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身后暗手

慕雪瑟看未必,她可没忘记宴会上,九方灏遥敬她的那一杯酒。况且单单凭刚才九方灏突然对她示好就可以看出,这个贤王颇多心思。世人谁不知道她是镇国公最疼爱的女儿,九方灏怕是想通过她来接触慕振荣,跟楚赫是同一个目的。

上次镇国公府的庆贺之宴,九方灏并没有来,她还以为这个皇子就如外面所传的贤名一样,是个没有野心的贤王。如今想来,当时六皇子和太子都在,他来,反而会引起六皇子和太子的注意,所以他不来是对的。想要对镇国公府下功夫,总是会有机会。

至于那个红罗,前世慕雪瑟知道她是楚赫的人,那时楚赫还在尽力讨好她,对她并无限制,一次她送东西去楚赫的书房时意外见过此女,从他们的言谈中得知了她是楚赫安排在宁王身边监视之人。哪怕九方灏明面上支持六皇子,楚赫也对他不能完全放心。

如今,九方灏既然主动来接触她,她也不介意用这个红罗来试探一下,九方灏的野心到底有多大。

慕雪瑟边思考着边要踏上自己的马车,于涯却突然出现在一旁,伸手拦住她,“华曦县主,对今天的结果还满意么?”

“自然是满意的。”慕雪瑟轻轻笑道,拍开于涯的手,带着丹青上了自己的马车,浮生已经坐在车夫的位置上等候多时了。

“于督主,还是快回去服侍皇上吧。”慕雪瑟放下了车帘,隔绝了于涯似笑非笑的视线。

她一点都不介意于涯知道自己的狠毒心肠,今天,她算是大获全胜,不仅让慕雪柔屁股开花,还直接整倒了童侍郎一家,削掉了童氏一个后盾。

看着童氏痛心疾首的样子,她真是非常痛快!反正童氏早已开始防备她了,她也不介意光明正大地对她露出獠牙!

但是她还有一件事情想不通,丹青看着慕雪瑟沉着脸思索的样子,忍不住问,“小姐,今天让夫人和三小姐吃了大亏,还扳倒了童家,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

“我自然是开心的。”慕雪瑟缓缓道,“只是我在想,那个丫环到底是谁的人?”

“丫环?”

“就是那个被杖杀的丫环。”慕雪瑟看了丹青一眼,“你不觉得她的说辞一套一套的,条理清楚分明,一点都不像是她表现出来被吓坏的样子么?”

“这——”丹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慕雪瑟不说话,她将车帘撩开一条缝,冰凉的秋风吹到她的脸上,她闭起眼睛开始想,那个丫环也未必真死了,说不定是谁安插在元府的死士。

那么到底是谁,洞悉了一切,利用她和童家的矛盾,借她的手除去了童家呢?

是谁让九方镜和九方蔷的马惊疯冲向她?

那个引她误听见顾之舟和那个金帮主谈话的人又是谁?

这个人和那个四处散布慕雪柔的流言,想让她们失各争斗的人,是同一个人么?

慕雪瑟觉得,自她回到京城后,她明明想要低调,却屡屡生出事端,仿佛她的身后有一只看不清的手,将她不断地推往风口浪尖上!

这个人,她一定要揪出来,只是她需要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慕雪柔昏迷着被送回府后,童氏立刻请了京中好几名名医来为她诊治,就担心慕雪柔会落在什么残疾。依慕雪柔的伤势,起码要躺上一两个月不能下床了。

而童氏还要为在牢里等待流徙的童涣四处奔走,虽然她嫁入慕家里,童涣还未入仕,未曾给她多少助益,但好歹兄妹一场,能让童涣过得好点,她也不会吝啬,而且别人多少会卖慕家点面子。

童氏一边照顾慕雪柔的伤势,一边要为童涣上各处打点,再加上余氏时不时来讽刺她几句,揭她的伤疤,竟然把童氏给气得大病了一场,竟是病了好几个月。偏偏童氏是个好强的,虽然病了,还是把掌家之权抓在手里不放,每天都让婆子到她屋子里来回话,如此愤怒加操心之下,病情一拖再拖,竟是暂时没有时间找慕雪瑟的麻烦了。

而苍雪阁的秘道,在赏枫宴的第二天打通了。

自此之后,慕雪瑟和丹青、染墨两个丫环又如同从前在南越一样,经常悄悄地到和苍雪阁相通的别院里习武。浮生也从慕天华的院子迁到了别院去住。而慕雪瑟想要悄悄出门,也变得极方便。

一个月后,忽然传来慕雪容在祠堂昏倒,高烧重病的消息。慕振荣自然是马上就把人放了出来,送回落桐院医治。

“小姐,你说四小姐是真病了么?”丹青边帮慕雪瑟梳着头边问。

“父亲也不是那么好蒙蔽的,自然是真病了。”慕雪瑟淡淡笑了笑,“只是不知道母亲是用什么方法让她病的。”

“可是奴婢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丹青皱着眉头说。

“哦,你觉得哪里不对劲?”慕雪瑟隔着雪白的冥离看着丹青问。

“如今童家一门已是倾覆,三小姐又都因为赏枫宴被杖责而重伤,夫人自己又病了,依夫人的心性,在这样的情况她怎么还有心情去管四小姐呢?”丹青一点一点地提出自己的疑惑。

慕雪瑟从铜镜里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弯,“不错,越来越聪明了。”

“那是因为跟着小姐嘛。”丹青笑眯眯地拍着慕雪瑟的马屁。

“事有反常必为妖。”慕雪瑟轻笑了一声,“让人仔细留意下,看她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是。”丹青轻声应道。

“最近院子里可有什么异常?”慕雪瑟又问道。

“别人都还好,瑞儿也很老实,”丹青回答,“就是香蕊找借口往外跑了几次。”

慕雪瑟微微扬起嘴角,“看好她。”真是老实了没多久,又开始动作了么?

“是。”丹青应道。

这时,染墨捧着一个礼盒进来,“小姐,宁王又派人送礼来了。”

“放下吧。”慕雪瑟淡淡道。

“是。”染墨将东西放在小几上,九方灏这次送来的是一个云山水墨的砚台。

上次她提醒九方灏小心身边那名叫红罗的小妾,没过多久,宁王府就传出极受宁王宠爱的红罗夫人暴毙的消息。显然九方灏是查出红罗有问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