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厌胜之术(五)

胡须花白的章大夫提着药箱被请了进来,林老太君并未提起厌胜之术,只是道,“章大夫,我的一个孙女今天突然昏迷不醒,你且帮她看看,到底是何病症。”

柳姨娘立刻领了章大夫进了梅花橱,等待结果的时间里,堂屋里陷入了一片沉静,所有人都神色各异,沉默不语。

慕雪柔跪在地上,满脸不安,又时不时脸上露出愤色看向慕雪瑟,童氏坐在椅上,藏在袖中的双拳握得死紧,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脸色越来越白,细看额上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母亲很热么?”慕雪瑟笑问道。

童氏看过去,只见慕雪瑟盈盈笑看着她,那两泓清泉一般的凤眼里,竟像是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仿佛洞察一切,又仿佛冷眼旁观,让她只觉得心下越发的不安。

为什么?为什么慕雪瑟会去请章大夫来?是她看出什么了么?她只觉得一切从那布偶变成蜀锦做的之后,就脱离了她的掌控。

就在这时,章大夫和脸色苍白的柳姨娘一起走了出来,林老太君问道,“章大夫,我孙女得的是什么病啊?”

“四小姐不是生病,是中毒了,而且时日已久,毒性已深,才会昏迷。”章大夫沉声道。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顿时都变了颜色。章大夫从林老太君还未跟慕振荣去南越时就为她看病,他的话,林老太君自然是信的。

柳姨娘显然在梅花橱里就听见章大夫说了这个结果了,她缓缓道,“老夫人,老爷,妾身有一事不明白,章大夫说四小姐中毒日久,可为什么之前的大夫都查不出任何问题!”

“难道姨娘不懂得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么?”慕雪瑟也把目光转向脸色更加苍白的童氏,这世上没医德的大夫太多了,只要有足够的银子,想封他们的嘴还怕不容易。

柳姨娘的目光顿时像淬了毒的利箭一般射向童氏,大夫向来都是童氏请的,除了童氏还能有谁。

林老太君急问道,“章大夫,我孙女中的是什么毒?”

“四小姐中的像是白花丹的毒。”章大夫斟酌了一下回答。

“《药王典》上说:白花丹,味苦,性温,有毒,外用得当可散疮,消肿,祛风。治蛇咬,但若是用量极大可腐蚀肌理,令伤口溃烂难愈,常期接触可致昏迷甚至死亡。”慕雪瑟缓缓道来,看着章大夫道,“章大夫,我说得可有错。”

“华曦县主说得不错。”章大夫点头道,“白花丹服之既死,所以我可以断定四小姐中毒不是由口而入,怕是肌肤日久接触此物才会中毒。”

“肌肤接触?”柳姨娘有些疑惑。

“很简单,四妹妹的伤口不是溃烂难愈么?让章大夫检查下伤口接触的东西就知道了。”慕雪瑟淡淡地看了童氏一眼。

童氏心中明白,不能再追查下去,再查下去,她一定会惹上嫌疑。

可惜,今天这场戏,她说了开始,却没有办法说结束。

林老太君立刻吩咐人将慕雪容平时用来敷伤口的药膏拿过来检查,章大夫验过药膏后摇摇头道,“这药膏的确有助伤口愈合,里面并无加了任何会让伤口溃烂的东西。”

毕先生是南越名医,他开的药方自然是好的。

“那么这个药膏是不会让人伤口溃烂了?”慕振荣问道。

“自然不会,但是从四小姐的脉象上看,确实是中了白花丹的毒。”章大夫面露疑惑。

“问题未必就出在药上,比如四妹妹的里衣,平时擦拭伤口用的布绢,再比如——”慕雪瑟边说边慢慢地转过头看着童氏,唇角微弯,“包伤口的东西。”

童氏的眼中瞬间涌起惊惧,双手抓紧了袖子,可是脸上还是强自镇定着。

“对!”章大夫听了慕雪瑟的话,顿时喜得一拍脑袋,对柳姨娘道,“可否让老夫看一下四小姐换下包伤口的布?”

柳姨娘点点头,又让丫环去落桐院拿了慕雪容今日刚换下的白棉布过来,呈到章大夫面前,“章大夫,这是四小姐今日刚换下不久了,丫环还没扔掉。”

章大夫拿起还沾着血污和药膏的白棉布放在鼻下闻了闻,沉下脸道,“这布上确实有白花丹的气味,还请拿些没用过的棉布过来让我查验一下。”

柳姨娘依言让小丫环拿来了还未用过的白棉布,呈给章大夫。

章大夫拿起干净的白棉布仔细地查检了一番,断然道,“果然毒是下在这白棉布上!这些棉布上染满了白花丹的汁液,显然是浸泡毒汁后再晾干的。四小姐用了这染了毒的白棉布包扎伤口,伤口自然是会溃烂难愈的。”

柳姨娘先是呆了一呆,然后立刻让丫环去把落桐院所有的白棉布都拿出来给章大夫检查,章大夫全部验看过之后,点了点头,“全都有毒。”

林老太君的脸色铁青,但是她知道,章大夫还在这里,有些事情,是不能在外人面前分辩的,她立刻让丫环送章大夫出去为慕雪容抓药。

而柳姨娘脸色越加发白,那白中却又带了隐隐愤怒的血气,是谁!到底是谁要害她的女儿!

慕雪瑟看了柳姨娘一眼,别有深意地叹了一口气,“四妹妹用的东西可一向是母亲让人送来的。”

是了,不是慕雪瑟,自然只会是童氏,柳姨娘的顿时愤恨地看向童氏,林老太君和慕振荣也向着童氏看去。

慕雪瑟看着童氏幽幽道,“只是为何四妹妹明明是中毒,之前的大夫不仅一个都查不出来,今天却要说是厌胜之术的缘故?”

事到如今,柳姨娘还有什么不明白?她女儿的伤口是回到京城后才开始溃烂的,而童氏回京之后因为林老太君生病而重新得到了掌家的机会,慕雪容的吃穿用度都是童氏按排的。

童氏这分明是要拿她女儿做筏子,来对付慕雪瑟!

一瞬间柳姨娘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慕雪容一心向着童氏,可是童氏先是为了救慕雪柔而舍弃她,又让她用大病一场的代价才出了祠堂,结果现在居然又给她女儿下毒,拿她女儿当成对付慕雪瑟的工具!童氏的女儿是宝,她的女儿难道就能让别人随便利用糟蹋么!

【作者题外话】:今天更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