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赏枫宴(三)

重活一世,并非她要悲天悯人,去试图改变所有人的命运,只是当她看见薛凝嫣和慕雪菲这样单纯却命途多舛的女子时,她总是会想起前世的自己,她就无法无动于衷。

忽然,她眼神一转,正巧望见了正同九方镜说着话的慕雪柔,而楚赫正一脸淡漠地站在九方镜身旁。似乎是感觉到她的视线,楚赫转头望过来,冲着她大方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笑容,温文尔雅,可落在慕雪瑟眼里,却仿佛看见一只藏匿在暗处对着她吐着信子的毒蛇,让她厌恶得不想再多看一眼。

她冷冷地别过头去,之前顾之舟和那个金帮主约在那么僻静的地方,显然谈话的内容不想让人知道,可她却偏偏听到了。楚赫现在居然还能对她笑得这样温和有礼,她可不相信顾之舟没有向法华寺主持打听出她是谁,更不相信顾之舟没有告诉楚赫。

那么楚赫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还是他对于上一次庆贺之宴上提议的让她帮九方镜拉拢慕振荣的事情,他还没死心?

至于慕雪柔,慕雪瑟在心里冷笑,前世慕雪柔口口声声说她曾经是有多么爱恋宫浩磊,可现在还不是一样跑到九方镜跟前去献殷勤!说什么深爱,在利益前途面前,一切都可以抛掉!

楚赫远远地看见慕雪瑟对于他的示好理都不理,跟九方痕一起转身就走,他不禁皱起了眉头。他动用安插在白虎卫的人从慕天华嘴里打听到,说降秦泽海,设计杀厉厌天的人都是慕雪瑟。这样聪明的女子,怎么会看不出九方痕只是一个草包,而九方镜才是众望所归呢。

为什么,慕雪瑟宁愿开诚布公地与自己翻脸,也不愿意站在九方镜这一边?明明这才是最好最有利的选择!

“怎么,你对她很感兴趣?”好不容易打发走慕雪柔的九方镜皱着眉头顺着楚赫的视线看见了慕雪瑟和九方痕的背影。

“她可是镇国公的女儿。”楚赫看着慕雪瑟的背影道。

“镇国公可不止她一个女儿。”九方镜冷着脸说。

“你是说刚才那个不小心撞到你身上的慕三小姐?”楚赫扬眉看九方镜。

“她不也是镇国公的嫡女么。”九方镜冷冷道,提起慕雪柔脸上都是厌烦,刚刚慕雪柔“不小心”撞到他的把戏真是太老套了,要不是楚赫在一旁使眼色,他都懒得多同她说一句话。

“可她却不是镇国公最疼爱的女儿。”楚赫那双淡漠的眼睛里似有无尽的风雨正在蕴酿,“更重要的是,华曦县主有别人所没有的谋略,你看她出其不意地毁了厉厌天就知道了。她才是最能影响镇国公决定的人,要是没有她,你觉得镇国公此次还能从南越荣耀而归么?”

“可是她已经拒绝你的提议了。”九方镜依旧冷着脸,自从上次老马之事后,他就一直看慕雪瑟不顺眼,可惜却没机会找她麻烦。结果又听说她居然胆敢拒绝了楚赫的提议,就对她更是恼怒。“而且,她还听见了顾之舟和金帮主的谈话。”

“不过寥寥数语罢了,她听不出什么。”楚赫看见九方镜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他沉声道,“你可不要轻举妄动!镇国公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闯的!”

“对你我来说,不过小事罢了。”九方镜轻蔑一笑,“况且,若是在赏枫宴回去的路上,让她出点什么问题还不容易?”

“我说了,我还没有放弃让她站在我们这边。”楚赫不容置疑道。

“她会听话么?”九方镜不甘心地轻哼一声,显然并不认同楚赫所说的慕雪瑟的价值。

“想要让一个女子百依百顺,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她的夫君。”楚赫的眼中闪着算计的光芒,“夫为妻纲,没有一个女子会与自己的夫君作对。”

“你要娶她?”九方镜皱起眉头,声音竟有一些紧张。

“若是她那张脸没有毁掉,还算配得上楚家的门楣,可惜她那张脸却毁了。”楚赫慢慢笑起来,“我虽然不打算娶她,可是我们手下还有很多人,不是么。”

慕雪瑟和九方痕一起走在枫林里,却觉得背后那道毒蛇一般的视线始终如附骨之疽粘着不去,让她全身不舒服。

忽然,她远远看见一个仪表堂堂的锦衣公子正在招呼着男宾,那是元阁老的嫡长孙——元崇。

元崇在京城也是一赫赫有名的才子,自小就有慧名,诗词文并工,更以十三岁状元及第成为科举佳话。如今年不过二十五,已因治理漭江修筑河堤有功,而官至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总理河道。

这样的青年才俊前世却因为被诬陷贪污修河银两而下狱,后来他虽然被放了出来,却一直没有再入仕。

她会知道前世元崇是被诬陷的,是因为她后来无意间听到了楚赫和九方镜的对话。元家是太子**之首,元崇更是元家青年一辈的翘楚,打压元崇就等于打压了元家,打压元家就等于打压了九方痕。

慕雪瑟的唇边轻轻勾起一抹略显讽刺的微笑,她对九方痕道,“你告诉元崇,让他仔细留意漭江那条他负责监修的河堤,二月的时候那条河堤可能会决口,这对他,对元家,对你,都会是一场大麻烦。”

“漭江河堤是今年才新修筑完的,二月又非涝季,怎么会决口?”九方痕一脸犹疑地看着慕雪瑟。

“你信我就对了,遇事当防范于未然。”慕雪瑟没办法解释太多,又对九方痕道,“还有,让他留心工部主事吴邦国。”

“吴邦国?”九方痕皱起眉头,“我记得他和元崇一起负责修筑的漭江河堤。”

“不错。”慕雪瑟点点头,她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再多说,更会让人猜疑她是如何知道这些事的,“你一定要去提醒他,否则他会有大麻烦。”

九方痕还想再多问两句,枫园的门口却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高喝,“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