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河豚有毒(三)

“你此话当真?”皇上顿时被气笑了,那笑容带着几分上位者才有的阴冷,

“是,一切都是臣妇主的使的,一切都是臣妇的错!”童夫人以头抢地道。

“贱妇!”童涣当场就给了童夫人一个耳光,他的仕途,他的一生,都被他的好夫人,好儿子给毁了!他这一生无望了!

皇上冷笑了一声,睥睨着跪伏在地上的童夫人,缓缓道,“来人!将犯妇童余氏和犯人童绍拉出去,斩首示众!剩于童氏家人全都流徙三千里!”

童夫的脸上血色顿失,她没有想到她的求情只换来了她陪儿子一起死!她全身瘫软在地上,任由侍卫上来拉她。

童氏坐在席位上,眼见自己娘家就这样轻巧地覆灭了,顿时面露焦急,不停地给慕振荣使眼色。

奈何慕振荣置若罔闻,轼君可是大罪,他不能,也无力替童家人求情!更何况他们要杀的可是慕雪瑟!先是算计慕天华不成,现在居然设计杀害慕雪瑟!他要是替童家人求情了,他也就无颜回去见林老太君和慕青宁了!

见慕振荣冷着一张脸毫无反应,童氏心中一急,一时间就想自己站起来出去求情。谁知道她刚一动,手就被坐在旁边的慕雪瑟拉住,她听见慕雪瑟在旁边低笑道,“母亲,别忘了,你可是慕家的人。”

她既是慕振荣的妻子,一举一动都代表了慕家,除非她想让慕振荣给她休书一封,让她做回童家人!

童氏恶狠狠地甩开慕雪瑟的手,恨得咬碎银牙,却不再想着为童家人求情。童家人就算保住性命,也已无用处了,她还要为她和她的儿女将来多考虑。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了皇上,再惹得慕振荣不喜。

“你好,你很好!”童氏咬牙切齿地低声对慕雪瑟道。

今天,她的宝贝女儿犯了禁忌,当众被拖出去杖责。她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娘家毁于一旦,这等于生生毁了她的后盾!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慕雪瑟!

她的目光死死盯在慕雪瑟身上,几乎要在慕雪瑟身上烧出洞来。

慕雪瑟却是一脸淡淡然地看着童家人被侍卫无情的拖了出去,她的眼中毫无怜悯,只有快意。前世童氏和童家人是怎么在背地里一步一步陷害她和她大哥落到那步田地的,她可是一定都没有忘记。

她因为鹿衔草而子嗣艰难,慕青宁被折磨得体弱早逝,慕天华被构陷在诏狱里折损了一双腿,慕振荣在京郊树林里被乱箭射死。这一桩桩,一件件,哪样没有童氏的手笔,童家人又在背后帮助过她多少?

这些仇怨,她今天终于向童家人讨回来了一部分,但是不够,这仅仅只是开端!

一场赏枫宴,倒了一个正三品的侍郎,覆灭了童家,打伤了镇国公府的三小姐。这一次的赏枫宴算是历年赏枫宴最惊心动魄的一次。一直到童家人被拉出去,赏枫宴散了的时候,众人都还心有余悸。

慕雪柔是被人抬上马车的,慕雪瑟远远看了一眼,只见慕雪柔小脸惨白,下半身血迹斑斑,人已经昏迷了,显然用刑的人丝毫没有放水。

她微不可见地笑了一下,若是慕雪柔仍像在南越时那样不犯她分毫,她今天也不会拿她开刀!可惜,敢算计她和她大哥,就要付出代价!

出元府大门的时候,忽然有人唤住她,“华曦县主。”

慕雪瑟回过头去,就见宁王九方灏带着一名抱着剑的长随正笑吟吟地向她走来,她行礼道,“宁王殿下。”

“县主今日真是让本王刮目相看。”九方灏笑道,脸上颇有讨好之意,“今日见了县主的精妙剑法,本王想起自己府上有一柄东海老人仿古所铸的承影剑,与县主的剑法极是相配,本王就立即命人回府取来,赠与县主。”

说罢,他身后的长随走上前来,将手中的承影剑递到慕雪瑟面前,慕雪瑟并不接剑,只是淡笑道,“无功不受禄,东海老人一剑难求,我与王爷只有一面之缘,怎敢受下此剑。”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我与县主虽无前缘,怎知没有后分?”九方灏微微一笑,“宝剑配高手,若是县主不收这柄剑,那这剑就只能如同从前一样,留在王府的库房里蒙尘了。如此良剑,县主何忍?”

“丹青。”慕雪瑟轻唤一声,丹青立刻上前接过承影剑,慕雪瑟又道,“我谢王爷好意,我也回王爷一礼。”

九方灏一怔,就听慕雪瑟轻声道,“据说王爷府上有一小妾名为红罗常常可以随意出入王爷的书房,王爷还是让人重新摸清楚她的底细为好。”

“县主是什么意思?”九方灏一惊。

“真正的红罗,两年前就死了。”慕雪瑟垂眸一笑,行了一礼后,就留下怔愣的九方灏转身带着丹青走向慕家的马车。

九方灏沉着脸思索着慕雪瑟的话,身后的长随却问,“王爷,华曦县主不过是一个空名,纵然她今日在赏枫宴上大放异彩,您也不必如此讨好她吧。就连昭华公主想要这承影剑,您都不舍得给呢。”

“你懂什么,”九方灏轻哼一声,“华曦县主虽是空名,可是她的身后是镇国公府,她可是镇国公最宠爱的女儿。”

“那红罗夫人,真的如县主所说的有问题?”长随有些疑惑道。

“无风不起浪。”九方灏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你去给我重新查一查!”

“是。”长随应道。

丹青抱着承影剑走在慕雪瑟身后,轻声问,“小姐,宁王殿下是什么意思?”

慕雪瑟但笑不语,这个二皇子宁王,她前世虽少接触,但常有耳闻,据说朝局之上,他一心辅佐圣上治国,别无他想,颇有贤王之名。在六皇子和太子之间,似乎更倾向于前者,却也没有公开表态过。

如此世故圆滑之人,真的会是一个一心只辅佐圣上,毫无野心的贤王么?

【作者题外话】:童家人全灭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