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河豚有毒(二)

眼看着那个老厨子一脸惊慌地被带上来,元阁老一见他就骂道,“你是怎么回事,今天怎么会送了一份有毒的河豚上来!”

“阁老,你是知道老奴的,这么多年老奴处理河豚从无差错,怎么可能会出岔子呢?”老厨子吓得全身发抖,但还是尽力辩白道。

元阁老看着那个老厨子,其实他也不相信老厨子会处理不好河豚,但是今天无论如何都要给皇上一个交待,否则元家满门都要遭殃,他顿时就厉声道,“还敢狡辩!来啊,将他给我拉下去杖杀!”

“慢着!”慕雪瑟却是从席位上站了起来道。

元阁老看着慕雪瑟皱起眉头,“华曦县主有何话说?”

“臣女略通医术,这河豚之毒吃完通常不会马上发作,”慕雪瑟看见慕振荣在男宾席上冲着她使眼色,显然是要她不要多管闲事,可是慕雪瑟却仍是一字一句道,“可是这个太监却是吃了一口就中毒身死,显然他中的不是河豚之毒!”

元阁老脸色铁青地看着慕雪瑟,“华曦县主是在怀疑元家对皇上的忠心么!”

“自然不是。”慕雪瑟缓缓道,“我是觉得元府太大,某些心怀鬼胎之辈未必不会混进来,元阁老应该将接触过这些河豚的人好好排查一番。”

元阁老一脸阴沉地看着慕雪瑟,就在这时候,元崇站了出来,对元阁老说道,“爷爷,孙儿觉得华曦县主说的对,我们是该好好地查一查!”

慕雪瑟看向元崇,只见他长身玉立,眉目疏朗,在众多元家人都在为这次毒河豚的事情而惊慌担忧会牵连到自己的时候,只有他一脸镇定,泰然自若。

此人,的确个人物。慕雪瑟在心里暗叹,元家有子如此,是元家之幸,前世就算元阁老故去了,元崇虽未再入仕,却也把元家打理得井井有条。

“来人,把今天接触过这道菜的人通通带上来!”元阁老看了元崇一眼,沉默了片刻,终于下令道。

很快,所有接触过这道菜的下人都被带上来了。

童绍看着站在宴席中间的十几个下人,眼神落在其中一个丫环身上,脸色变得惨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只不过想让慕雪瑟死,可现在却变成了妄图轼君!

慕雪瑟的目光也随着童绍的眼神落在那个瑟瑟发抖的丫环身上,微微皱起眉头,这个丫环心虚得这么明显,童绍挑人也太没有眼光了吧?

元崇亲自走出席间,一个接一个地审问着这些下人,很快的,他就发现了这个丫环的异样,他才刚刚开口,“你——”

那丫环就哆嗦着跪了下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你为什么该死?”元崇的脸冷了下来。

“奴婢不该贪图童绍公子的两百两银子,听他的话往河豚里下毒!”丫环边哭边说,“奴婢该死,奴婢错了,求大少爷饶我一命吧!”

“你是说是童公子让你给皇上下毒的?”元崇边问,眼神边向着童绍看去。

“胡说,我儿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童侍郎立刻站了起来,转头就去问童绍,“绍儿,你说话,别让别人随意诬蔑你!”

众人都向着童绍看去,就见童绍满脸冷汗,脸色惨白,已经吓得无法开口说话了。

那个丫环又说,“不,童公子不是让奴婢给皇上下毒,是让奴婢给华曦县主的那份河豚下毒,可是不知道怎么地拿错了,把有毒的那份河豚送到皇上那里去了。”

说完,这丫环又大哭起来,“大少爷,奴婢错了,求求你救救奴婢吧,奴婢不想死!”

这一下,众人又都看向了慕雪瑟,心道,原来她才是祸起之源。

“童家表哥为什么要让你害我?”慕雪瑟一脸漠然地问道。

“童公子说你害得他妹妹名誉尽失,不得不出家,所以他要你死!”丫环边哭边说,这一番话合情合理,众人顿时都信了。

而且在场诸人大部分那天都去过镇国公府的贺喜之宴,之后也听过关于童烟彩的那些流言,童烟彩根本就是害人不成反害己,可现在童绍居然把责任都怪到慕雪瑟的头上,实在是令人不耻。

“圣上,”慕雪瑟走出席间,一下跪在地上,“臣女有罪,都是臣女招惹祸端,差点连累圣上被害,请圣上治罪!”

原本就算皇上对慕雪瑟引来祸事有三分气,现在被慕雪瑟这么请罪的一跪,也都给跪没了,他反而会想,慕雪瑟都能想得到会连累到他,可是童绍明知道今天他也在,还敢对慕雪瑟下此毒手!

胆敢在他面前杀人,一则是不把他的君威放在眼里,二则是枉顾他的安全,这样的人更是该死!

“你起来,坐回去。”皇上对慕雪瑟温声道,冷冷地目光却扫向童家人,童侍郎满身都是冷汗,赶紧跪下,“陛下,定是这丫环受人指使,诬陷小儿,还请陛下明鉴哪!”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童绍指使你做这件事的。”皇上沉声问那个丫环。

丫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来,“童公子说这是极难得的一种毒药,价值百两,奴婢哪里买得起,只要在京城药铺里好好查一查,就能知道是谁买过这样的毒药了。”

忽然,听见扑嗵一声,只见童绍竟是瘫倒在椅子上,昏死了过去,坐在他身边的人顿时闻到一股臭味,立刻有人大叫道,“童家公子失禁了!”

慕雪瑟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就这点胆子还敢设计杀她。

事到如今,看童绍这番表现,大家都知道这丫环说的多半是真的了。等到派出去药铺查问的人回来禀报说童绍五天前曾在京城的灵素堂里买过这种剧毒,事实就昭然若揭了。

皇上当即震怒,“来人!将童绍拖出去斩首示众!童涣革去官职,全家流徙二千里!把这个丫环杖杀!”

立刻就有侍卫上来拿人,丫环鬼哭狼嚎地被拖出去了。

侍卫要去拖童绍的时候,童夫人却是惊叫地扑过去阻止,她跪下在地上向着皇上磕头道,“皇上,臣妇的儿子都是受臣妇唆使,才会买通丫环给华曦县主下毒的!一切都是臣妇主使的,请皇上杀了臣妇,饶臣妇儿子一命吧!”

无论如何,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