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厌胜之术(二)

众人的面色一下都变得怪异,慕雪容受害,结果不干净的东西却是从她的房间里搜出来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见卫妈妈的话,梅花橱里的柳姨娘顿时跑了出来,“妈妈搜出了什么东西?”

原本她一介姨娘,是没有开口问话的资格的,但因她是慕雪容生母,情急之下有所出格,林老太君等人也不好跟她计较。

卫妈妈眼含得意地看了慕雪瑟一眼,将手里的画亮给众人看,却是慕雪瑟在南越送给慕雪容的那幅《千山朔雪图》。

“这不是二妹妹送给四妹妹的《千山朔雪图》么?这画有什么问题?”慕雪云一脸疑惑地问。

“大小姐,玄机在这画轴里。”卫妈妈眼中的得意之色更甚,她将画轴拿了起来,给众人看,众人看见那画轴竟是中空的,而里面还塞了一个东西,卫妈妈将那个东西拿了出来,却是一个扎满了小针的白色布偶,背后写着慕雪容的生辰八字。“若非一个丫环无意中碰掉了这幅画,老奴和刘妈妈,还真是发现不了。”

众人的脸色一变,全都向着慕雪瑟看去,柳姨娘更是拿过那布偶仔细看了看,向着慕雪瑟颤声问道,“县主,你怎么这么狠毒!四小姐可是你亲妹妹啊——”

说完,她扑倒在慕振荣脚下下,哭道,“老爷,你要替四小姐做主啊!”

看着柳姨娘的表现,童氏的嘴角悄悄勾出一抹微笑,如轻风拂过一般一掠而过,很快地隐没不见。而慕雪柔的脸上也同时闪过一抹笑容。

若是这时候有人同时注意到童氏和慕雪柔的表情,会发觉她们两人的笑容是那么相似,得意又恶毒。

施用厌胜之术暗害庶妹,致其生命垂危,昏迷不醒,可是重罪!

“二姐姐,你居然做了这种事!”慕雪柔掩住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可那一双美丽的眼中却都是冰冷的笑意,她所受到的屈辱,今天终于可以讨回来了。

“想不到雪瑟的心思居然如此毒辣,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下的了手!”余氏看着慕雪瑟,眼中闪过一抹算计,她可没忘记慕雪瑟害得她女儿被禁足两个月的事情。

“是啊,雪瑟妹妹如此作为,真是让人不耻啊。”慕雪燕也道,唇边幸灾乐祸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任是他人如何说道,慕雪瑟的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笑容,不发一语。站在她身后的丹青手心里捏了一把汗,若是此事被坐实,慕雪瑟会有何等下场可想而知,可是看着慕雪瑟那张淡定的脸,她的心又平静了下来。是了,她的小姐,岂是这么容易倒下的!

林老太君看了看慕雪瑟,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又去看刘妈妈,只见刘妈妈向着她点了点头,意思是卫妈妈没有撒谎,林老太君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她看向安静地坐在一边的慕雪瑟,问道,“雪瑟,这画真是你送给雪容的。?”

若是此事真是慕雪瑟所为,她也是不能姑息。

“是孙女送的。”慕雪瑟站了起来,答道。

“这画你送出去没过其他人的手?”一旁的慕振荣忍不住问道。

“这——”慕雪瑟看了坐在一旁的慕雪云一眼,欲言又止。

慕雪云脸色一白,立即对慕振荣道,“这画是我替二妹妹送给四妹妹的,但女儿保证,绝对没有动过任何手脚。”

慕雪云向来与世无争,在府里也一向与人为善,要说她会暗害慕雪容,比说是慕雪瑟做的更让慕振荣难以相信。

“大小姐一向待四小姐极好,怎么可能会害四小姐呢!”柳姨娘也说,她怨恨地看着慕雪瑟,“在这府中,四小姐只和县主你有过节。妾身听四小姐说,这画她从前一直向县主讨要,你都不肯给,那天怎么就突然舍得了?却没想到,县主原是藏了这样龌龊的心思!我可怜的四小姐啊!”

那是因为从前慕雪瑟还看重这些身外之物,觉得鉴赏一幅名画,比看清一个人更有趣。现在她的想法却是截然相反。

“雪瑟,你怎么说?”慕振荣看着安静地站在那里的慕雪瑟,沉声问道。他看了一眼梅花橱,慕雪容还躺在里面昏迷不醒,他是一家之主,若是慕雪瑟真的蓄意暗害庶妹,就算他再疼慕雪瑟,也是不会纵容的,更何况厌胜之术本就是熙国大忌!

童氏一看慕振荣和林老太君的神色,就知道今天只要坐实了慕雪瑟施行厌胜之术暗害慕雪容的事情,慕雪瑟无论如何都逃不过责罚,更会因此失了林老太君和慕振荣的欢心。她计划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结果!她冷冷一笑,对着慕雪瑟喝道,“雪瑟,你还不跪下认错!”

“母亲,我何错之有?”慕雪瑟笑了起来,一副不解的样子看着童氏。

“如今证据确凿,这布偶都在这里,你还不承认么?”童氏指着卫妈妈手中的布偶道,

“什么是证据,我又该承认什么?”慕雪瑟还是笑得一脸淡然,她就说呢,怎么童氏会这么积极地帮慕雪容从祠堂出来,原来是为了这个。的确,厌胜之术可是死罪,传了出去,不仅她县主的封号会被褫夺,林老太君和慕振荣也可能因此将她逐出镇国公府,童氏真是打得好算盘!

“好好好,我且问你,”童氏一脸痛惜地问慕雪瑟道,“这幅画是不是你送给你四妹妹的?”

“是我送的没错。”慕雪瑟点点头。

“那这画轴里的布偶,你要如何解释?”童氏一看慕雪瑟承认了,眼中闪过一抹亮光。

“这幅画送到四妹妹手上都大半年多了,中间也定有其他人碰过这幅画,母亲为何一口咬定就是我呢?”慕雪瑟直直地看着童氏说。

“你恨你四妹妹在遇熊时丢下了你,又怪她在南越强闯流觞阁让你难堪。”童氏痛声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气,可你也不能这样做啊!”

就在这时卫妈妈突然高喝一声,“谁在那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