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厌胜之术(三)

卫妈妈一下跑出堂屋,不过一会,就扯着一个小丫环走进来,推到众人面前跪下,童氏惊讶地问卫妈妈,“怎么回事?”

“夫人,我刚刚看见这丫头鬼鬼祟祟在外面探头探脑不知道想窥探什么,就把她拉过来了。”卫妈妈回答。

“香蕊!怎么是你?丹青吃惊地看着被卫妈妈拉进来的小丫环,居然是慕雪瑟院子里的小丫环香蕊。

“小姐,小姐——”香蕊看了丹青一眼,忽然就扑到慕雪瑟脚下哭了起来,“小姐,对不起,奴婢良心实在受不了了,奴婢不能再瞒着这件事不说了——”

“你在说什么?”丹青看了慕雪瑟那张淡然的脸一眼,一脸不解地问香蕊。

香蕊却是嘴里一直重复着,“小姐,对不起……”

慕雪瑟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香蕊,眼神漠然,淡淡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香蕊怔了一下,抬头看了慕雪瑟一眼,正对上慕雪瑟那仿佛洞察一切的淡漠眼神,心莫名就颤抖了一下,脸上显出几分心虚来。

这时,童氏却是对着香蕊开了口,“你这丫头,胡言乱语地是在说些什么?平时规矩都学到哪去了,是我对你们太过放松了么!来人,将这丫头拉下去杖责十五!”

最后一句话的口气转为严厉,听得香蕊整个人颤了一下,只见她不再向着慕雪瑟道歉,而是转扑到童氏的脚下,“夫人,夫人,奴婢有话要说!”

“你要说什么?”童氏看着自己脚边的香蕊。

“二小姐将那幅《千山朔雪图》送给四小姐之前,曾让奴婢在那幅画的画轴上动过手脚!她让奴婢将画轴换成空心里,还在里面放了一个扎满细针的布偶。”香蕊一边拿眼偷看慕雪瑟的反应一边说,却见慕雪瑟只是一脸平淡地站在那里,情绪并未有一丝一毫的波动,这让香蕊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安,但她还是咬咬牙接着道,“开始奴婢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是回京后就听说四小姐经常身体不适,奴婢就怀疑了。”

“直到刚刚,”她又看慕雪瑟一眼,才道,“刘妈妈和卫妈妈带着人在府里搜查,说是四小姐被人用厌胜之术暗害,奴婢便明白了!”

她再次向着慕雪瑟哭道,“二小姐,奴婢不是想要出卖你,而是奴婢受不了这良心上的折磨啊,二小姐,你不要怨奴婢……”

在场的众人忍不住都去看慕雪瑟的神色,却见她依旧不惊不怒,脸上未见一丝心虚,只是静静地站在那。

慕振荣和林老太君的脸色都很难看,看着慕雪瑟的眼中犹疑越来越深,真的是慕雪瑟下的手?

“雪瑟,真的是你?”慕振荣的眼神有些复杂,有些痛惜,又些不忍,但若真是慕雪瑟做的,他做为一家之主,是绝对不能姑息,这是他为人秉公的原则。

“老爷,人证物证俱在,还能有错么?”童氏的声音也仿佛无比惋惜,眼中却闪过一抹笑意,慕雪瑟你害得童家败落,又害得我的女儿当众被杖责,我怎么能让你好过!“厌胜之术向来是为皇上所忌,若是传了出去,整个慕家都是大祸,老爷和老夫人还是快点决断的好。”

说完,童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中的得意之色却更甚。这一次,她要让慕雪瑟一败涂地!

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都没说话,只是看着慕雪瑟,他们疼爱了这么久的少女,真的是这样一个狠毒的人么?

童氏看出了林老太君和慕振荣眼中的犹豫,她微微一笑,知道他们于心不忍,但这个决断,还是要下的!她对着卫妈妈使了个眼色,“来人,将二小姐关起来,明日送往白云庵思过!”

林老太君和慕振荣怔了一下,嘴唇动了动,却都没有开口,慕雪瑟对庶妹施此厌胜之术,如此处罚,并不为过。

卫妈妈立刻带着个丫环就要上前来抓慕雪瑟,丹青却是一下挡在慕雪瑟面前,反手一推,就将卫妈妈和那个丫环推得倒退几步,一屁股跌在地上。

童氏吃了一惊,卫妈妈力气不小,却不想被丹青这么轻轻一推,就推倒了,不由得对丹青正视了几分,又对慕雪瑟冷声道,“雪瑟,你这是要忤逆么!”

“我是陛下钦封的二品县主,”慕雪瑟轻蔑一笑,瞟了卫妈妈一眼,“她们也配碰我?”

“你——”童氏顿时气结,慕雪瑟话里隐藏的意思是,她是正二品的县主,可童氏只不过是一个没有诰命在身的继母罢了。

慕雪柔却是突然冷笑道,“我朝最重孝道,二姐姐你却当众顶撞母亲!况且圣上若是知道你居然给自己的庶妹下毒,如此品行不端,怕是圣上也会将你的封号褫夺的!”

“不错。”慕雪燕也道,“堂堂县主,怎么可以是你这种不知廉耻,心思恶毒的女人?”

“我配不配这华曦县主之号,自有圣上定夺。”她看着慕雪柔轻笑了一声,转头对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道,“祖母,父亲,我有话说。”

“你说。”林老太君沉着脸道。

慕雪瑟看见林老太君眼中的光亮,显然她虽然怀疑自己,但还是希望她是清白的。她从柳姨娘的手中拿过那只布偶,仔细看了看,才道,“我说过了,这画送到四妹妹这里已有大半年,就算被人动了手脚也不奇怪。”

“你说不是你,用什么来证明。”童氏冷笑道。

“这只布偶就是证据。”慕雪瑟浅浅一笑,将那只布偶举到童氏的面前,“母亲可看清楚了,这布偶用的月白蜀锦,这可是去年皇上赏给父亲的,十几匹蜀锦里,月白色可只有一匹,我记得当时,可是三妹妹得了的。”

童氏和慕雪柔顿时脸色大变,童氏一把抢过那只布偶来看,果然用的是月白色蜀锦,只因刚才离的远,她们才没有看出来。

这一下,众人把狐疑的目光投向了慕雪柔,只听见慕雪瑟继续道,“蜀道难行,蜀锦难得,我想满府众人,谁都没有能力再去弄一匹月白色的蜀锦来吧。”

【作者题外话】:男主是太子殿下。。。。。只不过本文前期撕逼比较多。。。。。感情戏都在后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