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面目(二)

两人就在雅间里动起手来,雅间里空间狭小,两人出手又都是不留余地,不过交手几招,雅间里已是桌椅翻倒,桌上的酒菜全都摔落,地上都是摔碎的碗碟酒杯。

只见九方痕忽然抬腿横扫,将金帮主击倒在地,又趁胜追击,当头一掌就要拍下,却听见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掌声,他蓦地止住掌势,转头看去。

“太子殿下好身手!”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他看见慕雪瑟鼓着掌站在门外看着他,她身边的丹青眼中满是惊讶。

那个“金帮主”却一下闪到慕雪瑟面前,恭声道,“县主。”

“你去吧。”慕雪瑟吩咐道。

“金帮主”听命走出了雅间。

慕雪瑟站在门外,打量着屋里那个俊美的少年,少年的一身大红锦袍凌乱不堪,却丝毫无损于他浑身散发出来那高高在上的气势。他的脸还是那张完美无暇的脸,脸上的笑容却变了,再不是从前那种甜甜的,讨好的微笑,而是一种带着从容和一丝傲气的笑意。

慕雪瑟看着九方痕,从前那个甜笑着喊她“雪瑟姐姐”的少年仿佛是一场幻觉。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九方痕的眼中再不是那单纯干净的眼神,而且带着几分精明,几分算计,几分自信,却没有一丝愧疚。

许久,九方痕整了整身上凌乱的锦袍,看着慕雪瑟笑道,“原来他是你的人?”

难怪刚才那个金帮主突然招招攻他致命处,逼得他不得不出手。

“不错,真正的金帮主早已被我抓住了,这个金帮主是我的手下假扮的。”慕雪瑟走进了雅间。

“就为了试探我?”九方痕微微眯了眯眼。

“是为了拆穿你。”慕雪瑟淡淡道。

九方痕审视了慕雪瑟一会儿,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在皇宫里马惊了的时候。”又或者是更早以前,慕雪瑟自己也不清楚,她一直感觉到有一个人隐藏在背后,几次将她推向风口浪尖,其实她早早就感觉到了那个人是谁,她却不愿意去相信,所以才会被九方痕耍弄至此。

“那为什么到现在才拆穿我?”

“因为你演的太好,装的太像,让我不忍拆穿这个假象。”慕雪瑟的眸色黯了黯,她曾经以为,在她身边最没有心眼的两个人,一个是浮生,另一个就是九方痕,却原来是她一叶障目。

“我一直自欺欺人地不愿意去怀疑你。但其实那天知道我会从马球场经过的,除了那个宫女,就只有你!你刻意设计让我与九方镜起冲突,就是想断了九方镜拉拢镇国公府的可能,我说的对不对?”

“没错,”九方痕轻轻笑道,“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想知道,六皇弟惹上你,你又会如何让他吃亏,你果真没让我失望。”

“那天的庆贺之宴上,你说要娶我,也并不是为了帮我解围,而是为了让我和童烟彩反目成仇,借我的手对付童家!”慕雪瑟自嘲地笑了笑,“赏枫宴上,是你将那有毒有河豚换给皇上的,你早就知道童涣首鼠两端,明着支持你,暗地里又去接触六皇子,想要两边讨好!因为你知道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一个将童家一网打尽的机会,元府里那个指证童绍的丫环是你的人!是也不是?”

“是,”九方痕毫不掩饰道,“你太过手软,只是用毒河豚毒死童绍一人有什么用?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好个‘要么不做,要么做绝’!”慕雪瑟又道,“法华寺里,你知道我会去为我母亲上香,所以故意派人引我听到顾之舟和金帮主的谈话,又刻意让他们发现我,就跟马球场那次一样,想让我惹上楚赫和九方镜,再次与他们交恶。我说得对不对。”

“对。”九方痕没有丝毫愧疚,“我想像对付童家一样,借你的手对付他们。我在南越可是亲眼见识过你的智谋与才能,不好好利用,怎么行。”

“我猜,马球场那次不是你第一次利用我吧。”慕雪瑟冷笑一声,“在九江王府祗里,让那个丫环把我领到九江王和于涯谈话的湖边的,也是你吧!”

一直以来,她的心里都感觉到一股隐隐的违和感,以皇后之睿智,元氏一族之强盛,怎么会培养出一个不仅懦弱还毫无野心的太子。而且十数年来,九方痕若真是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无知无用,怎么会始终都没有九方镜和楚赫抓到一丝错处,又怎么会在屡次暗杀下还有命在!

其实真相一直在那里,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要去揭开罢了。

“不错,”九方痕点头,“我想利用你试探一下九江王的野心,看看他和于涯会面到底是想做什么。”

“原来,你早知于涯和九江王有所交往。那么派人在陵光庵两次救了慕雪柔的人也是你?”慕雪瑟始终在猜测着在陵光庵两次救了被九江王的人刺杀的慕雪柔的黑衣人到底是谁的人,原来是九方痕。

“对,若是九江王早早就以为你死了,还有什么意思。”九方痕笑道。

“呵,”慕雪瑟轻嘲一笑,“在悬崖下,若是浮生没有及时出现,你是否就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在那些刺客手上?”

曾经的同生死,共患难,如今想来,不过是一场笑话,以九方痕的身手,他何惧那些杀手!

慕雪瑟只觉得自己曾经还存有一丝温柔的心,慢慢变冷,她冷眼看着九方痕,等着他的回答。

九方痕却是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是否早就知道我的身份,若我不是太子,若我的生死不是关系到慕家的前途,你是否还会三番两次舍命救我么?”

他也同样冷眼看着慕雪瑟,这个答案,日日夜夜都在纠缠着他,他一直想问,如今,终于有机会问出口。

慕雪瑟却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是问,“你是故意落在秦泽海的手里,其实是想借机拉拢他,让五峰船队为你所用,对不对?”

“对。”九方痕感慨道,“可惜,却让你占了先机,不过也是你有本事,才能灭了厉厌天,收服秦泽海。”

“再有本事,不也被你耍得团团转么?”慕雪瑟的眼中一片冰冷,她曾经也犹豫过是否就这样懵懵懂懂,不要去探询真相,因为真相往往太过残忍。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她这一生已注定不能容忍任何谎言,哪怕会痛苦,她也要知道真相。

所以在赏枫宴之后,她就已经下了决心,只是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让九方痕避无可避,藏无可藏的机会。

【作者题外话】:好吧,男主角就是太子殿下,其实他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大骗子,大家有没有很意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