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厌胜之术(一)

第二天一早,镇国公府三房的女眷连同林老太君都各自上了马车,前往法华寺上香。

一行女眷刚进法华寺,住持早已得到消息,恭迎上来,领着众人到各个殿上香。在走到最后一个殿时,走在姐妹中的慕雪容的身子忽然晃了晃,慕雪云连忙扶住她,问道,“四妹妹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

前面的林老太君听见回过头来,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回祖母的话,四妹妹身体似乎有些不舒服。”慕雪云温声回答。

“雪容怎么了?”林老太君和住持一起走了过来,一看慕雪容的脸色果然很差。

“也不知怎么的,最近总是觉得头晕头疼,食不下咽。”慕雪容苍白着一张小脸道,“总是想睡觉。”

她今日一起床就觉得全身难受,本不想来,奈何童氏一定非要她来。

“请大夫看过没有?”林老太君看向童氏。

“请了两三位大夫了,都看不出毛病。”童氏叹气道,一脸心疼的看着慕雪容,“这孩子也不知怎么的,就像是中邪了一般。”

“中邪?”林老太君心中一凛,但凡富贵之家,最是忌讳这些。

“这位女施主面色带青,眉宇间有一抹黑气凝聚不去,的确有些不妥。”住持忽然道。

“大师,你可是看出什么?”一听住持这么说,林老太君立刻紧张起来,“莫非我这孙女真沾惹了什么邪祟?”

童氏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一脸忧心地道,“是啊,大师,这孩子自回京后身体就越来越不好,如今整个人竟是瘦脱了一圈,大夫却都瞧不出毛病。若真是碰上什么脏东西,那可得赶快驱除才是。”

“以老纳看,这只怕不是一般的邪祟作祟。”住持仔细看了看慕雪容,一脸凝重地摇摇头,“只怕是有人有心为之。”

“人为的?”林老太君面色一沉,问道,“大师此话何意?”

住持似乎颇有些慎重地看了看四周,见只有慕家人在,才道,“老太君可知道厌胜之术?”

“厌胜之术?”林老太君一惊,厌胜之术可是熙国禁忌,太宗朝就曾有数名后妃因卷入厌胜之术而被赐死,“大师是说有人对我孙女施了厌胜之术?”

“极有可能,这位女施主面有黑气,双目无神,元气不足。”住持灰白的双眉微敛,“厌胜之术想要达到如此效果,往往需要在受害者近处施术,老太君还是在府中好好盘查一番的好。”

就在这时,原本就一脸虚弱,摇摇欲坠的慕雪容突然支持不住昏了过去,整个人都往慕雪云身上倒了下去,慕雪云差点扶不住她,幸好身旁的丫环帮了一把,才堪堪稳住。

“雪容,雪容!”童氏一脸紧张地轻拍着慕雪容的小脸,慕雪容却是毫无反应。童氏双眼含泪地转过头来,“老夫人,这事不得不查!你看雪容都成这个样子了,到底是谁如此黑心肝!再则,若是有人在府里施厌胜之术的事情传了出去,传进皇上耳里,只怕整个个镇国公府都要遭殃啊。”

林老太君看着昏迷不醒的慕雪容,双眼透出凌厉来,“即刻回府!”

“是。”童氏立刻招呼下人将昏迷的慕雪容背下山去,自己则和余氏一起扶着林老太君下山。

慕家女眷原本是预备在法华寺吃过斋菜才走,如今发生了这种事,竟是匆匆离去。

慕雪瑟行在最后,她走过住持身边时,浅浅一笑,问道,“大师,《十地经》云:妄语之罪,死堕地狱饿鬼畜生,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多被诽谤,二常被多人欺诳。我可有说错?”

住持没想到会有此一问,怔了怔,才双手合什答道,“阿弥佗佛,女施主所言不错。”

慕雪瑟却是不再言语,只别有深意地一笑,走了出去。留在殿内的住持,心里却打了个突,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慕雪瑟的笑容后,他的心里就忍不住发虚,背上竟是冒出细细密密的冷汗来。

林老太君带着三房女眷回到镇国公府后,先是把慕雪容安置在翠松院休息后,就立即封府命人大肆搜查,誓要找出施厌胜之术的人来,就连花园里的假山乱石堆都不放过。

慕振荣一回府就见到这般光景吓了一跳,等他匆忙赶到翠松院,就见三房女眷都在,而自己的四女儿正昏迷不醒的躺在梅花橱内,柳姨娘正满脸泪水地在一旁照顾。

“母亲,这是怎么回事?”

林老太君坐在堂屋的罗汉床上,看了慕振荣一眼道,“今日雪容在法华寺昏倒,住持大师说可能是有人在府中施厌胜之术暗害雪容,为防万一,还是好好搜一搜府内的好。”

“厌胜之术?”慕振荣也吃了一惊,皇上向来忌讳这个,要是传了出去,对镇国公府绝对没有好处。

“哼,也不知是谁这么没天良的,累的我们三房都要坐在这里受累。”余氏冷哼一声,看了童氏一眼,分明是认为这是二房的事情,却要拖累他们长房跟着一起兴师动众。

“空穴不来风,还是查清楚的好。”李氏淡淡道,与慕振荣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有些别扭地别开了眼。

慕雪瑟看见这一幕在心里微叹,李氏的父亲本是慕振荣的已故部下,当初李氏父亲临死前心知女儿心仪慕振荣已久,于是次李氏托付给慕振荣。

慕振荣本要纳她为妾,谁知当时还是妾室的童氏担心李氏与自己同为贵妾,会分掉了自己的宠爱。就对慕振荣说,李氏的父亲将独女托付给慕家,慕家却让人家做妾,传出去太过难听。

慕振荣听了童氏的话后就让自己人的庶弟慕振刚娶了李氏为正妻,谁知道慕振刚不知从哪听到李氏心仪慕振荣的事情,又认为慕振荣把自己不要的女人硬塞给自己而心生怨恨,立刻又娶了一位林姨娘,宠妾灭妻,反而害了李氏一生。

就在这时,带着人去各处搜查的刘妈妈和卫妈妈回来了,卫妈妈的手里还拿着一卷画,她走上前禀报道,“老夫人,老爷,夫人,各处都已搜过了,大家的屋子俱都干净,唯有从雪容小姐的房间里搜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作者题外话】:宅斗必备,厌胜之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