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失身流言(三)

这么一想之下,慕雪瑟刚刚对童氏的道谢就显得讽刺起来,而童氏母女的别有用心,立时显露无疑。在场女眷大多是浸淫内宅斗争多年,心明眼亮之辈,童氏母女的企图深想之下,怎么会不清楚?

更何况还接连有两个人出来为慕雪瑟的清白作保,而且一个是太子,一个是金城长公主的养女,身份之贵,金口玉言,众人怎么还会不信。

这分明是继母和妹妹,想要迫害元配女儿的老把戏!却把他们众人当猴耍着来利用,还害他们差点就得罪了太子爷!

虽然九方痕能力不强,可是他却有一个厉害的母后,还有现在熙国第一世家的元氏一族做为强力后盾,岂是轻易得罪的起的!

慕雪瑟对九方痕有救命之恩,九方痕为了报恩都愿意娶一个丑女做太子妃,谁知道会不会为了帮慕雪瑟出气做出别的什么事情来。

众人看着童氏母女俩的眼神立时变成了冰冷的审视。

童氏自然看出了众人的态度变化,她忍不住暗道慕雪瑟狡猾,居然故意说反话,四两拨千斤,三言两句就解决了流言不说,还引得众人对她们印象不好。她更是想不到,九方痕居然会为了替慕雪瑟澄清流言,而许下如此承诺,让她的计划功亏一篑!

“我刚刚并非说笑,”还没等童氏想出方法来扭转局势,九方痕却突然正重其事地对着慕雪瑟说道,“华曦县主,若真是因为我而累及你姻缘,我一定娶你为太子妃!”

他再次强调这一点,众人心中都不禁一震,想不到九方痕竟是如此认真。

而且坐在女眷里的元冰清和童烟彩两人的面色却是同时一白,元冰清坐在席位上有些恼怒的看着九方痕,在场诸人大多知道皇后欲在她和童烟彩之间选一位做为太子妃,九方痕现在当众说要娶慕雪瑟为太子妃到底是要置她们于何地?

童烟彩则是有些恨恨地看着慕雪瑟,又去看九方痕,那张脸还是那样俊美无俦,眼神也还是那样温润温柔,却不是对着她的!

凭什么?一个毁了容污了名声的丑女,凭什么能得太子的青眼?凭什么与她争?

整个宴席上静寂无声,众人都看着九方痕,慕雪瑟惊讶于九方痕的坚持,竟是让她无言以对。

最后还是慕振荣打圆场,“太子殿下还请上座,该开席上菜了。”

说完就上前亲自请九方痕上座,竟是硬生生将之前的所有话题打住。

九方痕还想再说什么,九方澜却是走上前用眼神止住他的话头,九方痕今天已经说得够多了,明天这些话传了出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风波要起,只怕光是皇后那里就要有一番怒火要承受。

慕雪瑟自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从她以九方痕恩人的身份回到京城,又被封为华曦县主,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如今在经此一闹,只怕会引起皇后对自己的不满,又是一番麻烦!

她不等九方痕再有所表示就上前拉了南风玉向着女宾席走去,九方痕见她离开,眼中有些着急,偏偏九方澜在一旁拦着,他只好跟九方澜一起坐到男宾尊座上,闷闷地不再言语。

而站在一旁的慕雪柔却是恨极了,为什么,她明明是想要让慕雪瑟在众人面前脸面丢尽无地自容,可是却接二连三地有人跳出来帮慕雪瑟说话!现在居然让她借机挽回了名声!

她的脸色难看得可怕,眼神恨不得活吃了慕雪瑟,童氏的脸色也不好看,她花了大工夫才在外面把慕雪瑟的名声搞臭,结果今天居然就这样前功尽弃了。但她还是强捺着对慕雪柔低声道,“莫心急。”

慕雪柔委屈地看了童氏一眼,低声道,“娘,你要替我报仇,她将我在南越的事情散布给所有人知道了。”

“呵,我们会做的工夫,她自然也会做!”童氏冷笑一声,阴沉着脸转头去看正同南风玉说笑的慕雪瑟,有些咬牙切齿地说,“这丫头已非吴下阿蒙,这次让她逃过了,但是下一次,我一定让她逃不过。”

慕雪柔的脸色这才慢慢地放松下来,童氏满意地笑道,“去吧,在席上要好好表现,要让众人刮目相看。”

慕雪柔的脸上又恢复了那娇花一般明艳的笑容,陪着童氏一起走进女宾席。可是因为有之前那一出事,再加上慕雪柔的那些传言,无论慕雪柔如何表现,众家小姐对慕雪柔都有些淡淡的,相反倒是都更愿意同慕雪瑟多说两句,这两相比较之下更是让慕雪柔憎恨起慕雪瑟来。

宴席之后,众人都各自与交好的结伴散在慕家的花园里游赏,而有一些则是围聚在一起呤诗作对。

童烟彩一脸闷闷地跟慕雪柔、慕雪容,还有宫葶心走在一起,宫葶心看着童烟彩的臭脸,安慰道,“烟彩姐姐,你也别多想,太子殿下不过是随口说说,皇后娘娘怎么可能真让他娶慕雪瑟那个丑八怪啊。”

“可是殿下这么维护她!现在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笑话我!”童烟彩恨恨道,“她慕雪瑟凭什么,不就是救了太子殿下一命么?换成是我,我也会拼命去救!这算得了什么!”

“是,是,都是太子太看高她了。”慕雪柔和慕雪容嘴上应道,心里却不以为然,那天遇上刺杀时的场面有多凶险,她们可是亲身经历,吓得腿都软了,也就只有慕雪瑟那种疯子敢拉着太子殿下跳悬崖,换成别人,谁敢啊?

但是这些话慕雪柔和慕雪容是不会直接对童烟彩说的。

宫葶心的眸子闪了闪,突然笑道,“不然,我们想办法来整整她吧。”

“整?怎么整?”童烟彩一听眼睛就亮了。

“雪柔,你府里不是有座九曲桥么?”宫葶心看着慕雪柔,眼中闪着算计的光芒,“我们想办法让她到那个桥上去,然后找机会把她推下湖!”

“这个好!”慕雪容本来就看慕雪瑟不顺眼,一听立马赞同。

“这样,真的好么?”慕雪柔装作担忧的说,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按这个方法整慕雪瑟了。

“她那么对你,到处散播你的流言你都忘了?”宫葶心冷笑道,又问童烟彩,“烟彩姐姐,你说是不是?”

“是,这个慕雪瑟这么恶毒,都毁容了还敢勾引太子殿下!”童烟彩的眼中闪着算计的光,“不过,葶心这个主意好是好,但是还不够!”

【作者题外话】:今天起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