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厌胜之术(七)

慕雪瑟这一番疾言厉色,说得香蕊哑口无言,她忍不住拿眼去看童氏,却见童氏凌厉的眸光扫过来,她立刻收起视线不敢再看,却忍不住额头冒出冷汗。

慕雪瑟在心中冷笑,上一次在流觞阁向童氏报信说她彻夜不归的人就是香蕊。所以她一直都让丹青和染墨仔细盯着她的动静。

而她通过监视香蕊,一早就洞悉了《千山朔雪图》画轴里的布偶,也是她让浮生想办法潜入慕雪柔的院中拿到了那匹月白色镯锦,又悄悄将画轴里的普通白布做成的布偶换成了蜀锦做的布偶。

她知道童氏迟早会用这件事情来对付自己,所以她早早就等着呢。只是她没想到,童氏会给慕雪容下毒,等到慕雪容中毒已深,昏迷不醒了才动手,怕是想将慕雪瑟的罪落得更重,看来童家的倾覆果然把她给惹毛了。

“你还是不老实说么?”慕雪瑟居高临下地望着地上和香蕊,又转过头去看林老太君的慕振荣,“祖母,父亲,母亲说她的鸡血石玉镯丢了,说不定母亲是真不知情。”

童氏一怔,错愕地看向慕雪瑟,她怎么也想不到,慕雪瑟居然会帮她说话,可是慕雪瑟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一颗心彻底地沉下去。

只听慕雪瑟接着道,“因为很可能是三妹妹拿走了母亲这玉镯贿赂了这丫环来污蔑我。母亲向来疼爱三妹妹,多常教她中馈之事,三妹妹也有很多的机会买通四妹妹的大夫,再给四妹妹用的棉布下毒,再加上那布偶上用的蜀锦又是出自三妹妹房里,这一切,还不是昭然若揭么?”

林老太君和慕振荣看了看慕雪瑟,又去看慕雪柔,眼中全是浓浓的怀疑。

“不!你胡说!”慕雪柔尖叫起来,扑到林老太君和慕振荣脚下哭道,“祖母,爹爹,你们别信二姐姐的话,真的不是我!”

“那你该如何解释这蜀锦之事?”慕雪瑟冷哼一声,“三妹妹你恨我怨我,想要对付我陷害我都不要紧,可是你这样枉害四妹妹的性命,你就不怕做恶梦么?要不是我心有所疑,请了章大夫来,四妹妹只怕是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人下毒暗害了!”

“哟,闹了半天,原来这施术之人却是出在自己房里,”余氏轻嘲地笑了一声,看向童氏,“弟妹真是教养的好女儿啊。”

反正她向来看二房的人不顺眼,二房要窝里斗,她就好好看着就行了,无论是谁倒霉,她都高兴!

“雪柔妹妹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平时真是没看出来,你竟有这般狠毒的心思。”慕雪燕也道。

“雪柔姐姐莫不是上一次在赏枫宴上脸面丢尽,而才会迁怒于大出风头的雪瑟姐姐?”就连三房的慕雪薇都不甘寂寞地开口讽刺道。

“雪柔!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林老太君越听脸色越黑。

“不,老夫人,一定是有人想冤枉柔儿,柔儿这孩子向来善良,她是不会做这种事的!”童氏连忙哀求道。

“三妹妹向来善良,难道我平日里就是穷凶极恶么?”慕雪瑟一脸委屈地冲林老太君说道,“为何之前母亲却是一心认定是我所为?还要把我送去白云庵思过?”

这一下提醒了林老太君和慕振荣,之前童氏对慕雪瑟是如何咄咄相逼,林老太君看了慕雪瑟一眼,再去看慕雪柔那张美丽的小脸,缓缓道,“雪柔你品行不端,屡次犯错,却不思悔改,如今竟然还敢在家里施行厌胜之术,下毒害自己的亲妹妹。我现在就让人送你就去白云庵思过!”

林老太君喘了口气,对刘妈妈道,“让人立即将三小姐送去白云庵!”

“不!祖母,你真的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慕雪柔失控道,白云庵那是什么鬼地方,童烟彩不过去待了几天,就哭喊地闹着要回来,那可向来是惩罚犯了错的女眷的地方。想当初,她在南越陵光庵那种地方都呆不下去,更何况是白云庵!

况且,林老太君只说送她去,却没说她何时可以回来,她已经十四岁了,如今名声已毁,再不多出席些宴会,努力挽回名声,她这一辈子还有什么前程可言!还有宫浩磊,自己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娶慕雪瑟么?她不要!她不要!一切都是慕雪瑟害的!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人!”慕雪柔猛地跳起来,尖利的十指就向着慕雪瑟抓来。

慕雪瑟却是轻轻巧巧地闪了开去,口中淡淡道,“你虽是我妹妹,可我好歹是朝廷册封的正二品县主,你辱骂县主,是在藐视皇恩么?”

慕雪柔气红了眼,还要冲向慕雪瑟,哪里还有平日里半点娇柔的模样,林老太君大喝一声,“够了!”

慕雪柔怔在当场,却见林老太君和慕振荣看她的目光那样陌生,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般,只听林老太君对着童氏冷笑道,“好,好,你教出的好女儿!陷害亲姐,毒害亲妹,如今居然还敢当众辱骂攻击雪瑟!我们慕家容不下这样的女儿!”

童氏不可置信地看着林老太君,“老夫人,你这是要逐柔儿出慕家?”

林老太君沉着一张脸不说话,童氏又去看慕振荣,“老爷?”

慕振荣看着慕雪柔的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失望,这还是他那个善良娇柔的三女儿么?他缓缓道,“来人,将三小姐绑起来!即刻送往白云庵!”

立刻就有下人拿着绳子进来要绑慕雪柔,慕雪柔拼命挣扎,“不要,我不要去!娘,救我!救我!”

看着慕雪柔鬓发凌乱,满脸泪痕,童氏是说不出的心痛,忽然她瞥见慕雪瑟那双含笑看着她的眼睛,心中猛一震,是了,慕雪瑟是故意的,她明知道不是慕雪柔动的手脚,却要借这个机会毁掉慕雪柔的前程!

那是她最心爱的女儿,她怎么能让她如意!

童氏咬了咬牙,仰起脸对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道,“老夫人,老爷,我有话要说!”

“你说。”林老太君看着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