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河豚有毒(一)

“娘,救我——救我——”慕雪柔大声哭喊着,拼命挣扎,水葱似的指甲在红毯上全部崩断了,她就这就么一边哭喊道,一边被拖了出去。她的哭声从枫园外传来,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童氏已是哭花了脸,却有一双手温柔地扶住了她,她听见慕雪瑟在她耳旁说,“母亲,您别太伤心了,妹妹犯了错,太后娘娘教导她,也是好意,她理应受教才是。”

童氏怔怔地被慕雪瑟扶回了自己的席位,忽然,她猛转过头看向慕雪瑟,她看见慕雪瑟那双平静无波的凤眼正迎着她的视线。她顿时就明白了,她的脸上露出一瞬的狰狞,压低声音狠狠道,“是你!”

这一切都是慕雪瑟的设计,一定是慕雪瑟买通了那个琴师,故意让她教慕雪柔弹唱《玉树后庭花》!

她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她设计了这么好,让慕雪柔准备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等到今天这个能让慕雪柔一鸣惊人的机会,居然被慕雪瑟生生地破坏了!还害得她放在手心里疼爱了十三年的女儿,要公然承受这样的杖责之辱!她一定要让慕雪瑟付出代价!

楚赫看着坐回席位的慕雪瑟,他可以肯定,刚刚这件事一定跟慕雪瑟有关系,镇国公府内院的风浪还真不是一般的激烈。

当众陷害自己的亲妹妹受杖刑,慕雪瑟还真够狠的,先不说那三十杖可能打得慕雪柔皮开肉绽,甚至可能残废。就光是今天这当众犯此大错受罚,就够毁掉慕雪柔以后的前程了。

本来慕雪柔的名声就不好,如今更是难以挽回了吧?有谁家肯娶一个当众犯下熙国禁忌,还被杖责的女子进门呢?

慕雪瑟感觉到楚赫的目光一直如影随形地跟着自己,她抬眼冷冷地看过去,她从楚赫的目光中看出了对自己的怀疑。

她在心里冷笑了一下,的确是她买通那名玄国琴师,让她故意在慕雪柔面前弹唱此曲,引得慕雪柔主动去学,然后当众犯此大错。只是她本来没有想到太后娘娘今天居然会来,还想着要如何当众揭破此曲的秘密。她还真该感谢这个巧合,可惜却没有直接要了慕雪柔的命!

但是三十杖也够她受的了,童氏和慕雪柔屡屡害她,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不过是她给她们之前散布她失身流言和镇国公府宴会上的蓄意陷害的回礼罢了!

只是《玉树后庭花》在玄国并不是禁曲,会弹会唱的人比比皆是,但在熙国却已是被禁近百年,于涯是怎么听出这首曲子,早早就洞悉她的计谋的?

她又去看于涯,却见于涯含笑着对她举杯,对着她张了张口,她看出来他在说,“你够狠。”

慕雪瑟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慕雪柔被拖去行刑了,赏枫宴却依旧照常举行,但是谁都不敢再上前表演了,生怕一不小心又犯了什么忌讳。

接下来上的一道菜是河豚,元府的厨子做的河豚一直都是京都一绝,不少好吃河豚的人都爱到元府来做客,就是为了一尝元府厨子做河豚。毕竟河豚有剧毒,可不是什么厨子都处理的了的,只有老厨子做的才敢放心吃。

童绍看着丫环将慕雪瑟的那盅河豚放在了她的面前,他和坐在女宾席上的童夫人对视一眼,他那双浑浊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意,他们今天等了这么久,就是在等这一道菜!

只要慕雪瑟死了,童烟彩就能回京城了!

童夫人眼睁睁地看着慕雪瑟用筷子夹起一块河豚肉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的一会儿,她唇边的笑容慢慢地,慢慢地扩大,却在看见慕雪瑟若无其事地吃第二块的时候僵住。

为什么?她怎么会没事?她明明已经让童绍买通了元府的下人,在慕雪瑟的这一份河豚里放上毒药,到时候宴席上死了人,也可以推说是元府的厨子处理河豚处理的不干净。可是现在,慕雪瑟居然没事!

忽然,她看见慕雪瑟举着筷子夹起一块河豚肉转过头冲着她笑了一下,又用眼神示意她去看男宾席上的童绍。

童夫人心中一惊,满脸僵硬地向童绍看去,难道,慕雪瑟早就发觉了她阴谋杀她的事情,所以将有毒的河豚换给了她的儿子?

眼看着毫不知情的童绍正要夹起自己面前的河豚肉放进嘴里,童夫人急得一下猛站起来,就要出声出阻童绍——

就在这时,上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众人看过去,只见为陛下试吃河豚肉的那个太监脸色发青地倒在地上,全身抽搐了一会儿,竟是气绝了。

“这河豚里有毒!”于涯猛地站起来,转头质问元阁老,“元阁老,怎么回事!你想毒害皇上么!”

皇上还在震惊地盯着为自己试吃河豚肉而死的内监,听见于涯的话,他慢慢收回了目光,脸色铁青地看向元阁老,“元阁老,你是对朕有所不满么!”

“皇上明鉴!”元阁老慌忙跪下请罪,“老臣绝无此心哪!”

皇后也起身跪下了,抬头向皇上说道,“皇上请息怒,此事定是厨子没有将河豚处理好,才会引起中毒,绝非臣妾父亲故意为之。”又转头喝道,“还不快去将那厨子押上来!”

立刻有人领命去了。

在场的宾客都惊呆了,全都看向自己面前的那一份河豚,一脸想吐又吐不出来的表情,深怕自己也中毒而死。

慕雪瑟也一脸吃惊地看着地上那个中毒死去的内侍官,她早就知道童绍派人悄悄去灵素堂买了一瓶剧毒,所以一直都在防备着童家人对自己下手。可是今天她明明让浮生将有毒的那份河豚换给童绍,怎么会跑到皇上那里去了?

是谁?到底是谁做的?她巡视了一遍在场的诸人,想从某个人脸上看出异样,可是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可是,这也是一个机会!

她看了一眼女宾席上,脸色惨白,颓然坐下的童夫人一眼。

一个置整个童家于死地的机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