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厌胜之术(六)

看出众人眼中的怀疑,童氏心头一跳,又去看慕雪瑟,却见慕雪瑟也正看着她,童氏看见慕雪瑟眼中那浓重的冷意,顿时觉得心口都是凉气。她原本只是想通过给慕雪容下毒,让她变得虚弱昏迷,再以买通法华寺住持此为借口说是受厌胜之术所害,好让慕雪瑟万劫不复。等到慕雪瑟被定罪,她再给慕雪容解毒,只要慕雪容好起来,就更能证明这厌胜之说。

谁知道,不仅厌胜之术的嫌疑扯上了慕雪柔不说,现在连慕雪容中毒的事情都被拆穿。

就听见林老太君冷喝道,“你是怎么掌家的!居然送了有毒的棉布给雪容用!”

“老夫人!这事我并不知情!”童氏心里已如惊涛骇浪,面上却还是一片平静,“老夫人,老爷,你们要相信我,这白棉布送到府里来,再由下人选裁好,送到雪容的那里,自是经过许多人的手。我却是没有碰过一下的,这中间定是有人使坏,想要陷害于我,只要查,一定是能查的到的!”

童氏边说,边向卫妈妈使眼色,只要立刻找出一个替死鬼,就不怕躲不过这一次。

想轻易脱身?哪有那么容易!童氏的眼神慕雪瑟看在眼里,她在心中冷笑,出声道,“还有一件事,我想还自己一个清白。”

众人一听,顿时又都看向她,只听慕雪瑟淡淡道,“无论这画轴里的布偶到底是谁放进去的,都与我无关。”

这就是说丫环香蕊在说谎!

“你敢把你左手的袖子拉起来么?”慕雪瑟垂下头,看着香蕊缓缓道。

香蕊呆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地拉起左手的袖子,只见那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个成色极好的鸡血石玉镯。

众人都看向香蕊露出的雪白的左臂,不明白慕雪瑟让她拉起袖子做什么,童氏和慕振荣却都是脸色大变,童氏的脸色在看见那鸡血石玉镯的瞬间变得惊疑。

而慕振荣却是脸色铁青地死死地盯着那个鸡血石玉镯,他上前一步,弯下身猛地扯起香蕊的左臂,将香蕊整个人拖到童氏面前,将她左腕上的鸡血石玉镯亮在童氏面前,“夫人,这不是你的镯子么?为什么会在这丫环的身上!”

林老太君听了脸色顿时一沉,她是何等心思,一下就想明白了!她看着童氏,冷冷道,“文绣,我没想到我才将掌家权交回到你手里不到半年,你就开始兴风作浪!说!是不是你给雪容下的毒,再让这个丫环冤枉陷害雪瑟的!”

这一下峰回路转,所有人全都看向脸色苍的童氏,若是这个叫香蕊的的丫环是童氏安排来诬陷慕雪瑟的,那么给慕雪容下毒的人,的确最有可能就是童氏本人。

童氏见这么多双疑惑的眼睛向她看来,心顿时慌了,但又立刻定住心神,向着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道,“老夫人,老爷,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你会把这么好的鸡血玉镯送给雪瑟身边的丫环?”林老太君咄咄逼问道。

“这镯子的确是我的,但是早就遗失了!”童氏一看见香蕊左手腕上那个鸡血玉镯,就知道大事不妙,可镯子她确实是丢了,但怎么会在香蕊手上?她立刻冷下脸冲着香蕊喝道,“我的玉镯怎么会在你手上!是不是你偷的!”

“不,不是!”香蕊这才回过神来,诚惶诚恐道,“夫人,这是奴婢陪二小姐去玉山别庄的时候,在半路捡到的!”

这镯子,的确是香蕊在陪慕雪瑟去玉山别庄的半路捡的,这鸡血玉镯品相上成,价值不菲,绝非普通人家可以有的东西。她一看就爱不释手,便悄悄藏了起来,回到府里之后她就忍不住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她却不知道,这是鸡血石玉镯是染墨奉慕雪瑟之命扔在那里,故意让她捡到的。

为的,就是今天!

林老太君和慕振荣是什么人,一个是浸淫内宅斗争大半生,一个是历经十几年官场倾轧,早养成遇事多往深处想三分的习惯,童氏说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相信?

“好好的,怎么玉镯会跑到去玉山别庄的半路上?”林老太君冷笑,“长了翅膀不成!”

“老爷,老夫人,这镯子怎么会在这个丫头手上,到底是偷的还是捡的,我实不知情!”童氏一下跪在地上,膝行到林老太君和慕振荣跟前,仰起头道,“请老爷和老夫人细想想,我怎会如此蠢,若我真的要诬陷雪瑟,怎么会将人人都知道是我喜爱之物赏给这个丫环?那不是告诉所有人,是我所为么?”

这话有几分道理,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都犹豫起来。

“香蕊,”慕雪瑟却是问香蕊道,“你口口声声说是我让你换了画轴并在画轴里动手脚的,那么这件事我是只交待给你一人所为,并无他人是么?”

“二小姐是你对奴婢说这件事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二小姐不记得了么?”香蕊能被童氏选中,自然不可能是个傻子,她这一番反问说得自然,按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是她话音刚落,就见慕雪瑟的眼中闪过一抹笑,只听慕雪瑟继续问道,“既然如此,全程都是你一个人经手的,那你一定知道那画轴是什么材质,在哪家工坊做的,那只布偶上又扎了多少根针?”

“这——”香蕊顿时呆了,这画轴可是童氏命别人动的手脚,她哪里答得上来,再说了,就算她知道,她也不敢答啊,真说出哪家工坊做的,到时候只要镇国公府派人前去问一问,童氏派人去做的事情不就都暴露了么。

“怎么答不出来?”慕雪瑟冷冷笑道,“既然是你一手经办,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些事情!你分明就是在撒谎,想要诬陷于我!你不过一个小小丫环,哪里来的诬陷我的胆量,定是有人指使!说!到底是谁指使你诬陷我,挑拨我与四妹妹的姐妹之情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