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晓春三月

“太子殿下知道就好。”慕雪瑟头也不回地回答,脚下不停,继续往回走,眼前却是红影一闪,九方痕已经堪堪拦在身前。他这一手轻功露得绝妙,慕雪瑟驻足微叹道,“想殿下这如此身手,却要委屈你同我跳悬崖,入湍流,还真是委屈了。”

想当初绝壁坠崖,她以一只匕首独支两人,右臂在崖壁上划得鲜血淋漓,如今还留有淡淡,灰白的疤印,那条湍急的河边,她护他先走,置生死于度外,独力对抗那些杀手。那时的生死攸关,惊险一线,如今想来却像个笑话一般。只要一想起九方痕,慕雪瑟就觉得自己真是蠢得可以。

“你是聪明人,何必总拘泥于过去呢。”九方痕哂然而笑。

慕雪瑟却只是一脸讥嘲,并不说话,九方痕又道,“你还真是好手段,不过短短一个月,二哥的实力却是增强不少,这里头,你居功至伟。可是却屡屡让我背了黑锅,这可不太厚道。”

这一个月里,宁王九方灏在慕雪瑟的帮助下,拉拢了不少朝臣,更是暗地里除掉了楚赫和九方镜不少的人,楚赫和九方镜却怀疑是九方痕做的。因为九方痕骤然露出真面目,显出城府来,加之屡屡在朝堂上出奇谋,太过出人意料,也让楚赫和九方镜重新估量起九方痕的实力。

如今朝堂之上,六皇子**和太子**频频起冲突,而宁王**就在这硝烟弥漫的争端里悄悄壮大,等楚赫和九方镜懵然惊觉,才发现九方灏已经有了可以与他们相抗衡的实力,这时候,他们再提防起九方灏,却已经晚了。

当然,九方灏能够不声不响地这么快壮大实力,也是因为九方痕吸引走了楚赫和九方镜大部分的注意力。

“那也只能怪太子殿下从前伪装的太好,如今一鸣惊人,如何能不让人胆寒。”慕雪瑟毫不愧疚地说,祸水东引的主意的确是她给九方灏出的,不让六皇子**和太子**相互抵消实力,宁王又如何崛起呢。

她抬脚欲绕过九方痕,九方痕却是移步再次挡在她面前,“雪瑟,你我之间,明明不必如此。”

明明是初夏风暖,他的声音里却透出深秋的清寂来。

“我懂殿下有自己的苦衷,有自己的筹谋,”慕雪瑟抬头望一眼云气稀薄的蓝天,喃喃自语,“我只是忘不了那一日如血的红枫。”

那一日深秋的红枫,成了她逃不脱的梦魇,本以为他们前世是一样被迫害的可怜人,结果原来可怜的,只有她自己罢了。

“什么?”九方痕没听清,待要靠近再问,却有一只手挡在了他与慕雪瑟之间,这只手上拇指上翠绿的扳指映着阳光,刺痛了他的眼。九方痕缓缓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玩味一笑,“二哥不陪着杨阁老饮酒,到这里来做什么?”

杨阁老身为内阁首辅,自然一直都是他们三方极力想要拉拢的对象,偏偏杨阁老的态度暧昧不明,始终没有表过态。

不过最近由于宁王九方灏屡出政绩,几次在早朝之上发表的政见深得圣心,也让杨阁老等一干文臣刮目相看。所以最近杨阁老对九方灏的态度有所松弛,九方灏更是抓住这个机会大献殷勤。毕竟当朝首辅的支持,可不是一般大臣可比的。

“我只是看华曦县主似乎对太子你的阻拦极为困扰,所以过来为县主解个围。”九方灏好看的眉眼是一派温和,语调轻缓,说出的话却是直刺人心。

“我和县主相谈甚欢,二哥多虑了。”九方痕冷下脸。

“相谈甚欢?我怎么看不出县主脸上有一丝笑意呢。”九方灏咄咄不让。

听着他们的争执,慕雪瑟脸上露出不耐来,她看到不远处已经有好些人留意到了这里。她回到京城后,已是数次被推上风口浪尖,现在当众让太子和宁王为她起争执可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她的未婚夫今天可也在这个宴会上。

近来因她几度在宴会与宁王过从甚密,已是有不少难听的闲话传了出来。众人都说,她想尽办法勾引了太子闹着要娶她,现在又不甘寂寞打起了宁王的主意。她和宫家还未退亲,她可不想授人以柄。

她转过身,不去理会九方痕和九方灏的争执,带着丹青径直走了。这一次九方痕没有追,九方灏也不会让他追,他只是看着慕雪瑟远去的身影,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九方灏却是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慕雪瑟会连他也不理,就这样走了。

站在不远处的慕雪柔,恨恨地看着慕雪瑟的背影,周围都是众人对慕雪瑟居然引得太子和宁王为她起争执的惊讶议论。她不明白,慕雪瑟都毁容了,而且还是一个有婚约在身的女人,怎么这些天潢贵胄还这样对她趋之若鹜,难道就因为她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未来镇国公的嫡亲妹妹?

“哼,一介丑女还不自量力。”一个清甜的嗓音传入慕雪柔耳里,她看去过,却是元冰清。

元冰清今天穿了一身天水碧的长裙,金丝织就的腰封勾勒出不盈一握的纤腰来,站在锦乡侯的女儿高颖的身边,硬生生是把一身玫瑰红娇艳无匹的高颖给压得黯然失色。

忽然,元冰清看见慕雪柔,唇畔勾勒出一抹讥嘲,她示意身边的高颖看过来,高颖转头看见慕雪柔,艳丽的眉眼都是别有意味的笑意,她对慕雪柔道,“慕三小姐许久不见,我听说镇国公夫人抱恙在家,久未出门,你怎么不在床前侍疾,却还有心情来参加宴会?”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偏偏就让周围的人都听见,众人纷纷都向着慕雪柔看过来。慕雪柔一脸尴尬,童氏给庶女下毒陷害嫡女被拆穿,被送去白云庵思过的事情太过丢脸,所以镇国公府对外都一致说是童氏抱恙在身所以闭门不出。

可是童氏抱病,慕家的几个女儿每每宴会都必定参加,顿时就让人心中生疑,其他几个女儿不是童氏所出的还好,可是慕雪柔却是童氏亲生之女,连慕雪柔都不留在床前侍疾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

【作者题外话】:今天更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