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亡国之曲

慕雪柔猛然一惊,只听嗡一声沉响,手下的琴弦在这一惊之下,竟是断了一根,她的左手中指被断掉的琴弦拉出一道血痕,顿时吃痛地皱起了眉头。

她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太后,不明白太后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她根本还没弄清楚太后的火是冲着她而发的。

在她这一楞神之间,太后已经怒气冲冲地冲她骂道,“你居然敢在这里弹奏这种亡国之音!该当何罪!”

“亡国之音?”众人都跟慕雪柔一样吃惊。

“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刚刚唱的是什么吗?”太后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懵然不觉的慕雪柔冷冷,“你刚刚唱的是我大熙朝禁曲《玉树后庭花》!”

慕雪柔和童氏瞬间脸色变得惨白,宾客席间立时炸开了锅,刚刚那么好听的曲子居然会是熙国的禁曲《玉树后庭花》!

《玉树后庭花》是前朝后主填词所做,前朝后主极为荒淫,传说当年熙国太祖领兵攻打前朝国都,前朝后主犹自不觉,仍与后妃在内宫中淫乐,弹奏这后庭遗曲。

熙国太祖灭了前朝之后,就以此为诫,严令皇室子弟不可荒淫误国,更视《玉树后庭花》此曲为亡国之音,下令熙国人禁止弹唱此曲,有敢犯者一律处斩!

这么多年过去了,《玉树后庭花》早在熙国禁绝,是以慕雪柔刚才弹唱的时候,竟是无人识得。

可是太后却是知道这首曲子,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年她所生的皇子才七岁的时候,就是被楚贵妃诱导在后宫高唱此曲,才被公孙皇后以此为由逼着皇上杖杀了她的皇子。这是太后一生难忘的伤疤。

而慕雪柔如今竟然敢当众戳她的痛处,弹唱此曲,这口气,她怎么平得下来!

“来人!将她给我拖下去,立即杖杀!”

“不,不要,太后饶命啊!”慕雪柔惊慌地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哪里还有刚才那娇弱缠绵的模样,“臣女不知道这是禁曲!臣女是从玄国一位琴师那里听了觉得好听,才学来的,她并未告诉臣女这是《玉树后庭花》!”

“还敢狡辩!”太后想起往事,气得胸脯因为用力呼吸而起伏不定,“来人,还不快把她给我拖下去,杖杀!”

“太后恕罪!”童氏连忙都从席上跑了出去,跪在慕雪柔身旁求情,“小女真的是因为不知情才会犯此大错,那琴师是臣妇请回来的,臣妇也没想到她居然包藏祸心,教小女弹唱此曲!请太后念在小女实不知情的情况下,饶小女一命!”

太后看着童氏的目光里透着淡淡的审视,当年她强逼慕振荣贬童氏为妾,娶姜华公主为妻时,她的确对童氏有些愧疚。所以后来姜华公主善待童氏,让童氏的一应吃穿用度都按当家主母的规格,她也没说什么。

可是如今姜华早逝,童氏不仅还活得好好的,还被扶正又坐上了正妻之位,这简直就像是在嘲笑她当年所做所为一般。

只要一看到童氏,她就跟看到慕雪瑟一样会想到她早逝的女儿!所以她更不能忍!

“镇国公夫人,虽然是你女儿犯错,可是你自己也说了琴师是你请的,所以你也有罪,现罚你杖责二十!”

童氏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转头去看慕振荣求救,慕振荣也出了男宾席单膝跪在地上,“请太后饶恕小女不知之罪,饶小女一命!”

慕振荣都站出去了,慕家的其他自然都不能坐着,慕雪瑟和慕天华也跟其他人一起出了席位向着太后跪下,就连童侍郎,童夫人,还有童绍都离了席出来为慕雪柔和童氏求情。

“请太后恕罪!”

见慕振荣和童侍郎都出来求请了,皇上也不好让太后继续发威,赶紧站起来扶住太后道,“太后,这孩子看起来确实是不知情,误犯此错,就饶她一次吧。”

太后看了皇上一眼,皇帝的面子,她还是要给的,虽然她恨不得活吃了戳到她旧疤的慕雪柔,但她也只能是一时气愤,毕竟镇国公府一向忠心耿耿,皇上是怎么也不会让她弄死慕振荣的女儿的。

只是她心里的这口气还是咽不下去,“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太后说的是。”太后让了一步,皇上自然也要让步。

“来人,镇国公府三小姐公然弹唱禁曲,杖责三十!”太后冷冷下令。

慕雪柔和童氏顿时大惊失色,这公然在赏枫宴上被杖责,脸面丢尽不说,慕雪柔这三十杖被打下去,以她从小娇生惯养的身子哪里受得住啊?童氏爱女心切,顿时向着太后哭求道,“太后,小女身子弱,三十大板哪里受得住啊,求太后您免了小女的杖责,让臣妇来受吧!”

慕雪瑟微微感慨,童氏还真是爱女心切,居然愿意为慕雪柔受这三十大板。

太后却是沉着脸喝道,“还不拉下去!”

立刻就有两个内侍官上来要将慕雪柔和童氏拉下去,童氏赶紧转头向慕振荣求助,“老爷——”

慕雪柔也泪水盈盈地看向慕振荣,“爹,救我——”

慕振荣看着慕雪柔梨花带雨的美丽容颜,心头大痛,但他却是知道太后早夭的皇子那桩旧事,太后如今能饶了慕雪柔一命,已是给镇国公府莫大的面子,他不能再求情了。他只能向着慕雪柔和童氏轻轻摇了摇头。

慕雪柔的眼中露出不可置信来,她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不为她求情,她是他的女儿,他不是应该豁出全部来救她么?如果今天犯错的是慕雪瑟呢?她认定父亲一定会不顾一切救慕雪瑟的!她的眼中一瞬间涌起无数怨恨。

“哥哥——”童氏还想再请童侍郎求情,连慕振荣都不敢再开口,童侍郎怎么可能求情,他只能别过脸去,不忍看她们。

“柔儿,柔儿——”眼看着慕雪柔要被拖走,童氏扑上去想要拉住她,却被走过来的慕振荣拦住,她只眼睁睁地慕雪柔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叫着被拖内侍官往外拖。

【作者题外话】:今天更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