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赏枫宴(四)

“父皇和太后怎么来了?”九方痕不禁怔了一下。

元家是皇后娘娘的母家,元家一年一度的赏枫宴,皇后娘娘经常亲自前来主持,可是皇上和太后却是从没参加过的,今天居然来了,怎么能不让人惊讶。

众人连忙都聚到枫园的门口,跪迎圣驾,只见一众内侍官和宫婢簇拥着皇上,太后,还有皇后走了进来。慕雪瑟微微抬眼,正对上着陪在皇上身后的于涯的笑脸,于涯还对着她眨了眨眼,慕雪瑟瞬间就觉得背上起了一阵鸡颇疙瘩,仿佛被一条蛇给盯上一般的不自在。

皇上让众人免了礼之后,对站在众人前面的元家家主元阁老说,“元卿,朕听说你家的赏枫宴极是热闹,正好太后入秋后常觉得烦闷,朕和皇后就陪她到你这来走走,朕可来晚了?”

“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来得巧,臣等正要开席。”元阁老行礼道,“皇上,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请上坐尊位。”

皇上大笑一声,当先向着主座走去坐下,太后和皇后则分坐在他的左右两边,于涯则站在皇上身侧。

“于卿,你也坐下吧。”皇上对着于涯道,让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设了一张铃兰桌让于涯坐,按排位,竟是比元阁老和几位皇子还高,显然是对于涯宠信非常。

众人都分成男女两边各自入座,慕雪瑟向对面的男宾席看去,只见最上首依次坐着太子九方痕,刚受封宁王的二皇子九方灏,三皇子九方澜,六皇子九方镜,就连刚刚七岁的九皇子九方浩也在,皇上膝盖长成的皇子俱都来了。

慕雪瑟暗笑,恐怕今天皇上不是陪太后前来解闷的,而是拉着太后一起来为几位皇子选妃的。

几位皇子里除了今年已满二十岁的二皇子娶过正妃后,俱都还未娶亲,而二皇子的正妃去年病逝了,如今也是鳏夫一个。这么多皇子都还是单身,也难怪皇上要为皇家香火着急。

等众人都入座之后,皇上才下令开席,众人坐在这枫林间,一边赏着红枫似火,一边品尝着美酒佳肴,别有一番情趣。

下一道菜是帝王蟹,皇上身边的一位内侍官先上前用小碟和筷子试吃了一口,确认无事之后,才将帝王蟹呈到皇上的面前。

“和露摘黄花,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皇上笑吟了一句,对着于涯道,“于卿,今天是因为朕在这,所以大家才这么拘束么,你不是说每年这赏枫宴上才子佳人吟诗作画,清歌献舞,热闹非常?”

“皇上在这,他们自然不敢造次。”于涯笑了笑。

“朕和太后都喜欢热闹,让他们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皇上笑道。

“是。”于涯立刻把话传了下去。

皇上有心看,众人自然从命,其实各家的小姐们早就按捺不住了。今天诸位皇子和各大世家的年轻新贵都在,原本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她们自然是早备好了十八般武艺变着法儿地想在赏枫宴上出彩,以博得众人的赞誉。

先出场的自然是元家的女儿元冰清,她穿着广袖蓝裙跳了一段翘袖折腰舞,舞姿婉约动人,广袖迎风而扬,甩袖折腰,婷婷袅袅,犹如牡丹花开,彩蝶翩舞,看得人目不转睛。

元冰清在翩然舞蹈的同时,往九方痕那里看了一眼,却见九方痕对她妙曼的舞姿毫不在意,眼神始终不住地往慕雪瑟那里看。她的心中又是一阵气恼,尽是连舞姿都带上了几分狠劲。

之后上场的是锦乡候的女儿高颖,她当众一展画技,画了一幅《赏枫围宴图》,神形色貌无一不精,博得了众人的喝彩。而宫葶心当众吹了一曲洞箫,其声幽幽,撩人心神,其音靡靡,动人心魄。

众家小姐,真是各展所长,平分秋色。

接着,众人的眼神都落在镇国公府的一众小姐身上,按顺序是该轮到镇国公府的小姐们出场了,慕雪柔的眼中顿时写满了跃跃欲试。

原本慕雪瑟是不打算在众人面前抛头露面的表演的,于她而言,根本不需要去出这种风头,她也不稀罕那些人的赞誉。

可惜别人却不愿意放过她,只见慕雪柔原本正打算要站起来出场时,元冰清却突然站了出来,对着慕雪瑟朗声道,“华曦县主能得封县主,自当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舞,无一不精的,还请让我等开开眼界。”

这一下,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慕雪瑟身上,想看看这个毁了容的县主能拿出什么样的才艺来。慕雪瑟向对面的九方痕看去,九方痕的眼中充满歉意,显然他也明白,元冰清会屡屡找慕雪瑟的麻烦,原因都出在他身上。

“我才疏技漏,难登大雅之堂,要让元小姐失望了。”慕雪瑟淡淡道,并不接招。

“姜华公主才貌双全,曾经一舞惊四座,华曦县主既是姜华公主之女,又怎会才疏技漏呢?”元冰清显然不欲轻轻放过慕雪瑟,咄咄逼人道。

听见元冰清居然提起了自己已故的女儿,太后皱了皱眉头,看向了慕雪瑟。姜华公主的确是才貌双全,慕雪瑟既然名义上是姜华公主的女儿,就不该给姜华公主丢脸。她本想让慕雪瑟出场表演,可又一想万一慕雪瑟真的才疏技漏,那不是丢人现眼,又闭上了嘴没有说话。

感觉到太后不悦的目光,慕雪瑟微微转头看了太后一眼,她大概猜的出太后的心思,定是不希望她给姜华公主丢脸。

“二姐姐,既然元小姐想看,你又何必推却,就献艺一番吧。”慕雪柔在一旁怂恿道,她心中认定慕雪瑟不肯上场定然是真正的才疏技漏,她今日已准备好要在这赏枫宴上大放光彩,但是能看慕雪瑟丢脸的机会,她怎么愿意放过。

“是啊,雪瑟,今日大家兴致都如此高,你又何必让大家扫兴呢。”童氏看着慕雪瑟,也说道。

“莫非华曦县主是觉得我们大家不配看你的献艺?”元冰清又道,“果真如此,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作者题外话】:狗血的宴会献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