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名节尽毁(一)

花园里,慕雪瑟边同南风玉一起散步边对她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刚刚宴席之后,慕天华就被薛国公找去说话了,薛国公是太后的母弟,对于姜华公主所出的慕天华的疼爱不下于太后,如今见了慕天华自然是要好好地说一番话。

因为慕雪瑟不太受太后待见,所以连同薛家其他人对慕雪瑟也是淡淡的。至于薛家人知不知道慕雪瑟的真实身世,慕雪瑟就不清楚了。

“我极少参加这样的宴会,不过你单独用你的名义给我下了帖子,我怎么好不来。”南风玉笑道,又摇头,“想不到你这样的天之骄女,在自己家里活得也不轻松啊。”

“让你见笑了。”慕雪瑟浅笑道,“京城里哪座大宅子里没有几件这样的糟心事,镇国公府更是不能免俗啊。”

“不过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南风玉有些纳闷地看着慕雪瑟那张平静的脸,“我可是听人说了你这脸是为了保护你两个妹妹才毁了,可她们却扔下重伤的你自己逃走,现在你三妹妹还这样对你,你不恨么?”

慕雪瑟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立即问道,“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东伯候夫人来玉真观打醮的时候对我母亲说的。”南风玉回答。

“东伯侯府?”慕雪瑟的心慢慢往下沉,东伯侯与镇国公一向素无往来,就连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情怕是已经在京城各大世家里传开了。

“怎么,有什么不妥么?”南风玉对慕雪瑟紧张的态度有些奇怪,“我还听说慕三小姐在南越的时候,企图冒领你医女的功劳,妄图骗得朝廷的嘉奖?到底是不是真的?”

慕雪瑟沉着脸点点头,南风玉顿时有些气愤道,“她们还是不是人!你为了她们伤成这样,她们居然扔下你逃跑!你这个三妹妹更是过分,居然之后还想冒领你的功劳!现在居然还设计陷害,想毁你清誉!”

“都过去了。”慕雪瑟脸上淡笑道,心里却是急剧的思索着,他们才回到京城没几天,到底是谁,这么快就把慕雪柔的这些丑事传得尽人皆知?

慕雪柔肯定会认为这些事是她传出去的,所以前世,慕雪柔才会这么恨她。这恐怕也是散布这些事情的人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和慕雪柔失和相斗!

这人藏得如此之深,当真可怕!

“你肚量真大,居然半点不生气。”南风玉叹气道。

“因为生气没有用,反而只会坏了自己的心情。”慕雪瑟看了南风玉一眼,道,“况且,有太子和你一力保我清誉,她们掀不出风浪来。”

“可是虽然有我和太子一力为你澄清,到底还是有损害的。”南风玉皱着眉头担忧道,“你如今得封县主,慕家又圣眷正隆,那些别有用心惯喜欢恶意揣测的人,指不定背地里怎么拿这事编排你。”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慕雪瑟淡笑道,“只要我在意的人不误解我就好,其他不相干的人怎么想,我何必去在乎。”

“其他人是不相干,但是宫家少爷呢?”南风玉叹气道,“你看他在宴席上那脸色,怕是已有心结了。”

“事已至此,他若是不能信我,我也无能为力。”慕雪瑟云淡风轻地说,“他若想拿这事退婚,也由的他。”

“你清清白白,宫家却退婚,岂不是坐实了那些流言,更是予人口实。”南风玉有些无奈地看着慕雪瑟,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自己的姻缘这么不上心,“你们是要过一辈子的,难道你真想让他带着心结娶你?”

“一辈子?”慕雪瑟低笑一声,却是不再言语,前世她的一辈子何其短,有一部分就是被宫浩磊给毁的。

宫浩磊的态度变化她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看向她的眼中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嫌弃。换做从前,这时候宫浩磊早就亲亲热热地来同她说话,陪她散步赏月,巧语浓情逗她开心。那会像现在这样离了宴席就匆匆找借口告辞离去。

再一想刚刚宫浩磊和慕雪柔在平湖水榭里相依相偎,她忽然就想起,宫浩磊这人平时总是一副温润如玉的君子形象,似乎对谁都是很温柔的,才会引得慕雪柔如此喜欢他。

可是这种看似多情的人,最是无情。无论慕雪柔再怎么喜欢他,再如何明示暗示地向他表意,前世宫浩磊退亲之后,却是娶了别人。说到底,谁对他最有用,他就最爱谁,这一点跟楚赫还真是一模一样。

慕雪瑟又看了南风玉一眼,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慕雪瑟想问南风玉是不是因为她自身也被传了那样不堪的流言,所以她才会对她的清誉这么在意。是不是因为她自身的姻缘如浮云般遥不可及,捉摸不定,所以她才会对她的姻缘这么关心,因为她感同身受。

可是慕雪瑟知道有些事情,她还不能问,她和南风玉还没有亲密到那种地步,她若是随意窥探南风玉的隐私,也许反而会伤到她。

想到这里,慕雪瑟对南风玉笑道,“我倾慕你的棋艺已久,我们现在去下一盘如何?”

“好啊。”南风玉笑答。

二人才刚刚要转身去找一地方好好下棋,就有一清甜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雪瑟表妹。”

慕雪瑟和南风玉一同回过身去,就见童烟彩和宫葶心一起并肩走来。

“原来是烟彩表姐和葶心。”慕雪瑟先笑道。

南风玉也对着二女点了点头,她极少参加宴会,与这些高门贵女都不太熟识。

慕雪瑟明白,童烟彩找自己,怕是因为刚刚在宴席上九方痕的表现,而有话要对她说。

“你们找我有事么?”慕雪瑟含笑问道,一双凤眸却是落在童烟彩身上,定定地看着她。慕雪瑟还记得前一世,她毁容又失贞后,童烟彩和宫葶心可是没少到慕家来嘲笑她,甚至对她说,她这样的人还活着做什么,死了算了。

童家这一家子,前世没少帮着童氏和慕天齐算计慕她大哥慕天华,慕天华被陷害关进诏狱就有侍郎童涣的手笔!这一家人都让她恶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