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祖宗显灵

慕振荣一脸犹豫,八字合不上,自然是无法嫁娶的,可是童烟彩是因为慕雪容才出的事,童家这个交待,镇国公府是怎么都要给的。最终,他只能长叹一声道,“将华儿的八字送去与烟彩的合合看吧。”

童氏心中大喜,她买通了法华寺的师傅,算准了慕振荣为人重诺守信,若是慕天齐与童烟彩的八字合不上,无奈之下,慕振荣就只能将慕天华推出去。等到该过的礼全都过了,太后和薛家再有意见也来不及了。

得知要嫁的人是慕天华,童烟彩还是有几分欢喜的,先不说慕天华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是正三品的武将,单是他镇国公府世子爷的身份就足以让一般少女大动芳心了。所以,也不止是童氏没看上童烟彩,童家人也没看上慕天齐,一开始打定主意想嫁的就是慕天华。

慕天华虽然不满,可是慕振荣开的口,他身为府中长子,遇上这种事的确是该替慕家承担,他无力也不能阻止。

苍雪阁里,丹青一脸焦急地冲着慕雪瑟念叨,“小姐,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这样下去大少爷可就要娶童小姐了!”

“你急什么。”慕雪瑟正看着一本医经孤本,一双凤眼里一片沉寂,她勾唇一笑,“童氏会动手脚,我就不会么,你好好看着吧。”

这一次,慕天华和童烟彩的八字是合上了,然后就立即按照规矩将庚帖送去宗祠里放上三天,算是上告先祖。

童氏和童家人都是非常欢喜,可就在庚帖放在宗祠的当夜,突然庚帖就起了火,烧成了一片灰烬。

第二天得知此事的童氏脸色铁青,又将庚帖再送去了一遍,还特意派人看着,结果那张庚帖就这样当着看守人的面起了火,烧得一干二净。

慕氏旁支的族人得知了此事,全都惊慌不已,觉得这桩婚事祖宗们不同意,所以才降下天火,若是这婚事成了,说不定要祸及全族。

童氏还想一意孤行,偏偏慕氏族人一力要求此桩婚事作罢,还让族长召开族内大会,坚决要求慕天华不能娶童烟彩。

童氏再硬,也顶不住全族的压力,再加上慕振荣对于慕天华娶童烟彩之事本就有些犹豫,所以此事就此做罢。

更重要的是,太后得知了此事后大怒,下了懿旨给镇国公府,命镇国公府任何人以后都不能过问慕天华的婚事,慕天华的婚事只能由她来做主!

再加上慕雪瑟想办法将那天童烟彩落水事情的真相透露给了太后知道,太后知道之后,更是怒不可遏,觉得童烟彩算计慕雪瑟不成,居然还敢妄图嫁给她的外孙慕天华,立刻又下了一道懿旨,命童烟彩出家。

而这个时候,京城里流言四起,都说童家小姐童烟彩想害华曦县主不成,却反害自己名节受损,之后还不要脸地利用这件事想嫁给镇国公府的世子爷。

那天参加宴会的人,才渐渐了解了事情的真相,都以为是童烟彩串通慕雪容,想要害慕雪瑟不成,却自食恶果。慕振荣知道真相后,也因为童家人的不要脸,气得好几天没理童氏。

原本慕雪瑟没打算把事情的真相说出去的,奈何童家人太过不要脸,居然算计到了慕天华头上,那就不能怪她了。

童氏带着慕雪柔去趟童家,她为了这件事没成,反而闹成这样和童侍郎和童夫人商量着该如何收场的时候,童烟彩正在自己的屋子里哭得肝肠寸断,童绍和慕雪柔在一旁不停地安慰她。

“哥,你说我以后怎么办,太后居然命我出家!难道我真要一辈子青灯古佛吗!”

“妹妹,不会的,爹一定会想办法去求太后开恩的。”童绍就这么一个妹妹,自小是放在心里的疼着的,如今见她这样,也实在不好受。

“到底是谁把事情真相说出去的!”童烟彩恶狠狠地抬起头瞪慕雪柔,“是不是你!”

“不,当然不是我!”慕雪柔吃了一惊,忽然心下一动,说道,“我看应该是二姐姐说出去的,我总觉得那天她一定是看穿了我们的计谋。”

“她自然是看穿了!”童烟彩想到自己左膝盖上的那一小块淤青,恨恨道,“不然我也不会掉下湖去!”

她又伸出手,紧紧抓住童绍的袖子,哭喊道,“哥,你答应过要为我报仇的!”

“哥一定找机会帮你报仇!”童绍嘴里说着,心里却很为难,他找了好多市井流氓守在镇国公府外,想教训慕雪瑟,奈何慕雪瑟无事不出门,根本找不到机会。他转头去问慕雪柔,“雪柔表妹,慕雪瑟到底什么时候会出门,你不知道么?”

“这——”慕雪柔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童烟彩急道,“我都成这个样子了,慕雪瑟她害过你,也害了我,你难道不想报仇么!”

慕雪柔这才吞吞吐吐地说,“再过三天是姜华公主的忌辰,我二姐姐每年到了这天都会去庙里为姜华公主上香的,不过往年是在南越,如今是在京里,她头天会先和我大哥去上坟的,第二天再自己去庙里。”

童烟彩和童绍的眼睛顿时一亮,童烟彩迫不及待地拉着童绍的袖子恶狠狠道,“哥,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童绍咬牙点了点头。

姜华公主的忌日这天,慕雪瑟一早就同慕天华一起去姜华公主坟前为她烧祭品。之前在南越的时候,因为姜华公主葬在京城,所以每年到了这一天,慕雪瑟一定一早起来沐浴斋戒后,到庙里为姜华公主上香。如今回京,也就改为第一天和慕天华一起去为姜华公主上坟,第二天再独自去庙里上香。

第二天,慕雪瑟早早就起来请示过林老太君后,带着丹青前往京郊弥隐山的法华寺去上香,再请主持在姜华公主的往生牌位前念经。一切事了后,慕雪瑟进了华法寺的后院禅房休息。

法华寺的后院种着一株高大的菩提树,已值深秋,秋风过境,落叶纷纷。慕雪瑟戴着雪白的冥离站在树上,仰望这一岁一枯仿若轮回一般的盛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