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心生怨恨

慕雪瑟看着楚赫的背景消失在夜幕里,许久才冷笑了一下。想让她帮九方镜?简直是作梦,她恨不得让他和九方镜死无葬身之地!

“雪瑟。”

她听见有人叫她,她转过脸去,看见九方痕在菊花丛中向着她走来,他叫她“雪瑟”,不是撒娇一般的“雪瑟姐姐”,也不是正重其事的“华曦县主”。

慕雪瑟的心莫名地有一些不安,微微蹙起眉毛看着九方痕慢慢走到她面前,只听见九方痕问,“楚赫找你做什么?”

“你不喜欢他?”慕雪瑟看见九方痕一脸不喜的表情,笑道。

“我讨厌他!”九方痕直白道,楚赫是九方镜的人,九方痕就是对权力斗争再怎么不上心,敌人朋友也还是分得清楚的。

“是么,我也讨厌他。”慕雪瑟笑起来。

“真的?”九方痕眼睛一亮,又有些不高兴地说,“那你还同他下棋,说话。”

“你看见我们多久了?”慕雪瑟微微皱眉。

“也没有很久,就在你们说什么宫帏秘事的时候。”九方痕的脸上显出一抹尴尬。

“那个传言是真的么?”

“是。”九方痕淡淡回答,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因为自己不是皇上最深爱的皇子的悲哀,也看不出九方镜极有可能抢走他太子之位的担忧。

慕雪瑟垂下眼思索着,如果传言是真的话,那她想跟九方镜作对就会很麻烦,到底谁才是那个适合她支持的皇子呢?

忽然,她听见九方痕说,“雪瑟,我刚刚在宴席上说的话都是真心的,绝不反悔。”

慕雪瑟心中一惊,她略有些错愕地仰头看着九方痕,他背着月光而立,俊美的脸藏在阴影里,他继续说,“我绝不会让你因为我而名声受污,若真是如此,我娶你!”

慕雪瑟却是笑起来,笑得不可抑制,九方痕莫名退后两步,看着慕雪瑟从石凳上笑着站起来,对着他说,“太子殿下,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能救得了你,也救得了我自己,我还没有沦落到需要你同情的地步!”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九方痕急急辩解道。

慕雪瑟却打断他,“无论你是不是那个意思,我都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抱歉,我不需要。”

说完,她转身便走,丹青立刻抱起棋盘和棋子跟了上去。

九方痕正想要追,却听慕雪瑟清喝一声,“浮生!”

一道黑影至半空中飘然而至,落在他们之间,浮生清俊的脸如同月光一般冰冷,那双漂亮的眼中隐藏着寒意向着九方痕直逼而来。

九方痕还要上前,浮生手中的胜邪剑长剑出鞘,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着幽光的剑尖直指着九方痕的颈部。

“我只是想同你说说话,为什么你总是要拒我于千里之外?”九方痕不得已,只能后退一部,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受伤,对着慕雪瑟痛声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三番两次舍命救我?”

“刚才童烟彩落水的时候,你去哪了?”慕雪瑟背对着九方痕问道,声音带着缥缈的清悠。

“我被三哥拉去找薛国公说话了。”九方痕回答,又道,“难道你是在怪我刚才没有出来帮你么?还是怪我之前向你隐瞒身份?”

难怪只有薛凝嫣和慕天华在一起,却不见薛国公,原来是跟九方痕和九方澜在一起。慕雪瑟暗想,她转回头,对九方痕淡淡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只差一点,掉进水里名誉尽毁的就是我。就是因为你这么不注意,随意说要娶我的话,我才会引来童烟彩的嫉恨,她才会想要害我。你若真心为我好,刚刚的话就不要再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慕雪瑟说完,就带着丹青和浮生走了,留在九方痕独自站在原地,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脸上,他看着慕雪瑟离开的方向许久,忽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童家的府祗里,童烟彩一回到家中,就躲进自己的房间大哭起来,童绍和童夫人跟了进去,童夫人问道,“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童烟彩不敢隐瞒,老老实实地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就眼神闪躲地不敢看童夫人的眼神。

“原来是你害慕雪瑟不成,反害了自己!”童侍郎在门外听见了童烟彩的话,冲了进来,扬手就给童烟彩一个耳光,“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愚蠢的女儿!好了,现在你把自己的前程都给毁了!”

就差一点,他的女儿就有可能被选为太子妃,可是现在弄成这样!

“你自己说说看,现在谁还会要你?!”

童烟彩顿时又大哭起来。

“老爷别急。”童夫人赶紧拉住童侍郎,劝道,“镇国公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镇国公府怎么都要给我们一个交待,我们就利用这件事,让烟彩嫁进镇国公府!”

童侍郎瞪了童烟彩许久,无奈道,“如今也唯有如此了,只是雪容会不会把真相说出来?”

“你妹妹是断不会让她说出来的。”童夫人笃定地笑起来,她对自己这个小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她是万万不会让她的女儿牵连进来的。”

“罢了!”童侍郎长叹一声,又看了童烟彩一眼,“孽女!”

说完,冷了一张脸,甩袖就走了出去,童夫人连忙跟上去劝慰。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嘤嘤哭着的童烟彩和童绍,童绍心疼自己妹妹,忍不住问,“妹妹,好好的,你怎么会自己摔下湖去?”

“我也不知道,就觉得左边膝盖突然痛了一下,然后一麻,我就掉下湖去了!”童烟彩呜咽着说,忽然又恨恨地说,“肯定是慕雪瑟,一定是她对我动了什么手脚!”

“我看看。”童绍让童烟彩掀起裙子来,只见童烟的左膝面上淤青了一块,“这是——被什么暗器给击中的。”

“暗器?”童烟彩呆了一下,忽然歇斯底里地叫起来,“是慕雪瑟,一定是慕雪瑟!是她害我的!”

“哥,你要帮我报仇啊!我这一辈子全毁了,原本我该是太子妃的,可现在却要这么屈辱地嫁进慕家。”她又扑进童绍怀里大哭起来,“哥,我不甘心哪,我真的不甘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