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厌胜之术(九)

“二姐姐,我劝你还是别嚣张。”慕雪柔美丽的面孔透着狰狞,“小心哪天笑不出来!”

“三妹妹还是多关心下自己的事吧,别再闹出什么不堪的事情才好。”慕雪瑟冷冷道,她看都不再看慕雪柔一眼,带着丹青径直走了过慕雪柔的身边。

虽然慕雪柔与她结怨事出有因,但是慕雪柔却不调查清楚,就随意怨恨于她,还屡屡对她下手!新仇旧恨,注定了她们之间是要不死不休!

慕雪瑟心里涌起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她和慕雪柔,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走上了前世的轨迹。只是前世她懵懵懂懂,直到最后慕雪柔露出獠牙,她才察觉真相。而今生,她是一点一点看着慕雪柔,从那个有点小自私,内心却还是柔软的小女孩,一步一步变成今天这副满心恶毒的样子。

曾有过一瞬间,在南越那株蓝花楹树下,她想过今生她可不可以阻止慕雪柔的改变。可惜,人心思变,她终究是无法控制的。

这样也好,慕雪瑟在心里感叹,前世之孽注定了今生要做个了结!

“这一下夫人可算是安静了。”丹青跟在慕雪瑟身后,边走边笑道。

“她是会消停上一段时间。”慕雪瑟抬头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道。

“难道夫人还会从白云庵回来?她犯了这样的大错。”丹青不解道。

“你别忘记了,她还有二哥这个好儿子呢。”慕雪瑟笑起来,“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三妹妹该给二哥写信了。”

她的好二哥啊,她后来才知道,大哥的双腿会在诏狱里被废,完全就是因为慕天齐私下买通了负责刑讯的锦衣卫,让他们用酷刑废了她大哥的一双腿!让他从此不能再上马挥剑,征战沙场。

如此“大恩”,她该如何回报呢?

当天傍晚,慕天华从白虎卫回来就听说了这件事,立刻就要去白云庵找童氏算账,慕雪瑟却是拦住他,“你去闹,只会显得不懂事,祖母和父亲已经处罚她了,我们就不能再闹事。”

“我真恨我们为什么出生在这样的人家里!”慕天华恨恨道,“真想带着你离开这个家,从此就不要再回来了!”

慕雪瑟失笑,“大哥,你是镇国公府的世子,我是镇国公府的小姐,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

“可她心心念念算计的,不就是这点权位么?她想要,我给她就是,省得她老是算计你!”慕天华一脸愤然。

“大哥,这种话以后不必再说。”慕雪瑟却是冷下脸来,“你以为她们拥有了权位就不会再想要更多?不,她们还会想要更多,一直到要了我们的命为止!”

慕天华愕然。

“大哥,不要小看她们。”慕雪瑟柔声道,“所以你一定要保住你的世子之位,一定不能轻易犯错!丢了世子之位,只会让我们在她们手上死得更快一点!你也看见慕雪柔是怎么害我的,所以对于慕天齐,你也不要掉以轻心!”

“我明白了。”慕天华长长叹了一口气,他离开苍雪阁的背影有一点孤寂。

可人在这世上本来就是孤独的,越走下去,身边疏离的人会越来越多。不是慕雪瑟要这么残忍地提醒他这个世道的凉薄,而是她不想重蹈覆辙。

经过这一次,镇国公府里的风向明显变了,显然那个毁了容的二小姐,可不是能轻易得罪的。

童氏被送去白云庵后,余氏天天都跑到林老太君面前去献殷勤,想要得到掌家之权,可是林老太君斟酌再三,觉得余氏太过小心眼,从前二房的人不在就罢了,但是现在二房回来了,再把掌家之权交给余氏,又不知道要闹出多少风波了。

结果最后,林老太君却是把掌家之权交给了三夫人李氏,这一下不止余氏吃惊,整个三房都很意外。因为三房的三爷慕振刚本是庶出,并非林老太君亲生子,并且这么多年都没混上一官半职,一直都依附二房生活,而林老太君平日里与三房的人都不太亲近。

所以这一项好处突然从天而降,三房的人怎么能不意外。就连平日里总是偏宠林姨娘的慕振刚,近日都对李氏温柔了许多。

不过李氏为人温和敦厚,是个明理的人,由她掌家,慕雪瑟倒也觉得适合极了。

几日之后,法华寺的住持被人揭发侵吞香油钱,而且在寺居然早有妻小,甚至还有三房小妾。更有人举报,法华寺住持常年收受钱财,在替人合八字的时候做假,甚至掺合高门内宅阴私,以厌胜之说害人。

如此不守清规,六根不净,贪婪恶毒之人,居然坐了法华寺住持这么多年,一时间民间哗然,法华寺的声誉一落千丈。后来还是法华寺高僧光智禅师出面处置,废了他住持之位,将之送官法办。有光智禅师坐阵,法华寺的香火才渐渐地恢复起来,却也再达不到从前的盛况了。

这件事,自然是慕雪瑟让人揭发的,那个六根不净的住持,敢收了童氏的钱三番两次助纣为虐,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转眼三月至,这日草薰风暖,碧空凝云,慕雪瑟带着丹青在杨阁老府中的晓湖边漫步,湖畔绿柳成荫,柔条随风,轻抚摇曳,枝叶间透出的莹莹日光,在湖岸上投下成片的斑驳。

远处的席宴有隐隐的笑声传来,今日立夏,慕雪瑟同慕家其他人一起到杨家,恭贺内阁首辅杨阁老的四子嫡孙的弥月之喜。杨阁老执掌内阁多年,门生故旧遍天下,慕振荣虽是武将,年轻时却也得到过杨阁老指点,对杨阁老极是敬重,杨家有喜,自然不能不来。

慕雪瑟嫌宴席太吵,就带着丹青独自出来散心,绕着湖畔走了半圈,却见前边的水榭里有一身负手而立,眉目如画,锦衣如血,一双略带慵懒的桃花眼正定定地看着她。

慕雪瑟转身便走,那人却道,“华曦县主如今连话也不愿同我多说一句了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