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名节尽毁(二)

前世,童烟彩一心想当太子妃,可惜后来无论是元冰清还是童烟彩,都没有当上太子妃,慕雪瑟非常确定,就算没有自己挡道,童烟彩也当不成太子妃!这多半是因为童涣首鼠两端,明面上跟着镇国公府一起支持太子,背地里却投靠了六皇子九方镜!

她倒是想看看童烟彩到底要对她说什么。

童烟彩却是笑了一下,对慕雪瑟道,“雪瑟表妹,我好久没到你们府里来了,你们府里那座九曲桥的月色美景,我一直念念不忘,可是却记不得该如何走了,不知道你可否带我们去看看。”

慕雪瑟装作有些为难地说,“可是我们正要去下棋。”

“今日是慕家的庆贺之宴,难道雪瑟你不该尽一尽地主之谊么?不过几年没见,你还真是与我们生分了。”宫葶心冷笑道。

慕雪瑟失笑,她同她们亲密过么?就算曾经有,那也是她瞎了眼!

她看了南风玉一眼,见南风玉点头,她才向着童烟彩和宫葶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既然如此,那烟彩表姐,宫小姐,请吧。”

说完,慕雪瑟就挽着南风玉的手在前面带路,童烟彩和宫葶心跟在后面,四人一路闲聊着向九曲桥走去,丹青和其他几个丫环保持了一段距离跟在她们身后。

其实九曲桥离的并不远,童家、宫家与镇国公府都关系匪浅,童烟彩和宫葶心从小时候起就经常到慕家来玩,九曲桥已去过无数次了,说什么忘记路了,不过是假话。

不过她们既然要作戏,慕雪瑟也就看一看她们到底想唱一出什么。

到了九曲桥前,只见银白的月光如薄纱一般笼罩下来,洒到微微泛着清波的平湖上,湖面是深邃的蓝,深蓝的湖面上又反着粼粼的月光。一架九曲石桥横在湖面,直通湖心的水榭凉亭,九曲石桥被月光照出一片冰白,极是静谧雅致。

远远地,慕雪瑟看见水榭里已有三两个人影,显然是有人先她们一步,到此赏景了。

“真是好景致,许久没看到了。”童烟彩看着这平湖月色,曲桥幽亭,感叹道,又看着慕雪瑟笑道,“雪瑟表妹带我们过去吧。”

慕雪瑟含笑点头,依旧挽着南风玉走在前面,桥面不宽,刚刚好够两个人并肩而行。童烟彩和宫葶心并排走在湖面,状似无意地左右赏着景致,和慕雪瑟两人保持着一段距离,而丫环们都远远跟在后头。

等到慕雪瑟和南风玉差不多走到湖心的时候,童烟彩和宫葶心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童烟彩猛地向前冲了几步,伸出手就要去推慕雪瑟。

从一开始,童烟彩的举动就非常反常,所以慕雪瑟一直都在留心她的动静。如今见童烟彩恶狠狠地扑来,慕雪瑟反手就将左手中暗藏的小石子向着身后的童烟彩射了出去。

童烟彩眼看着自己就要推到慕雪瑟,心中一喜,谁知她的左膝突然被什么击中,猛地一阵酸麻,腿就软了下去。这左腿一软,她的身子顿时就失去了平衡,斜跌出桥面,直接栽进了水里。

只听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慕雪瑟和南风玉都回过身来,南风玉眼见童烟彩居然掉进了湖里,吃惊地问宫葶心,“童小姐怎么掉下去了?”

宫葶心张大嘴巴不知该如何作答,她看着在水里扑腾喊着救命的童烟彩,不明白明明说好了把慕雪瑟推下湖,怎么童烟彩自己掉下去了。

“还不快救人!”慕雪瑟也装出一副情急的样子,在桥边伸出手就要去拉在水里拼命喊着救命的童烟彩,奈何桥面太高,童烟彩跌得太远,怎么也够不到。

就在这时,湖边突然传来两个女子的大声喊叫,“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慕雪瑟一下就听出来,这是慕雪柔和慕雪容的声音。

“别喊了!别喊了!是烟彩姐姐!”宫葶心一脸焦急地冲岸边的慕雪柔和慕雪容叫喊着阻止道。

却已来不及,只见平湖岸边几道黑影,扑嗵,扑嗵,接连不断地跳下水,竟是几个小厮,他们全都奋力地向童烟彩游过来。

“不要——你们别过来——”童烟彩在水里奋力挣扎着喊叫,想要躲避那几个要游过来救她的小厮。

偏偏那几个小厮水性极好,游得飞快,三五下就都游了过来抓住了在水里挣扎的童烟彩,有两个还趁机在童烟彩湿透的身上摸了两把,更有一个强行用嘴对沉进水里的童烟彩嘴里渡着气。

童烟彩在水里拼命挣扎,奈何这几个小厮早得了慕雪柔的吩咐,有心要侮辱她,故意在水里把她的衣服拉扯得破破烂烂,春光毕现。童烟彩屈辱地想要放声大哭,却一张口就灌进了几口湖水,眼泪也和湖水混和在一起,无人看得见。她真想直接淹死在这湖里,也不想这样被救上岸去。

可惜,这几个小厮是不会让她死的。等到他们折腾够了,将衣裳破裂的童烟彩救到平湖岸边的时候,岸上早已围满了被慕雪柔和慕雪容的叫喊声吸引过来的宾客。

众人都是一脸吃惊地看着面若死灰,衣衫不整被救上来的童烟彩,和慕雪瑟、南风玉一起赶到湖岸边的宫葶心一见童烟彩这个样子,顿时面如菜色。

完了完了,她们本来定下这样的计策是为了毁了慕雪瑟的名节,结果现在中计的却是童烟彩!

岸边的慕雪柔和慕雪容也没想到落水的居然会是童烟彩,她们只是按照童烟彩的计划,先是安排几个小厮躲在岸边,等慕雪瑟一落水,就让这几个小厮去救。再高声叫喊把宾客都引过来,让众人看看慕雪瑟衣衫不整又被几个小厮贴身触碰的模样。好让慕雪瑟名节尽毁,身败名裂!

可是,落水的人,怎么会变成了童烟彩呢?

童夫人和童侍郎一看落水的居然是自己的宝贝女儿,顿时惊叫着扑上去,“烟彩!”

一旁的童绍立刻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在童烟彩春光外泄,湿透的身体上,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童烟彩不仅在众人面前全身湿透,肌肤裸露,还是被几个小厮给从湖里抱上来的。童烟彩的名节已经毁了!

别说当太子妃了,以后怕是都没有人家愿意要一个被一群小厮湿身搂抱过的女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