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烹茶舞剑(一)

她这话说得刁钻,今天皇上,太后,皇后都在这里,慕雪瑟若是不献艺,就是说他们三人也不配看她的才艺,可慕雪瑟若是献艺了,表演得不好,又要成为众人的笑柄。

“元小姐说笑了,我只是怕自己的才艺浅薄,污了诸位的耳目罢了。”慕雪瑟站了起来,看来她今天不献艺是不行了,“既然元小姐想看,我也不介意露丑一番。”

元冰清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冷笑地看着走到场中央的慕雪瑟,今天无论慕雪瑟表演什么,她都会成为一个笑话,一个丑女跳舞?一个丑女唱歌?别搞笑了,就凭着那张丑陋的脸,无论是谁都是看不下去的!

忽然,她感觉两道冰冷的目光向着她射过来,竟是皇后和元阁老,显然他们对于元冰清当众挑衅慕雪瑟都是很不赞同。元冰清心中一寒,顿时觉得如坐针毡。慕雪瑟毕竟是慕振荣最疼爱的女儿,元家再如何势大,也是不希望与镇国公府起冲空的。

“华曦县主,”坐在上首的皇上却是看着慕雪瑟笑道,“你尽管表演,就算不好,朕也不会怪罪于你的。”

他一直都觉得这个用一匹又老又残的马堵得九方镜哑口无言的少女十分有趣,总觉得她一定有办法让自己不在众人面前出丑。只可惜慕雪瑟不仅毁了容还已经订了亲,否则这么聪**黠的丫头,他还真想指给自己的皇子。

“元阁老,我想向你府上借几样东西。”慕雪瑟向着元阁老说道。

“华曦县主请随意。”元阁老回答。

慕雪瑟点点对,就对着元府的下人吩咐了几句,不一会儿,只见下人拿来一套茶具和一柄长剑。

“华曦县主这是要舞剑,还是要烹茶啊?”于涯突然笑问道。

“于督主看着便是。”慕雪瑟回以于涯一笑。

于涯带着笑意的凤眼微微一眯,左眼角的泪痣越发清晰,他还真没弄明白这个狡猾的丫头想干什么。

众人都盯着慕雪瑟看,都不明白她到底是要干什么,到底是表演茶艺还是表演剑术?如果是表演茶艺又为何要拿剑,表演剑术的话拿茶具又是为了什么?

坐在男宾席的慕天华有些担忧地看着慕雪瑟,他也不明白慕雪瑟到底是要干什么,可是他也不希望慕雪瑟成为众人的笑柄。

而宫浩磊今天也来了,正坐在离慕天华不远的地方,他的眼神落在慕雪瑟左额的伤疤上,眼中露出一抹厌恶。

那天从镇国公府回去,他就立刻向父亲宫侍郎提出要与慕家退亲,可是宫侍郎却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宫家是从已故去的宫浩磊的祖父宫阁老才开始在京城展露头角的,宫家人丁单薄,宫阁老仅一儿一女,女儿嫁给满门清贵的冯家,正随着丈夫外放江南,儿子自然就是宫侍郎。

但是自宫阁老去世后,皇上对宫家的倚重自然是大不如前,而宫侍郎也不如父亲宫阁老才能卓著,是以才在吏部侍郎的位置上多年无法再进一步。

镇国公慕振荣却是深得皇上信重,镇国公府将来自是到慕天华手中,无论是慕振荣还是慕天华都非常疼爱慕雪瑟。若是现在慕雪瑟毁了容,宫家仍是对其不弃,将她娶进门的话,就是对慕家的一大恩德。

以慕振荣疼爱慕雪瑟的程度,在他感激之下,帮助宫侍郎再进一步,甚至想办法帮他进入内阁也未必无可能。

出于这种考虑,宫侍郎自然是不愿意让宫浩磊退婚,在他想来,慕雪瑟容颜虽然毁了,但是她的家世却对宫家大有助益。宫浩磊要是实在不满意,将来多娶几门美貌的妾室就是,何必在这上面计较。

一想到这些,宫浩磊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盯着慕雪瑟的眼神也颇为不善,到底要如何才能让父亲同意退婚呢?

就在宫浩磊盯着慕雪瑟的期间,慕雪瑟已经开始沏茶了,只见她在茶壶里放上适量的茶叶,冲出热水,然后拿起茶壶慢慢用节奏地轻轻晃动,晃了一会儿后提着壶柄开始往一只翡翠茶碗里倾泄茶水。细细的水流慢慢注入茶碗,只见慕雪瑟倒茶的手有规律地忽而提高忽而放低。

在茶碗里倾注八分满的茶水后,慕雪瑟忽然唰啦一下抽出那柄长剑,放下剑鞘,右手持剑,剑尖一挑,那碗刚刚沏好的茶汤就被挑在剑尖上。

众人都是一怔,不明白慕雪瑟是在干什么,就见慕雪瑟右手中的剑已经舞了起来,剑势如虹,疾舞成影,而那碗茶汤始终稳稳地停留在剑尖,随着长剑霍霍舞动,却一滴茶汤都没有洒出来。

在场的诸人都惊叹出声,这不单单是要剑术好,还要会用巧劲,不是经常练习是无法把握的。

只见慕雪瑟剑随身动,逐光掠影,在剑光里,她那张清冷的脸透出一股凛然的肃穆来。若是慕雪瑟表演舞蹈又或者唱歌这样的才艺,只要配上她那张毁了容的脸,才艺再好都会黯然失色。

但若是配上这沙场征伐的长剑,金铁之舞,杀气四溢,再去看那张脸上的伤疤,反而会让人觉得豪气干云,热血沸腾。

“好!”率先叫好的是宁王九方灏,他看着慕雪瑟那剑光中的身影,脸色露出佩服之色,他的武艺不弱,但是让他像慕雪瑟这般用这种巧劲来舞剑又使茶汤不洒,他也未必做得到。他看了一眼男宾席上的慕振荣,又再去看慕雪瑟,眼中染上了些别的意味。

“好!”

“华曦县主果然名副其实!”

“真是开了眼界了!”

“…………”

男宾席上叫好声不断,大多都是武将,慕雪瑟的一场剑舞引出了他们心中征战沙战的热血豪情。

于涯眼中的笑意始终没退,一直看着慕雪瑟手中的剑越舞越疾,他与慕雪瑟交锋数次,却不知道这丫头的剑耍得这样好。

“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妹妹会舞剑。”坐在慕天华身旁的慕振荣叹了口气。

“是啊,我也不知道。”慕天华的目光也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慕雪瑟,他的心里涌起一阵激动却又失落的感觉,曾经那个小小的女孩,越来越耀眼,却是离他越来越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