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烹茶舞剑(二)

慕振荣看着慕雪瑟的眼神很是复杂,这个他尽心养大的女孩子变得越来越懂事,也越来越深沉,在她身上似乎完全没有留下慕青宁的任何影子,可又似乎到处都是慕青宁的影子。

镇国公府是武勋世家,慕青宁曾经一手越女剑法也是耍得这样好,可是慕青宁的光芒是含蓄的,内敛的,慕雪瑟身上的光芒却是逼人的,刺目的,迎面而来,让人避无可避。

九方痕也在看着慕雪瑟,他的目光很干净也很直接,纯粹地透着欣赏,就算慕雪瑟对他再冷淡,他也始终觉得自己是最靠近慕雪瑟的那个人。他见过慕雪瑟纵身跳海时的决然,见过慕雪瑟坠落悬崖时的狠绝,见过慕雪瑟让他逃走时的坚决。

他见过她太多面,在他面前她似乎从来都不掩饰自己,这也是他喜欢接近她的原因。

坐在离九方镜不远席位上的楚赫,看着舞剑的慕雪瑟轻轻笑了笑,这个女子果然跟他想得一样聪明,知道如何扬长避短,却又能技惊四座,这样聪明有趣的女子不能成为他的助力真是太可惜了。

慕雪瑟舞完一整套剑法后做了一个收势,将剑平平横过胸前,伸手取下上面的茶碗,盖上盖子放在托盘上后走上前去,跪在皇上的面前,双手将放着茶碗的托盘高举过顶,“请陛下品饮此茶。”

于涯走上前来,接过托盘呈到皇上面前,皇上含笑着伸手接过,刚刚揭开盖子,就轻轻地“咦”了一声。

于涯仔细一看,只见皇上手中的茶汤竟幻化出一条龙的样子,不由得吃了一惊,转眼去看慕雪瑟。只听皇上畅快地大笑道,“好,好,竟能在茶水中幻化出龙的形态,真是妙绝!今日魁首当属你!”

宾客们听了此话,都是吃了一惊,全都看向慕雪瑟,确实有烹茶的大家能够用茶汤幻化出花鸟山水之色,但是慕雪瑟不仅仅只是烹茶而已,她还拿着长剑挑着茶碗舞了好一会儿的剑,竟能用舞剑的动作幻化出龙的形象,这才让人吃惊。

“雕虫小技,为博真龙一笑罢了。”慕雪瑟淡笑道,用茶水幻化出景物是她前世时无意学得,在南越别院同浮生学剑的时候,她突发奇想,想用带着茶碗舞剑来控制剑身的平衡和凝聚力,也不知道摔碎了多少茶碗才练成这样的。如今她把两种技巧合二为一,正好渡过了这一次的难关。

“好,你的确博朕的一笑。”皇上看着茶汤里那条龙悄悄消失不见,心里忍不住不一点可惜。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只觉得茶汤香淳,沁人心脾,温度刚刚好,顿时又笑道,“入口香淳,温度适宜,这茶汤也是一流!于卿,赏华曦县主玉如意一柄,黄金千两!”

“是。”于涯命人取来玉如意,亲手递给慕雪瑟的时候,轻笑低声说了一句,“狡猾的丫头。”

慕雪瑟看他一眼,笑而不答,接过赏赐退回了自己的席位。才刚刚坐下,她就感觉到元冰清杀人一般的眼神越过人群直逼而来,仿佛想用眼神在她的身上扎穿几个洞。

元冰清很是懊恼,她本来想要让慕雪瑟当众出丑的,想要让她知道,只要她顶着那一张丑脸,无论是歌舞琴瑟再好,也不会有人欣赏。可她却想不到,慕雪瑟居然会舞剑,还舞得那样巧,那样妙,完全掩藏了慕雪瑟那块伤疤的缺陷,反而给了她大放异彩的机会。

坐在慕雪瑟身旁的慕雪柔眼看慕雪瑟在众人面前大放光彩,还博得了皇上的称赞和奖赏,心里是怎么也忍不住的嫉妒。

眼看慕雪柔的脸色难看起来,童氏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慕雪瑟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慕雪柔将要表演的那才是真正名门闺秀该有的才艺。

慕雪柔看了童氏一眼,见童氏点点头,她就走了出去,走到了场中央,她的丫环锦瑟抱着她的琴上前,有元家的丫环上前来摆好琴案和椅子,锦瑟将琴在琴案上放好后就退了开来。

慕雪柔娇娇弱弱地在琴案前坐下来,她向男宾席望了一眼,见宫浩磊和九方镜都在看她,宫浩磊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柔情似水,她又去看九方镜,却见九方镜冷淡的眼中透露着审视。这两个同样优秀的男子,她到底该如何选择才好?

一时间,慕雪柔忍不住心头噗嗵乱跳。

她定了定心,伸出纤纤十指轻抚了几个音,音色如淙淙清泉般流泄而出,时而圆润,时而清越,忽而拔高,忽而低回,诉不尽的缠绵悱恻,道不尽的幽然柔情。

这曲子极为新奇,竟是在场众人几乎都没听过的,如今新声入耳,慕雪柔的琴技又非赏高超,自然是听得如痴如醉。再加上慕雪柔容貌极美,乌发雪肤,眉目含情,坐在琴案前,俯首抚琴,竟是如入画一般的令人赏心悦目。

在场众家女子,要论容貌最甚,就当属元冰清和慕雪柔了。

童氏的唇边慢慢扬起微笑,她可是特意请了玄国来的有名的琴师教了慕雪柔这一首极为动听的曲子。这几日慕雪柔都在苦练这首曲子,就是为了在赏枫宴上光芒大绽,一洗从前的污名,好博得众人的盛赞,从此名扬京城。

只要慕雪柔能够出彩,她这个身为母亲的,自然是教导有方,也能慢慢改变慕振荣和林老太君对她越来越差的印象。

慕雪瑟右手持了一杯酒,含笑看着正全心全心抚着琴的慕雪柔。这时,她看见对面的男宾席上,宁王九方灏对着她举杯遥遥相敬。慕雪瑟一怔,九方灏这是何意?却也还举杯相应,两人都是一饮而尽。

她放下酒杯,看见九方灏眼中的笑意下隐藏了一些她很熟悉的东西——野心。

宁王么,在已有太子和六皇子这两个风头无两的皇子的情况下,还能成为唯一被封王的皇子,的确不简单。

忽然,她感觉一道让人无法忽视的目光,她拿眼看过去,只见于涯听着琴声,却微微皱起眉头,用仿佛看穿一切的目光看着慕雪瑟。

慕雪瑟心头一跳,难道他知道这道曲子?可是他怎么会知道这首曲子呢?

就听见慕雪柔放开歌喉开始喝歌了,她的声音极美,空灵如风动碎玉,清澈如水激冰凌,字字句句,婉转长情: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

“放肆!”太后却是突然脸色铁青地一拍面前的桌案,猛地站了起来对着慕雪柔喝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