就极尽所能讨好她,将她捧在手心里。

可是现在慕雪瑟不仅毁容,还传出如此不堪的流言,他的理想已经完全破灭了,他还娶她么?

不,绝不!以他的品貌才华,凭什么要娶一个丑陋不堪,又声名狼藉的女人!

“你们胡说什么!”慕天华在一旁听见这些诋毁慕雪瑟的话语,已是气得脸色阴沉,他冲进男宾席,抓起一个刚刚说慕雪瑟是破鞋的年轻公子,挥起拳头就要打下去。

童氏也没料到慕雪柔会突然出此一招,但是在众人哗然间,她已打好了自己的主意。她一直在观察着慕天华的举动,见他发怒动手,顿时面露喜色。

慕天华自小视慕雪瑟如宝,不容许她受任何伤害,怎么会听着别人诋毁慕雪瑟而无动于衷呢?

而且他的性子向来冲动不多思索,真是太容易被激怒了!

在场都是有些身份的人,只要慕天华在这宴席上对人动了手,童氏就有办法煽动人抓着他的这个错处不放,请人上书弹劾慕天华与人斗殴,随意伤人,让圣上将他治罪!

她看着慕天华高高扬起的拳头,几乎要笑出声来,打吧,打吧,打伤打残都无所谓,闹出人命来更好!

“大哥,住手!”慕雪瑟清冷的声音却隔空响起,阻滞了慕天华就要挥下去的拳头,“不要脏了你的手。”

所有人都呆住了,在别人议论慕雪瑟丑陋的时候,她没有出声,在别人议论慕雪瑟失身的时候,她也没有出声,现在却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她的声音如同一阵冷风拂过全场,场面一时安静下来。

慕天华错愕地转过头看向慕雪瑟,却见慕雪瑟一脸冷肃地看着他,那双深潭一般的凤眼仿佛有一股无形的魔力,如一盆冰水兜头浇下,让他瞬间冷静下来。

的确,他现在对人动手,并不能帮慕雪瑟什么,只会将事情越闹越大。他松开那人的衣襟,那人早已吓得脸色惨白,呆站着不动,慕天华还很好心地帮他将被自己弄乱的衣襟整了整,才慢慢走向慕雪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