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宫闱往事(一)

送走南风玉后,慕雪瑟带着丹青在花园随处走着,走到一处僻静的凉亭,她走进亭子里闲坐了一会儿,忽然又想起了南风玉最后的话,到底是什么会让她甘愿承受命运里的不公呢?

慕雪瑟不知道,她闲极无聊,干脆让丹青去取来一副棋盘,独自在凉亭里摆起棋谱来。

“小姐,刚刚奴婢在后面跟着,看见高小姐似乎是要上前推你,结果不知怎么的,就自己掉了下去。”丹青站在一旁道。

“你没看错,她是要来推我。”慕雪瑟边摆着棋谱边道,“今天差一点脸面丢尽,名节受损的就是我了。”

“高小姐真是自作自受。”丹青气愤道,“她后来还敢贼喊捉贼!”

“她也没说错。”慕雪瑟轻轻笑起来“的确是我让她掉下去的。”

“华曦县主既然喜欢下棋,和我对弈一局如何?”一声清澈的男音从凉亭外传来,慕雪瑟抬眼看去,只见楚赫独自一人缓缓向着凉亭走来。

“忠义侯请坐。”慕雪瑟平静地看着楚赫走到她的面前,微笑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已是深秋,天上的明月遥映着大地一片清冷,四周都是盛开的菊花,空气里充满着菊花清苦的香气。

慕雪瑟看着楚赫在对面坐下,忽然就想起曾经在忠义侯府的菊园里,他们也常常坐在一起对弈,那时她满心甜蜜,每天研究一些刁钻古怪的棋路,就为了能赢楚赫一局,而得到他的一声夸奖。她如今的棋艺,有大半是那时候练出来的。

世事轮转,竟想不到,他们竟然还有坐在一起对弈的一天,真是讽刺的想笑。

“就让忠义侯你先手吧。”慕雪瑟大大方方道。

楚赫微微眯了眯眼,他的棋艺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若非慕雪瑟棋艺精湛,就是看不起他,否则怎么敢让他先手。

“好。”他也不推拒,拿过白子,先落下一子。

棋局如世事,棋路观人心,楚赫一直在揣测在厉厌天事败被杀这件事里,慕雪瑟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他一开始以为慕雪瑟不过是误打误撞,凑巧救了许淑云,才为秦泽海和慕天华之间牵了线。

可在他见过慕雪瑟之后,他却又觉得不止是如此简单,他总是不能忘怀慕雪瑟那如冷锋一般划过他面颊的目光,他总觉得那目光里藏了太多太过沉重复杂的东西。

刚刚童烟彩落水之事,他也旁观了,慕雪瑟就算被诬陷也是如此冷静,就跟她在宴席上听着众人都鄙夷她失了贞洁的时候一样。那么淡,那么平静,不到必要的时候绝不开口,一开口就直点重心,四两拨千金,轻松化解危机。

一个能毅然决然拉着当朝太子跳悬崖,当机立断杀疯马的少女,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他觉得自己计算慕家的实力时,一直都错估了慕雪瑟这么一个人。

所以现在在他要重新估量,他才前来同慕雪瑟下这盘棋。他想要通过慕雪瑟的棋路,看穿她的心思,估量着慕雪瑟值得他给多大的重视。

可是下到中盘博杀的时候,他却觉得被看穿的是自己,他的每一路棋都被慕雪瑟提前预知封死。这是他从未遇见过的事情,哪怕是他跟京都第一棋手南风玉下棋时,也不曾这样不堪一击过。

为什么,面前这个少女手中的黑棋步步逼进,仿佛看穿了他的所有。

看出楚赫的惊愕,慕雪瑟在心里冷笑,她前世不知道同楚赫下过多少盘棋,楚赫的每一步棋路,每一个布局,她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她自然是可以提前看穿他,再将他的棋路一一封死。

而今世的楚赫却对她一无所知,这就是她所占的先机!

“你输了。”慕雪瑟冷冷地落下最后一粒黑子,墨玉打磨成的棋子落在黄梨木棋盘上发出轻脆的磕击声。

慕雪瑟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曾经她所钟爱的,以为可以依靠一生,最后却将她推入地狱的男人。看着他在自己面前一败涂地,她只觉得心里异常痛快。

但是还不够,当然不够!她不止要让他在棋盘上一败涂地,她也要让他在他所谋划,追求的大业里一败涂地!厉厌天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华曦县主果然棋艺不凡,在下认输。”无论心里是如何震惊与不甘心,楚赫的脸上都笑得极为豁达。这也是他的优点,拿得起,放得下,不计较一时一刻的得失。

“县主觉得六皇子如何?”楚赫突然问。

“太傲。”慕雪瑟很直接地说了两个字。

楚赫怔了一怔,他问过很多人这个问题,所有人知道他是九方镜的人,都在他面前将九方镜夸得天花乱坠,无人敢如此直白地指出九方镜的缺点。

慕雪瑟是第一个人。

“他有傲慢的本钱。”楚赫回答。

“是这样没错,可是你们将他捧得太高了。”慕雪瑟淡淡笑起来,“将来若是有一天不小心跌下来,可是会摔得很惨。”

“县主为何认为六皇子会跌下来呢?”楚赫微微挑眉。

“侯爷又为何认定他不会跌下来呢?”慕雪瑟反问道,楚赫和九方镜所图谋的是那张高高在上的龙椅,古往今来,多少人都为了那张椅子浴血拼杀过,可是真正能坐上去的人却寥寥无几。楚赫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九方镜一定能坐上那个位置。

“县主有没有听过一件宫闱秘闻。”楚赫笑起来。

“宫闱秘闻太多,不知道侯爷说的哪一件。”慕雪瑟边收着棋盘上的棋子边问道。

“关于谢太妃的那一件。”楚赫缓缓道。

慕雪瑟收棋子的手顿了顿,抬眼看向楚赫。

谢太妃,名谢筠,正确来说,她并不是先帝的妃子,是在先帝死后才被册封的。而她会在先帝死后被册封为妃,还要扯出一段她与当今圣上的往事。

先帝朝时,原本的楚氏一族不像现在这样伶丁,只剩楚赫一人,而是大熙开国的大功臣,所以熙国的每一任皇后,都是楚家的女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